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 » 故事大全 » 正文

屠夫故事3篇

发布时间:2017-09-30     浏览次数:0

屠夫故事3篇屠夫与和尚

  从前有一个和尚跟一个屠夫是好朋友。

  和尚天天早上要起来念经,而屠夫天天要起来杀猪。为了不耽误他们早上的工作,是他们约定隔天早上互相叫对方起床。并且约定,一、三、五、七日和尚叫屠夫起床,二、四、六日屠夫叫和尚起床。

  多年以后,和尚与屠夫相继去世了。屠夫上了天堂,而和尚却下地狱了。

  和尚不服此等不公平的判决,便质问阎王,我天天诵经,你为什么抓我,而不抓整日杀生的屠夫?

  阎王回答道:因为屠夫他天天作善事,叫和尚起床后念经修行,相反地,和尚你却天天叫屠夫起床后去杀生。


牛和屠夫

  屠夫的牛棚里关着许多将被宰杀的牛。一天,牛们聚集在一起,筹划着如何杀死屠夫。

  “屠夫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以宰杀我们为职业,我们一定要报复他。”它们聚集在一起,商讨办法,有的开始磨砺它们的角,准备战斗。

  有一头耕过许多田地的老牛说:“屠夫确实会宰杀我们,但我们的命运就是这样,谁都逃不了一死,现在不死,以后也会老死或者病死,那样也很痛苦。如果死在手艺高明的屠夫的刀下,或许他们精巧的手艺还能让我们死得更痛快一些,减少我们的痛苦,如果我们落在那些外行们的手上,便会更加痛苦了。”

  “那按照你的意思,我们还要感激屠夫了!”其他的牛疑惑地问。

  “感激倒也不用,只是我们的命运掌控在人们手中,虽然屠夫可以被杀死,但人们总是要吃牛肉的。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老牛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

  “上帝让人生也让人死,人固然讨厌,但他们从来没有因此要杀掉上帝,有些不能改变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好了!”


屠夫与刽子手

  李顺做刽子手之前,是个杀猪的。做了刽子手之后,他还是个杀猪的。

  原先哪,地面上处决人犯,要请外地的刽子手来砍头,请的次数多了,算算车船费、餐饮费、礼品费、特支费什么的乱七八糟加在一起,负担也挺重,于是经研究了一下,决定从本地发展一个,扒拉来扒拉去,最终把杀猪的李顺列为最佳人选。

  李顺起初也不愿意,可经不住劝哪,县衙做师爷的张赫宣,找到李顺说:赶往后,龙山街、虎山街、凤凰街、麒麟街的猪肉全归你独家供给,你感觉美不美?

  ——感觉美不美?李顺感觉挺美,于是就点了头,做了刽子手。

  李顺第一次行刑,毕竟砍的是人,不是猪,心里很是有些紧张。

  被砍头的人犯也满头是汗。李顺劝他别紧张。人犯说我主要是怕你头一次上场,你太紧张砍不好我的头,我跟着受罪啊!

  李顺就生了气,将鬼头刀刷一下砍下去,然后捧着滚在地上还会眨巴眼的人头喊:奶奶的,你看我紧张吗?

  所以说,李顺的出名,不是猪杀得好,而是因为人头砍得好。

  其实做刽子手,活儿不忙。要是忙,成天价砍人头,那不麻烦啦?但不管怎么说,看着咕噜噜滚地的人头,李顺在心理上,或多或少还是受些影响的。

  师爷张赫宣,常拎来一壶酒,李顺炖上点猪下货,两人凑一起喝。当然也不喝多,微醺最好,一壶酒,刚好够了。喝酒当然要聊天拉呱啦,比如昨儿个被砍头之人,生前犯了啥事儿,做了哪些孽,害过哪些人……诸如诸如。

  经张赫宣这么一说,李顺心里就能敞亮一些。觉得张赫宣这人,不错。

  张赫宣是个和善人,脸上爱挂笑,路上走着,看到需要帮助的人,总爱援把手,遇到乞讨的老人和小孩,也愿丢下个一枚二枚的铜板……人人都说张师爷是个好人。

  但好人未必有好报。张赫宣的女儿,犯疯癫,把张赫宣的脸上抓出伤来。张赫宣喝酒的时候责问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呢?李顺就开导他,劝慰些着五着六的话儿。

  到这个份儿上,说明两人的交往,还行。

  李顺杀猪,四条大街的肉都由他供给,不能不说赚了些钱。他惦念着张赫宣的好儿,总想报答一下。可张赫宣都拒绝,说其实我这是害你啊,害你当刽子手说不上媳妇……正聊着,窗外有人往屋子里扔石头,张赫宣就喊:闺女,一边玩儿去!

  闺女叫紫薇,受了训斥,疯癫又犯了。张赫宣要送客,李顺站起来,走到紫薇跟前儿瞪了她一眼,不知何故,疯癫的紫薇顿时安静下来……张赫宣和李顺都很惊讶,李顺走很远了,张赫宣还喊李顺、李顺,今后要常来寒舍坐坐啊!

  打这往后,李顺就经常到张赫宣家里来,见着李顺,紫薇就变得很安静。李顺自嘲身上有杀气,把人给吓着了。张赫宣却说非也非也,这说明咱们相识真是有缘啊!……李顺听了,脸上笑笑,心里却在想别的事儿。

  原来最近,李顺又要行刑了。被砍头的人叫马飞,生前砍了好几个打家劫舍的土匪,被砍伤的土匪没咋地,马飞最终却被砍了头。李顺敬重这样的人,于是没让马飞遭罪,抽冷子一刀砍飞了他的头……罪不至死啊,却怎么会死呢?李顺不明白。

  张赫宣低头说喝酒喝酒,官场上的事儿,莫问莫问。

  翌年秋,张赫宣却要被砍头了。据说他身为师爷,做伪状,捏造事实,害马飞受冤致死。

  行刑之前,李顺跟他凑了一顿酒,说点话儿。张赫宣还是说喝酒喝酒,官场上的事儿,莫问莫问。李顺却说:我要告诉你,你犯的事儿,是我向顶上告发的!

  张赫宣大笑着说:知道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张赫宣还说:我放心不下的,你知道是啥吧?

  李顺说知道。张赫宣就喝尽碗里最后一滴酒,笑着点点头。

  张赫宣的头就被李顺砍掉了。

  偶然的机会,李顺遇到了空和尚,会治疯癫。精心治疗下,紫薇病症越来越轻,开完最后一副药方,了空和尚迟疑老半天,才递过去。李顺脸上露出笑容,捧着药方走了。

  窗外有菊花绽放,了空和尚就在菊花香里怅叹了一口气。

  已是秋后了,李顺拿了一壶酒,端了猪下货,来到张赫宣坟头上,像以前那样凑酒喝。左一杯右一杯,喝到微醺时,李顺说紫薇的病治好啦,承诺你的事儿,我也办完啦,没心事啦,你莫要着急,我现在就来找你……说完,抽出鬼头刀朝脖子上一砍。

  李顺的头就咕噜噜滚了下来。

包拯办案的故事4篇包拯办案

  宋仁宗嘉祐四年(1059年),京城开封发生一起因房屋归属产生的纠纷案。当时京师有个叫刘保衡的富商开了一家酒场,但却经营不善,欠下官府一百余万文酒曲钱。三司屡次派人督催刘保衡还债,刘保衡自然不敢与官府抗衡,不得不变卖家产以还债。刘保衡的房屋甚是豪华气派,三司使(主管国家财政)张方平在刘保衡拍卖家产时,以较低的价格买下了他的房屋。

  这件事后不久,平地再起风云,刘保衡的姑姑到开封府告状,说刘保衡并非刘氏后代,而是一个无赖地痞,无权卖掉刘氏祖宗基业。开封府派人调查后,发现刘保衡姑姑所说的情况属实。如此一来,当初购买刘保衡房屋的三司使张方平就成了风口浪尖的人物,嫌疑极大。包拯当时任御史中丞,立即上书弹劾张方平,指责他身为三司使,却乘人之危,贱买所管辖富民的住宅,寡廉鲜耻,实在骇人听闻,如此小人,朝廷不能委以大任,处之以高位。张方平由此被贬。

  集贤院修撰宋祁继任三司使职务,由此再度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右司谏吴及上书弹劾宋祁任,说他任定州(今河北定州)知州时,不但政绩平平,还纵容家人借贷公使库钱数千贯,担任益州(今四川成都)知州时则奢侈过度。包拯上弹劾宋祁任益州知州时游山玩水,宴请宾客,不理政事,并指出宋祁的亲兄弟宋庠此时正担任执政大臣(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职务,因而宋祁不能出任三司使职务。

  为了避嫌,参知政事宋庠不得不主动上书宋仁宗,说明自己处于执政之位,而弟弟宋祁又被提拔为国家财政大臣,权力太重,于政事大大不便。于是,在一系列舆论的压力下,宋祁去职,由包拯接任三司使。

  包拯的任命刚刚下达,翰林学士欧阳修立即上书弹劾包拯:认为官僚士大夫理应重义轻利,珍惜名节,轻视官位高低,但包拯却恰恰相反,他大肆攻击三司使张方平,迫使张方平下台;宋祁刚刚接任,又不遗余力地抨击宋祁的过失,宋祁被罢免后,包拯顺利地担任三司使职务,这不能不使人怀疑包拯是个奸诈小人;更何况包拯才疏学浅,虽有刚直不阿的美名,但于事无补,恐怕难当三司使之任;而且包拯不孝顺父母,品德欠佳,这些事实是有目共睹的。

  不过,此时宋仁宗正为三司使一职焦头烂额,因而并未采纳欧阳修的意见。但欧阳修的弹劾并非没有任何效果,过了一段时间,包拯才走马上任。

  包拯任三司使后不久,河北都转运使李参下令裁减禁军年老年弱者一万余人。被裁员的士兵怨气满腹,大发牢骚。骁骑士兵张玉也在被裁之列,他怀疑是三司使包拯为了节省国家财政开支,所以才暗中支持李参裁减士兵。愤恨之下,张玉直接闯入三司衙门,当众破口大骂包拯,由此引发了另一起风波。

  包拯开始认为张玉有精神病,先委托医生检查,得知此人正常后,便将其擒送殿前司。皇城司查明事实真相后上报朝廷,宋仁宗下令开封府审理此案。台谏官们纷纷上书指责张玉目中无人,竟敢当众欺凌大臣,不得不杀。于是,司法官员按照士兵违反阶级法,判处张玉死刑,张玉被杖杀。


断鸡蛋

  传说包拯三十岁当了开封府尹。那时,他已经是个有智有谋的清官,隔着窗棂吹喇叭──响声在外啦!推荐他来京主事的,是当朝大师王延龄。此人是三朝元老,白胡子齐腰深,还日夜思念着国事。包拯虽是他推荐的,但是他对包拯的人品、才智究竟怎样,还了解的不那么清楚,总想我个机会试试包拯的才能。

  这天一早,老太师刚刚起身,漱洗完毕,要仆人端上早点,三个五香蛋。他一个鸡蛋刚吃完,忽听家人禀报:“新府尹包拯来拜。”

  王延龄一听,惊喜异常,一面吩咐:“快请。”一面脑子转开了:“我何不借此机会当面试试他呢。”

  怎样试呢?王延龄拿着筷子,正要夹第二只蛋时,主意来了。他赶忙放下筷子,端起蛋碗放到桌上,对丫环说;“秋菊,你替我办件事好吗?”

  秋菊说:“老太师尽管吩咐。”

  王延龄指着桌上的五香蛋说:“秋菊,你把这两只五香蛋吃了,任何人追问,不管怎样哄骗、威胁、烤打,你都不要说是你吃的。凡事有我做主,事后再赏你。”

  秋菊听了一愣,可是老太师的吩咐又不敢拒绝,只得照吃了。

  王延龄看她吃了,就走出内室,到了中堂,见到包拯后寒暄了几句,便说;“舍下刚发生一桩不体面的事,想请包大人协助办理一下。”

  包拯说:“太师不必客气,有事只管吩咐,下官一定照办。”

  “那好。”

  王延龄说罢,便起身领着包拯走到内室指着空碗说:“每天早上,我用三只五香蛋当早点。今日,刚吃了一只,因闹肚子,上厕所一趟,回来时那剩下的两只蛋竟不见了。此事虽小,不过太师府里怎能容有这样手脚不干净的人?”

  包拯点点头,问道:“时间多长?”

  “不长。头尾半顿饭的时间。”

  “这段时间内,家里有没有外人来了又走的?”

  “没有。”

  “老太师问了家里众人吗?”

  “问了,他们都说未见。你说怪不?”

  包拯思索片刻说:“太师,只要信得过,我立即判明此案。”

  王延龄双手一拱,说:“那就仰仗也大人了。”

  “太师:恕我放肆啦!”

  “不必客气。”

  包拯挽起施子,走出内室,来到中堂,吩咐说:“现在太师府里大小众人,全部集中,一厢站立。”

  常言说得好:“宰相家人四品官。”这些家人虽然站立一旁,并不把新府尹放在眼里。

  包拯一见火了,桌子一拍,喝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今日,我来办案,诸位休得怠慢,免得皮肉吃苦。谁偷吃了太师的五香蛋,快说。”

  众人一惊,顿时,老实了。可是包拯连问三次,这些家人竟象木头桩子一样,闷声不响。秋菊站在那里,也象无事的一样。王延龄在一旁睁大眼睛,装着急于要把此事弄明白的样子,眼看众人一言不发,他想:“包拯啊包拯,这事够你喝一壶了,下一步你难道和一般官员一样动刑吗?即使棍棒下面找出犯人来,也不算高明。”想到这,故意说:“包大人,常言说,肉怕渣,人怕打,既然他们不说,你用刑吧!”


牛舌被割案

  有一个无赖,将一个农民告到县衙,包拯对那农民说:“你回家把牛杀了,自己留一点吃,其余拿到市场上去卖。”按当时宋朝的法律规定,民间私杀耕牛是要犯法的,但有县老爷的许可,那位农民回到家中就真的把耕牛杀了。第二天,就有人向包拯控告那位杀牛的农民,反而将这告状的人扣押起来,怒问道:“你为什么把人家牛的舌头割了?”那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追问弄得惊慌失措,只得如实招供。这个无赖再也没有想到,这是包拯使了个“引蛇出洞”之计。包拯在接到牛舌被割的报案后,马上意识到这一定是有仇家有意陷害这个农民。

  如果让那个农民把牛杀了,就触犯了法律,那仇家一定会进一步告发。所以包拯叫那农民回家把牛杀了,借以引诱割牛舌者前来告状。此计果然很灵。这件事反映了包拯的机智。


包公断案

  一日,包公出巡江南小镇,见一牧童正坐于一小道旁啼哭,便唤展昭上前问询。

  牧童正哭得起劲,忽觉有人拉他衣袖,擦擦泪眼,朝上一瞧,见是包大人一行,立刻上前跪下,直喊冤:“冤枉啊,包大人! ”

  “当今天下太平,何来冤枉?”

  “大人啊,我家那头小牛说我欺负她!”

  “这可奇了?你慢慢道来。”

  “大人,您可知道,我每天为她梳毛、喂水,找最好的草给她吃,还吹最好的乐曲给她听,可她竟不识好歹,说我欺负她!好心却不得好报,这不是冤枉我吗?包大人可要为小民作主啊! ”

  “真有此事?展昭,传小牛!”

  ……

  “小牛,你家牧童说你冤枉他,可有此事?”

  “大人,您是明白人。俗话说,人善被人欺,牛善被人骑。我这主人天天骑着我到处闲逛,我累的够呛,他倒有心情吹什么短笛,声音也真够难听的,还说什么‘牧童横笛频频吹’,吹得我心烦意乱。您说,是他冤枉,还是我冤枉?请包大人明鉴!”

  “恩,恩,恩……”包公捻着胡须,沉思着。

  此时,展昭上前,附在包公的耳畔,轻声道:“大人,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们还是尽快脱身吧!”

  “咳,咳……”包公故意干咳了几声,道:“牧童,小牛,你们听判,牧童,罚你下辈子做小牛;小牛呢,罚你下辈子做牧童。角色互换,试试看!展昭,起轿!”

  “啊!……”

  “啊!……”

  他上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本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阴差阳错的机遇成全了这条小生命。他来了,就在农历七月十五“鬼节”的这天晚上,嗷嗷直叫的他带着一脸的怒气来到了这个光明的世界。他没给爸爸妈妈好的见面礼——朝天放了一箭(尿尿),哭声越大“箭”就射得越高。他的到来不但没给这个家庭增添喜气,反而增加了不少抱怨。家庭更困难了;大他八岁的小姐姐要带她不能上学了;大姐因为交不起学费缀学了;最不敢想的就是在他出生八个月后身强体壮的爸爸突然犯病,丢下他们兄弟姐妹五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把家庭的重担留给了他妈妈一人。

  一个哭着喊着要爸爸的孩子村子里开始有闲言碎语了:“鬼节出生的人命硬,并且一出生就朝天放了一箭,是他把爸爸射死了;这个孩子与这个家庭的人相克,不能在这个家里生活,必须得送人,否则…… ”悲痛欲绝的妈妈哪里肯送走孩子,丈夫走啦,又要她把儿子送人,那还不如要了她的这条命。无奈的妈妈只好求助于神灵,在庙里拜了一尊菩萨做儿子的干爹,从此以后,每逢初一十五他妈妈都要到庙里去伺奉他的干爹……

  鬼节出生的他背着“莫须有”的罪名,带着人们对他的世俗偏见,在他小姐姐的背上牙牙学语了。他姐姐教他喊“妈妈”,可他偏偏喊出的是“爸爸”,无论怎么教也改不了他的口。再稍大一点,要是什么事惹他哭了,张口就是:“呜呜呜呜,爸爸耶!我要爸爸耶!…… ”他姐捂住他的嘴不准他哭“爸爸耶”,逼着他哭“妈妈耶”,没用,他姐把手一松“爸爸耶,呜呜呜呜,爸爸耶…… ”哭喊声更大了,他姐气得拿小刺条打他也无济于事。他姐是不愿意看到因弟弟哭“爸爸耶”而导致妈妈经常伤心地暗暗流泪。

  他渐渐长大了,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倔性。五六岁的他跟小伙伴们在一起玩耍要是发生了矛盾他不打人也不骂人,他准会说:“我告诉我爸爸去,要我爸爸来打你”。小伙伴们也不示弱:“你没爸爸,你是个没爸爸的孩子”。这下完了,说啥都没事,就是不能说他是没爸的孩子,准要跟你拼个鱼死网破。有一次村子里的孩子在吃桃子,他躲得远远的,抱着一棵小树独自儿转圈圈玩,有个稍大点的男孩挑逗说:“你家穷,你家买不起桃子”,他马上接话:“我家树上有,过几天就要我爸爸上树摘”,“你没爸爸,没有人给你摘”,“我有爸爸”,“你没爸爸”,“我有爸爸!”…… 一人一句越说越凶,他大声吼叫:“你!——再!——说!”那男孩又补了一句。他如猛虎下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过去“哐哐”就是两耳光,这是他第一次打人…… 他妈妈来拉他回家,他气哼哼抱着小树不肯撒手,最后连小树一同拔起才把这头小倔牛拽回家……

  他没有爸爸,但在他心目中永远有爸爸的高大形象……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