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故事大全 » 正文

二线

发布时间:2017-12-28     浏览次数:0

 孙文达二线了,是从公安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来的。

刚刚离开他的“局长宝座”,身边没有了繁忙的应酬和围前围后的人群,心底升起莫名的凄凉和忧伤。

孙文达有心里准备,但不知为什么,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工作,一想起工作,心里就堵得难受。一个月前强奸杀人的逃犯还没有缉拿归案,偷到变压器的嫌疑犯调查结果还未水落石出……孙文达脑子乱哄哄的,好像有许多工作等他去做。他经常不自觉地走到单位门口,傻愣愣地望着二楼的办公室。

孙文达有时想起小刘,小刘是个机灵鬼,干事麻利,左右逢源,孙文达一手提拔他为局办公室主任。孙文达这些年待小刘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他有自己的小六九,有意识把小刘培养成自己未来的女婿。

女儿不买孙文达的帐,说小刘是迫于工作压力恭维局长。女儿还说小刘人太虚伪,不靠谱。

女儿十分有主见,她不顾孙文达的反对,执拗地和一个大学生毕业生小周处上对象。女儿算有眼光,小周今年考入交警队当了一名执勤警察。

孙文达想起二线那天,小刘殷勤地帮他把十几箱子书扛上楼,临走还亲热地握着他的手说,“孙局长,我一定常来看您!”感动得孙文达流下热泪。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小刘连个人影都没有。

孙文达喝下一口茶,不再有他在办公室里喝的味道,他叹了口气,“人走茶凉啊,人走茶凉”。

为了解除父亲的烦恼,女儿给孙文达买台奥迪,和他当局长时坐的一模一样。一来父亲可以开车出去转悠转悠,散散心。二来去商场买菜方便,风光,还会避开熟人。

这天,女儿说男朋友小周下午到家里拜见两位老人。

孙文达很高兴,暗想,咱们警察家里后继有人了。

孙文达开车去菜市场准备晚餐。

北方的早晨,大雾黑漆漆地笼罩着整个城市。

孙文达小心翼翼地往前开,他因想起小刘走了神,不小心车压在中线上。

一位个子不高身材肥胖的警察摆摆手,示意孙文达把车靠在路边。

“请出示您的驾驶证,违规驾驶罚款五十。”小胖子警察的眼睛很大,精神抖擞。

孙文达慌忙下车,“对不起,我……”孙文达刚要解释,就被小胖子警察的话挡了回来。

“你不用做任何解释,违章交罚款,扣2分,这是局里的规定!”

“局里的规定?”孙文达想起这是去年年末他制定的。

“孩子,我们是同行,照顾照顾吧。”孙文达一脸乞求的神情。

“同行,骗谁呢?”小胖子警察撅撅嘴,他根本不吃这一套。

“同志,通融通融呗。”孙文达很少叫同志两个字。

“同行也不行,这是规定!”小胖子警察把规定两个字说得很重,像一堵难以攻破的墙。

孙文达斜着眼看小胖子警察的脸,一颗长着几撮毛的大黑痣,在胖乎乎的脸上由圆形变成椭圆形。

“我是刚刚二线的公安局——干部”,孙文达没敢说出真实身份。

“我上班才一周,给本不认识你!”小胖子警察根本不吃这一套,滋嘎一声撕下罚五十元罚款单。

孙文达很不情愿地交了罚款。

一路上孙文达对小胖子警察耿耿于怀,心里暗骂这个臭小子。

车停到自家楼下,电话铃急切地响起,是女儿打来的。

“爸爸,你快点到市中心医院急救室,小周他在执勤时被一辆肇事的车辆给撞了!”女儿那头泣不成声。

孙文达火速赶往医院,他推开急救室的门,一张床上,躺着一个血淋淋的警察,浑身上下插满管子,头被纱布包得结结实实,呼吸微弱,生命垂危。

就在医生转身拿工具的一刹那,孙文达清晰看见,白纱布下是一颗长着几撮毛的大黑痣。

孙文达的心紧缩了一下,两行热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