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 » 故事大全 » 正文

如何评价苏秦这个人 苏秦最后是怎么死的

发布时间:2017-09-12     浏览次数:0

  战国纵横家书,一下子推翻了司马迁笔下的苏秦形象,辅助弱燕,压制秦国。苏秦本人实际是燕国的间谍,游说其他五国结成六国联盟,苏秦本人并没有促成攻秦的实际效果,倒是促成了五国攻齐和齐国的灭亡,苏秦作为一个纵横家是成功的,作为一个历史人物,苏秦确有其值得称道之精神。

  苏秦,字季子,雒阳(今河南洛阳)人,战国时期著名的纵横家、外交家和谋略家。战国时期的东周洛阳人,早年时间师从鬼谷子,学成后游历六国,他游说的第一个国家是秦国,但是他的第一次出道似乎不怎么顺畅,在秦国就吃了闭门羹。苏秦一开始是准备为秦国一统天下效力的,但当时惠文王感到秦一统天下还不是时候,便谢绝了苏秦的“连横”建议。刚好自己带的钱财也用尽了,无奈只得返乡,退则“负书担囊,形容枯槁,面目犁黑”,灰头土脸回家的苏秦,实在无颜面对自己的亲人,而家人对他也十分寡淡,“妻不下絍,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进退两难的苏秦最后还是选择了隐忍,他厉害的是他的嘴巴,却没有把这武器指向自己的家人,而是默默忍受屈辱,等待有一天扬眉吐气。

  从此,苏秦夜以继日地看书,舍弃了那些包含但理却无用的书籍,转而热衷于实效性的书籍,就将太公《六韬》、《阴符》等兵法书藉,不分白天黑夜的勤奋苦读。闭关一年之后,觉得自己掌握得差不多以后,苏秦这才正式开始了他的游说生活。苏秦最为辉煌的时候正是这一段时期,他游走六国说服六国国君联合,堪称辞令之精彩者。于是身佩六国相印,进军秦国,可是由于六国内部各自猜忌,并不十分信任对方的问题,合纵之术反而轻易被秦国张仪的纵横之术击溃。

  苏秦的闪光点在哪?即使是身处困境,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志向,不坠青云之志。在面对家人和大家的冷嘲热讽,他依旧能在乱世之中,安然看书刻苦钻研,这种毅力和勇气有多少人能够做到?除此之外,能言善辩是他的最大的优点,主要体现在游说六国、合纵抗秦的一系列活动上。借合纵之名,实际为燕国谋福利,出使邻国,巩固燕国外交,再鼓励齐国,致使齐国变得孤立无援,最后族灭之。苏秦在时,秦国十五年未出涵谷关,这是苏秦对其他六国诸侯最大的贡献,苏秦死之后,秦国才开始连横迅速扩张。

  我们也知道,在整个苏秦奋斗的过程中,他的内在动力是其对功名利禄的追求。因此从这一点上也可以说苏秦也是个利欲熏心的凡夫俗子。但纵观战国时期,诸侯争霸,战争和外交活动频繁,“春秋无义战”,这个时期诸侯国之间是没有什么仁义、道德好讲的,只要国家能够崛起于各诸侯国之间,不管用什么计策和人才都是可以的。因此,以高官厚禄招纳谋臣策士成为当时诸国君的时尚,人才不必拘泥于一个国家,就有了自觉地选择追求功名利禄的自由,这是当时的人才最好的也可能是唯一的出人头地的途径。再说,让苏秦热衷功名利禄的原因,还在于人情淡薄,世态炎凉。当初若不是家人对他冷眼相看,“妻不下絍,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他又怎么会掉到了名利的漩涡里去,不可自拔。待衣锦还乡,则“革车百乘,锦绣千匹,白璧百双,黄金万溢以随其后”,“父母闻之,清宫除道,张乐设饮,郊迎三十里。妻侧目而视,倾耳而听,嫂蛇行匍匐,四拜自跪而谢”,家人们势力的嘴脸让苏秦想笑也想哭,感叹金钱才最可靠时,也最悲哀。

  苏秦好大喜功,重虚名而轻实力,欺骗楚王,最后落得身首异处却也是莫大的嘲讽。

  苏秦和张仪据说都是鬼谷子的徒弟,他们的师父鬼谷子是春秋战国时期出名的纵横大家。苏秦、张仪自然也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名人,他们师出同门各自主事,在各国诸侯的朝堂之上,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其言慷慨激昂绕梁三日而不绝,他们是纵横家也是驰骋在权术的大师。

  苏秦,战国时期著名的纵横家、外交家和谋略家。洛阳东郊人出身的农民苏秦,自幼家境贫寒,虽然比不上当时的富家子弟,但他胸怀大志,曾师从鬼谷子学习纵横捭阖之术多年,然而出道后却处处碰壁,仕途艰难,后来不得不回到家中继续苦读数年。而苏秦的第二次出发,游说赵、韩、魏、燕、齐、宋六国“合纵”抗秦,他亲自任“纵约长”,一人佩戴六国相印,被后人称为“合纵之父”,风光无限地回到家乡,可谓衣锦还乡,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而张仪,他的出身就比苏秦好多了,魏国贵族后裔,可以说是一个富二代,战国时期著名的纵横家、外交家和谋略家。他的年龄比苏秦的要稍微年长一点,主要活动于燕易王年间,而苏秦生活的时代要比张仪晚一辈,他主要是为燕国工作,曾在齐国卧底,促成了五国攻齐,使这个东方超级大国一蹶不振。那么,张仪和苏秦究竟是不是同一时代的人呢?

  司马迁的《史记张仪列传》记载:“张仪者,魏人也。始尝与苏秦俱事鬼谷先生,学术,苏秦自以不及张仪。”太史公的《史记》里明明写的就是表明两人是同一时代而且是同门师兄弟的关系,怎么会不是一个时代的呢?关于苏秦张仪的问题,在相关考古材料出土后,几乎在学界成了定论。即《史记》与《战国策》的相关记载有误。苏秦的事情,在历史上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后世的学者多认为苏秦和张仪同时代这件事是记载有误的。

  《史记》虽是史学界少有的良心之作,可是《史记》里关于秦国的一些记载和建国后出土的文物所表明的并不吻合。《战国策》虽然在史实上颇多不实,但也有些地方被史学专家们考证为符合历史情况。毕竟,史料相左者甚多,必须有所取舍。张仪和苏秦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史记》里关于二人的记载明显是不符合史实的,要是跟历史符合的话,“苏秦见秦惠王”这一事件就不可能会发生。

  再比如:《张仪列传》描述的事件时间错乱,秦惠文王时代的张仪竟然提到秦始皇年间的秦赵河漳之战,还张冠李戴把秦国的功绩说到赵王头上,前后不连贯,相互矛盾,显然不是出自太史公之手,乃后世伪造附会之词。究其原因,是由于现实情况,司马迁采信了错误材料所限或是后世附会对原文进行的删改和妄添,这也是我们今日所见史记内容错乱颇多争议的原因。

  那俩人究竟谁更厉害?苏秦,他是辅助弱燕,压制秦国,可谓战国纵横第一人也。单纯看史记记载的结果,他搞合纵被张仪搞连横给拆散了,他身败名裂,张仪安享晚年,其实苏秦的最主要任务就是弱齐。长时间作为间谍在齐国做事,随时随地都存在生命危险,而苏秦的计谋最终使得齐国天怒人怨,这才有乐毅之功。两人的平台就不一样,张仪侍奉强国秦国,他一生最大的功绩就是削弱楚国魏国。

  纵横大家苏秦本人,并没有促成攻秦的实际效果,倒是促成了五国攻齐和齐亡的后果,使燕国大大获利,他本人也因这个被齐闵王车裂。而张仪却能够安然度过晚年,两人在纵横之术上是各有千秋的,但是在这一点上来说,张仪却是最大的人生赢家,毕竟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张仪列传》:“张仪者,魏人也。始尝与苏秦俱事鬼谷先生,学术,苏秦自以不及张仪。” 张仪在史记的出场很光辉,他比首创合纵的苏秦还要厉害,因为师出同门的俩人,苏秦感到自愧不如,而张仪巧舌如簧,口吐莲花,首创连横倒也在春秋时期创造了许多辉煌。

  战国时代群雄逐鹿,纵横家们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四处游说。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就掌握在了一群纵横家的嘴里,可谓不可不精彩。这其中最风流的人物自然是主张“连横”的张仪。

  张仪,他的出身是魏国贵族后裔,战国时期著名的纵横家、外交家和谋略家。据司马迁《张仪列传》记载,他曾师从于春秋战国时期道家代表人物、纵横家的鼻祖鬼谷子。

  然而史书关于他老婆的记载却十分少,大概就在史书里出现过一次,那是在张仪受辱的时候。当时张仪和苏秦都在鬼谷子的门下当学徒,学习纵横捭阖之术,学成之后周游四方,随后回到了魏国,因为有事相求于魏惠王不得,遂离开魏国投奔楚国。当时的张仪家境并不如以前那般富裕,他投奔在昭阳的门下,昭阳率兵大败魏国,楚王一高兴就把国宝“和氏之璧”奖赏给了昭阳。后来,昭阳在自己的庆功宴上,很得意地炫耀“和氏璧”,众人争相传阅,传来传去最后竟然弄丢了,大家认为,张仪贫困,是他拿走了“和氏璧”。张仪在严刑逼供之下,也依旧没有承认自己偷拿了“和氏璧”,无奈怕闹出人命的昭阳也只得放张仪回家。张仪遍体鳞伤地回到家,他问他的妻子:“我的舌头应该还在吧?”,妻子回答还在,张仪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还好舌头还在,只要舌头还在,我就能还有机会能够出人头地。”

  这个小插曲里就是关于张仪妻子的描写,他的妻子并没有做什么,所以史书对她妻子的记载相当少,因此对张仪妻子我们知道的就只有太史公在书上所描绘的这些信息。关于她的姓氏,名字均不得记载。

  据记载,张仪在年轻时候就掌握了纵横家的要领,出道后几经辗转后,他来到秦国了,得到了秦惠王的赏识,被封为相,后来张仪出使各国,凭三寸之舌戏弄天下诸侯,首先他便大展身手,破除了秦国和齐国两个大国的联盟,后来又先后到齐国、赵国、燕国,说服各国诸侯“连横”亲秦。这样,最后六国“合纵”联盟终于被张仪拆散。

  苏秦纵六国可以说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能够衣食无忧,能够名利双收,张仪衡六国是为了秦国,苏秦的行为很好理解,但是张仪的就不好理解了,何出此言?因为张仪是魏国人,他对秦国的忠诚在春秋战国这种礼坏乐崩的时代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张仪对秦国忠诚,也不得不对秦国忠诚。

  当时的秦国是强国,苏秦第一个求职的国家,却无功而返,而张仪同样也选择了秦国,秦惠文王一朝,国力强盛,国相一职,有才之士,求之不得。公孙衍、陈轸等大批国外的人才都曾经跑来秦国争夺张仪的这个位置,张仪辛苦争夺而来的怎么能够不珍惜?而在秦国之前,张仪曾经在楚国任职,却受到了屈辱,认为张仪贫穷偷盗了“和氏璧”,在千夫所指的楚国,张仪离开之前发誓:“若善守汝国,我顾且盗而城!”若不好好守城,日后我飞黄腾达了定对楚国有所图谋,怀着满腔怨恨的张仪最终选择了秦国,是因为张仪一介布衣,却能够受到秦王的厚待,秦国谋划外交,遇到一个贤明的秦王,而成就了自己的一生,得到善终,面对一个这样的秦国,张仪又怎能不忠诚?

  “人以常人待我,我以常人报之;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这便是张仪的处世之道,也是他的成功之道。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