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 » 故事大全 » 正文

王熙凤为什么会被休弃?王熙凤的人物原型是谁?

发布时间:2017-09-30     浏览次数:0


  王熙凤是《红楼梦》中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她这个人,可以说是贾府上下几百人,复杂关系图的中心。在上有三代长辈,在位有左右妯娌兄弟姐妹无数,在下又有家中后辈,府中奴仆丫鬟无数。这些人都与王熙凤脱不了干系,必有交集。王熙凤若是这儿有什么事了,有极大的可能都会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王熙凤这个人物的存在,使得人物关系更加牢靠,故事情节更加合理。

  在高鹗续写的结局中,王熙凤是因为小产,落红不止,缠绵一段时日后,便去了。可是后来人们推断,原作者想要写的结局并不是这样。“凡鸟偏从末世来, 都知爱慕此生才。 一从二令三人木, 哭向金陵事更哀。”这是王熙凤一生的总判词。也是原作者曹雪芹对于王熙凤这个人物,最开始的设定。看“ 一从二令三人木, 哭向金陵事更哀。”这两句,“三人木”中的人木组合起来便是一个“休”字,又加上“哭向金陵”。因此人们最终判断,王熙凤真实的结局很有可能是被贾琏休弃,伤痛回到金陵娘家。如果王熙凤真的是被休弃回家了,那么贾琏为什么要休掉王熙凤呢?

  妒忌成性。王熙凤对贾琏的个人生活严加防范,拿贾琏的话来说“他防我象防贼的,只许他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略近些,他就疑惑”,可见王熙凤对贾琏的严加看管。后来贾琏鲍二家的偷情,被王熙凤发现后,将鲍二家的羞得上吊身亡,贾琏在花枝巷金屋藏娇尤二姐,王熙凤就设计将尤二姐逼得吞金而亡。古代有七出之条,若是犯了其中一条,丈夫便有权将妻子休弃。七出之条为:“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窃盗,去。”王熙凤占了个“妒”字,贾府繁荣时,凤姐是家里管家,又有贾母护着,贾琏不敢随意将其休去。贾府破落了,被抄家了,贾琏自然会顺着自己心意走。

  常年活在强势的王熙凤脚下的贾琏,因为王熙凤对其的辱骂,男性自尊受损,早已恨她极深了。“等我性子上来,把这醋罐打个稀烂,他才认得我呢!”时机到了,自然是彰显他男性自尊的时候。

  灭杀了贾琏的爱情。贾琏一生最爱的女人是尤二姐,可是王熙凤却设计让尤二姐吞金而亡。贾琏自然会为尤二姐主持公道。将他眼中的毒妇休掉。

  贾府抄家时,从王熙凤床底下,搜出的那三箱金子和众多放款单,变成了贾府的罪人,也成了贾琏休弃她的理由。

  对于王熙凤这样一个极具可看性,可读性的人物,因为《红楼梦》自身的特殊性,许多学者都想要去真实的历史中,寻找原型。他们提出的观点多种多样,但这个人物到底有没有原型,恐怕就只有原作者知道了。

  曹雪芹的堂嫂。生活真实中的这位堂嫂,本是他父亲那位并没有一起过继到他祖母这边来的,他伯伯家的一个媳妇,他在小说里设定那位伯伯跟他父亲一样,都成了小说里贾母的亲儿子。平儿劝凤姐别那么为荣国府的事情操心,说出了这样的话:“依我说,总是在这里操一百分心,终究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根据他对小说里人物的设计,王熙凤是贾母长房长孙的媳妇,怎么会“终究”还是要回“那边”?这很有可能是作者的一种暗示。

  王熙凤的原型是正史记载的清孝庄文皇后。原因是王熙凤小名大玉儿,《红楼梦》二十七回:小红说自己原叫红玉,凤姐听说,将眉一皱,把头一回道:“讨人嫌的很!得了‘玉’的便宜似的,你也‘玉’我也‘玉’。”还有顺治帝死于天花,而王熙凤的女儿也患了天花。红楼梦》二十一回:王熙凤之女大姐发热见喜,供奉痘疹娘娘。


  王熙凤作为贾府实际上的大管家,打理着这个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的大户,却能有理有条。将已经勉力维持体面的贾家,东挪西凑,仍旧坚持。若是出生低下的女人,只在贾府生活,便能带上下门户的小气来。而凤姐能在贾府活的风生水起,明媚娇艳,还能够将这个大家族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女人,出生绝对不低。

  只看凤姐的姓,对于这个泼辣坚决的女子的出生,想来就清楚一二 了。凤姐姓王那,没错就是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凤姐的娘家,就是那个和贾家家世不差的王家。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形容的就是金陵王家。这句话是说,东海龙宫里珍宝何其之多,却依然还要向金陵的王家借白玉床来。坐拥无数宝藏的龙宫,还要向王家借东西,这就表示王家的珍宝已经多过东海龙宫所藏。王家的财富,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王家与薛家同为商家,但王家从事国际贸易并负责一部分外交的工作。第十六回说“那时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的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养活。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甚至接驾之事“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由此可见王家的不仅是在经商方面,在政治上也是有一定的势力的。

  王熙凤的娘家和贾家旗鼓相当,有些时候贾家反还要受王家帮扶。论辈分,她要喊宝玉之母王夫人为姑妈,然而又嫁给贾赦之子贾琏,贾琏原只是替贾政料理家务,凤姐嫁到贾家后,身为王夫人的内侄女,又受到贾母的器重。因此她才能一举掌控贾家的财政大权,并且能将其打理的有理有条,这就是大家出生的能力。

  王熙凤是一个超时代的女性,她极为憎恶“男权为上”的封建礼制,却又要受其制约。因此她虽然自身不能做什么实际的事情,便在言语上极尽嘲讽。这也就注定了王熙凤和其丈夫之间的矛盾,男人寻花问柳是常事,由其还是贾琏这种不顾礼教的人。四处偷情不说,还将尤二姐偷偷娶了回来。

  如果说《红楼梦》中两玉一钗之间的曲折复杂的感情故事,让本书有一种缱绻风情。那么王熙凤和尤二姐,这一对妻妾之间的争斗,则是直白的表现了封建后院的勾心都建,残酷异常。应该来说,作者这一段的加入,让《红楼梦》多了一丝腥风血雨,却更增其可读性。以王熙凤的手段和性情,尤二姐对上她简直没有活路。我们来看看,王熙凤是如何一步步设下陷阱,将尤二姐推上绝路的。

  首先在知道丈夫藏娇花枝巷后,通过贾琏的心腹小厮,问清楚情况。心下有数后便在贾琏跟前不动声色,等贾琏离开后,立即找上尤二姐。来了个突袭,将尤二姐打的措手不及。

  第二从心理上碾压尤二姐,王熙凤“头上皆是素白器,身上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这是服丧打扮。一见面就给尤二姐下马威:你们是在亲大爷服丧期间办喜事、停妻再娶!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尤二姐。

  第三口蜜腹剑,实则自有打算。王熙凤求尤二姐跟她一起回家:“我今天求姐姐进去和我一样同居住处,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谏丈夫。喜则同喜,悲则同悲;情似姐妹,和比骨肉。”这话说的多好,仿若王熙凤是个多大度的人似得。实际上她这是要将尤二姐弄到自己的地盘上,到时候想怎么收拾便怎么收拾。古代的妾室在正妻面前根本没有地位可言,恶毒点的正妻,可以将人任意大妈买卖。

  第四在尤二姐到了大观园后,在贾府极尽其能表现出贤良的样子,还叫贾母以为是她为了让贾琏有儿子,主动给贾琏纳妾。私下里凤姐却紧锣密布地布置除去尤二姐。她派人把尤二姐的未婚夫找来告贾琏。事情未成,便决定一劳永逸,把尤二姐整死。但王熙凤聪明就聪明子啊这儿了,她绝不自己亲自动手,不沾血腥,实则满手血腥。她先在贾母面前,说尤二姐如何不贞,如何不贤。使自己除去尤二姐变得合理,又能不在贾母面前留下恶毒的形象。在这几番算计下,尤二姐终于不堪受辱,吞金自杀。


  我们看《红楼梦》,不仅是看封建大家族的荣辱兴衰,看这个家中每个人物的故事走向,同时也看的是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三者间关系的曲折进展。应该说故事最开始的时候,每个人心里都有杆秤,林黛玉以后是要嫁给宝二爷的,贾家除了薛家和王夫人,都是支持“宝黛党”的。可是故事发展到后几十回之后,却画风大变。经过家中几位长辈的讨论,最终来了个替婚计。以薛宝钗代替林黛玉嫁给贾宝玉,林黛玉和贾宝玉就这么被分开了。这个主意还是贾母和凤姐出的,仔细想想我觉得主意应该是薛家和王夫人出的可能性较大。王熙凤从最开始就是“宝黛党”的忠实拥护者,这个在前文都可以找到依据。

  凤姐逗弄林黛玉说:“你既然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做媳妇。”所谓婚姻大事,自然很重要,不能随机乱说的。古代的时候能将这话当玩笑话说出,其实说明心中已经是存了这份心,有了准头的了。

  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宝玉和黛玉闹不和,她受贾母之命却说和,见着两人已经和好了。便在贾母面前笑着说:“我说他们不用人费心,自己就会好的。……(两个人)对笑对诉,倒像‘黄鹰抓住了鹞子的脚’,两个都扣了环了,那里还要人去说合。”

  另贾母心里一直认定的宝玉媳妇,就是林黛玉,她这个想法府中之人大都知道。王熙凤是惯看贾母行事的,所以绝不可能违背贾母心愿。

  在从利益上来讲,王熙凤和王夫人是相背的。虽然她是王夫人的内侄女,可实际上却握着贾家的家政大权。而王夫人看好薛宝钗,是因为和薛宝钗亲近,便于以后帮助她掌权。所以从利益上来讲,王熙凤不会帮助王夫人。

  王熙凤和秦可卿关系极为要好,第七回,王熙凤应贾珍妻尤氏之邀到宁府去逛逛,期间见到了秦可卿的弟弟秦钟,平儿因想到王熙凤与秦可卿的关系素日交厚,便见机拿了一匹尺头和两个“状元及第”的小金锞子,结果凤姐还觉得太简薄了。这儿明确的点出了两人交好的事实,但是有人对此提出质疑。王熙凤和秦可卿两人并不经常见面,以王熙凤的为人,很少会和哪个人推心置腹。王熙凤会和秦可卿关系,可能并不是真的那么要好。

  ?秦可卿与王熙凤有许多共同之处,年纪相仿,性情相似,且都是各自府上的管事人,物伤其类,所以两人惺惺相惜。作者很多地方都表明了,这两人的关系的确极为要好的。

  秦可卿对对王熙凤说:“婶娘,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

  而凤姐对秦可卿也是真心,尤氏道:“你是初三日在这里见他的。他强扎挣了半天,也是因你们娘儿两个好的上头,还恋恋的舍不得去。”凤姐听了,眼圈儿红了一会子,方说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点年纪,倘或因这病上有个长短,人生在世,还有什么趣儿呢!”

  秦氏又道:“婶子,恕我不能跟过去了。闲了的时候还求过来瞧瞧我呢,咱们娘儿们坐坐,多说几句闲话儿。”凤姐儿听了,不觉的眼圈儿又红了,道:“我得了闲儿必常来看你。”这如此种种,若还说凤姐和秦可卿交好,必定有鬼,那便真是阴谋论者了。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