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威尔逊
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故事大全 » 正文

傻瓜威尔逊

发布时间:2017-12-30     浏览次数:27

 道生码头镇坐落在密西西比河密苏里州的这一边,1830年时是一个几乎与世无争的不大的村镇。镇上首要的居民是约克?莱塞斯特,他是县法院的法官。还有一个名叫罗克珊的女黑奴。女黑奴有个儿子叫汤姆,汤姆是她和约克?莱塞斯特的弟弟所生,是贵族后裔。

   傻瓜威尔逊大约就在这时候,一个名叫大卫?威尔逊的人来到了这个幽静的村镇,希望能在律师事业上发迹。可这希望一上来就告吹了,因为大卫最实在的特长之一是有说俏皮话的天才、可俏皮话落在平庸乏味的耳朵里,却不受欣赏——它们不知道幽默为何物。

  所以大家都管他叫“傻瓜威尔逊”。

  当时,有一对来路不明的意大利孪生兄弟住在道生码头镇,在一次公共聚会上,汤姆因为用侮辱的言语激怒了吕吉——那对孪生兄弟中较强壮的一个,结果,吕吉使劲一脚,踢得汤姆从讲台上栽过了观众中间。这种对一个贵族的侮辱,原是该由决斗来雪耻的,但是懦弱的汤姆却只是向法庭告了一状。这种处理方式使那位好法官气得要命,为了他家庭的面子,他亲自去找吕吉决斗,让他受了伤,这也就为后来的麻烦埋下了伏笔。

   汤姆常年赌博,不学无术,欠了很多钱,被人追债。于是他决心到他的叔叔家——那位法官那儿去偷窃,结果被他叔叔发现。于是汤姆杀害了约克?莱塞斯特。他行凶时使用的是一把印度宝刀,刀把上有一个不常见的图记,这把刀是他的贼赃之一,原是他从意大利人吕吉那儿偷来的。

   约克?莱塞斯特法官遇害,在道生码头镇引起了轰动,为了这桩罪行,那一对意大利孪生兄弟差一点被人私刑处死。证据明显地对他们很不利。他们公开承认自己是罪犯行凶时使用的那把饰有宝石的象牙柄刀的主人。还有,这里显然有吕吉与法官决斗后想报复的动机。大陪审团已经裁定他们犯有凶杀罪,只有傻瓜威尔逊持不同看法,自愿为那两兄弟出庭辩护。

  由于压倒性的证据不利于那对孪生兄弟,汤姆总以为自己是绝对保险的了,因此,他对傻瓜自信能打赢这场官司作了冷嘲热讽。他来到威尔逊的书房里,在正研究收集的那些指纹的威尔逊身旁坐下来。他拿起了一块玻璃片。“嘿,这是罗克珊老婆子的标记,”他轻蔑地说,“黑鬼子的脚爪印吧?她的大拇指印有一条线一直从当中穿过去。这是怎么回事片?”

   傻瓜威尔逊从汤姆手里接过那块玻璃片,把它举到灯前。他脸上的血色突然消失了。他用死尸般的呆滞的眼光瞪着那块透亮的玻璃。谜团解开了!

   汤姆刚才当着他的面在玻璃片上留下了那个清晰的拇指印,跟那把刀桶上留下的指印完全相同。

  于是,傻瓜威尔逊把这一证据提交给了法庭。“丝毫不差,”首席陪审员说。于是下令逮捕了汤姆,法庭宣布汤姆杀人罪成立。

  那对孪生兄弟被宣告无罪释放。经过充分的研究,这件事的结局并无称奇之处,因为正如傻瓜威尔逊本人在他著名的格言日记中所说的:“教养决定一切,卷心菜只是受过大学教育的黄芽白罢了。”

郭大勇和张倩相恋多年,由于房子一直无法解决,婚事就耽搁了下来。眼见年龄越来越大,两家人经过商量决定先租一套房子把婚事办了。

  午夜静悄悄他们通过“财源”中介租了一套房子。房子是复式小户型,虽然离城区有些远,价格却很便宜。据中介说,这么便宜的房价是因为房子里不干净,经常闹鬼,租房子的换了好几个,都没超过一个月,后来房子就一直空着。

  在和中介签合同时,中介在合同上加一句:一经出租,概不退租!但想想租一年才一万元,郭大勇想也没多想就签了,还直说自己捡了个大便宜。他根本就不相信世上有鬼,就算真的有,他没做过亏心事,又怎怕鬼叫门!当郭大勇把中介说的闹鬼的事告诉张倩时,张倩也只是一笑,没当回事。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这天一大早,郭大勇来到楼下,看见几个人在聊天,郭大勇就走上前打招呼:“几位,早啊。”让郭大勇奇怪的是,这几个人见了他立马不聊了。其中脸上有个疤的中年人叫住了他:“小伙子,你是刚搬过来的?”

  “大叔您好,我才搬来半个月。”郭大勇礼貌地说。

  “这房是你租的,还是买的呀?”中年人问郭大勇。

  “这房子是租的,价格很便宜。”郭大勇见这人很实在,就一五一十地说了租房子的经过。听完郭大勇的话,中年人急忙说道:“嘿,小伙子,这房子不能住啊,里面不干净,你还是早点搬走吧。”郭大勇笑了笑说:“谢谢您,这事我听说了。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可不信世上有什么鬼怪。”由于赶着上班,寒暄两句后郭大勇便匆匆离开了。

  看着郭大勇离去的背影,中年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之后,每天晚上郭大勇都会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寻声去找又没发现异常。就这样又过了半个月,郭大勇夫妇明显憔悴了许多。

  这天,郭大勇单位加班,离开单位时已经很晚了,没想到末班车路上又出了故障,到家时已是深夜。到楼下,他抬头一看,见新房里那橘红色的灯还亮着,郭大勇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了,他连忙加快脚步,跑上了楼。

  郭大勇打开门,张倩果然还没睡,他愧疚地对妻子说:“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张倩温柔地冲他一笑,说:“我在等你回来。”说话间,突然房间里的灯熄灭了,整个屋子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大勇,怎么停电了?”

  郭大勇笑着摸到床边,安慰着张倩说:“可能是哪里短路了,别管它,明天一早再说吧。”夫妻俩就睡下了。

  朦朦胧胧中,张倩听到楼下那熟悉的敲击声再次传来,她一下惊醒过来,难道是闹鬼?张倩越想越害怕,她推了推身边的郭大勇:“老公,老公……”

  郭大勇迷迷糊糊地问道:“老婆,什么事?”

  “老公,你听,又是那个声音。”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郭大勇仔细听了听,像是敲打键盘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郭大勇心里想着,半个月来,这声音不时地响,两口子由于休息不好,被搅得身心疲惫。他起身披了件衣服,找出手电,对张倩说:“我下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倩拉了拉郭大勇的衣服,紧张地说:“你快点回来,我害怕。”

  “没事的,我去看看,很快就回来。”郭大勇拍了拍张倩的肩膀,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打开门循着声音向楼下走去。

  楼道内黑洞洞的,唯一的光亮就是郭大勇手中的手电光,深更半夜的,郭大勇心里也有些发毛!他想转身回去,等天亮再说。就在这时,那敲击键盘的声音越来越急促,郭大勇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握紧了手电,壮起胆子,朝发出声音的地方摸了过去。

  楼下的书房门半开着,从里面透出微弱的光来,离房间越近,郭大勇的心跳也越来越快。透过门缝,里面像是有光亮,那敲击键盘的声音就是从里面发出来的。

  郭大勇小心地走到门口,猛地推开房门。紧接着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出现在郭大勇面前的是电脑屏幕上那不停流淌的鲜血,还有一个大大的血红色骷髅头!

  坐在电脑椅上敲击键盘的那人穿着染血的睡衣,披头散发,眼睛里还滴着鲜红的血,一张巨大的脸,惨白又狰狞,伸着长长的舌头,那灰黄渗着血丝的手还在不停地敲击着键盘。见郭大勇推门而入,他冲郭大勇嘿嘿一笑,突然十指如钩向郭大勇猛扑过来!

  “啊。”郭大勇吓得大叫一声,本能地把手中的手电筒投向那个怪物。

  只见那黑影一下跳到郭大勇跟前,郭大勇吓得呆立在那儿,恐怖绝望朝他袭来,就当那怪物的十指掐向郭大勇的脖子时,“砰”的一声,怪物的脑袋被一个东西狠狠击中了,怪物一下倒在了地上!

  击中那个怪物的,正是张倩。原来,在郭大勇下楼后,张倩越想越害怕,就随手拿了一个郭大勇平时锻炼用的握力棒,悄悄地跟了下来,当看到那个怪物时,张倩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下子冲了上去,照着怪物的脑袋就是一下,却没想到,就这么把那个怪物击倒了!

  郭大勇这时也清醒过来,他慌慌张张地拉起张倩的手向外跑去,连忙拨打了报警电话!

  接到报警后,警察及时赶了过来。听完郭大勇夫妇说明情况,警察跟随郭大勇夫妇来到书房,被张倩击倒的那个“怪物”此时仍在地上昏迷着。郭大勇走过去揭开“怪物”的面具,感到有些面熟,当看到那人脸上的那道疤时,不禁一愣,这不是那天和自己说话的那个中年人吗?

  事情过去的第三天,从警方传来消息,那个被张倩击倒的人叫李旺,正是“财源”中介的老板。在没有开中介公司之前,李旺是一个配钥匙的,后来见别人搞房屋中介赚了钱,自己也跟着弄了一个,中介是开起来,可不仅没有赚到钱还搭进去不少,看看别人都大把大把地赚钱,李旺眼红不已,就打起了歪主意,上演了这出“借鬼牟利”的一幕。

  这些天,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李旺便悄悄摸过来,用早已配好的钥匙打开房门。进屋之后,他先用放音机放一些诡异的声音,估摸租房的人听到动静后,准备好乙谜,在租客被惊吓的瞬间,将其迷晕。

  就这样,李旺用这种手段先后把好几个租房的都吓走了。因为签合同时已经说好,中途退租押金一概不退,以此牟取租户的租金,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是他没想到,这次却折在了一个弱女子的手里。

  2011年5月2日中午,在浙江省余姚市一小区公寓里,一对即将分手的恋人魏昭、田妍遭到两个“蒙面”歹徒绑架、抢劫。

  当年一起追“校花”:那桩奇案背后的血色真相事发后,田妍在病床前照顾伤重的男友魏昭,发誓要一生一世相守。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逃亡歹徒被捕后,交待出背后主使人竟是田妍。田妍高中时曾是“校花”,她和魏昭及其中一名歹徒,曾是同班同学。同《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的情节一样,“校花”被几个同学共同追求,多年后爱情成了彼此美好的回忆。只是现实中,浙江余姚却有了一个残酷的版本……

  分手恋人 “最后一面”,现场遭劫身受重创

  2011年5月1日,田妍打电话约魏昭到老家浙江余姚见“最后一面”。魏昭同意第二天赶去……

  田妍和魏昭相恋已经3年,就在上个月,魏昭提出分手,田妍试图挽回他们的爱情没有成功。于是,她想约魏昭再好好谈谈,好聚好散……

  5月2日上午11点30分左右,魏昭如约赶到余姚市一小区公寓里。田妍眼里闪着泪花问:“阿昭,我想最后再问你一次,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魏昭摇了摇头:“别勉强了,还是散了吧。”

  吃过饭后,魏昭主动去厨房洗碗,田妍起身去了卧室。谁知,卧室里竟藏着两个“蒙面人”!这两人戴着口罩、帽子和墨镜,他们上前将田妍的双手绑到背后,用胶布封住她的嘴,把她扔到卧室的沙发上。田妍一边反抗,嘴里一边发出“呜呜呜”的求救声!

  魏昭听到卧室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推开卧室门,猛然看到被绑架的田妍,还有两个蒙面歹徒,顿时惊呆了,本能地想跑,可没跑两步,就被两个蒙面歹徒紧紧地抓住。

  “我们不会伤害你们,但你们必须把钱都交出来!”接着,他们便开始搜卧室和客厅,在田妍包里搜到200元,在魏昭的口袋里翻出600元。田妍示意他们取下了她嘴上的胶布,声音颤抖地哀求道:“你们千万别伤害我们,他是我男朋友。我银行卡里还有10万多块钱,我告诉你们密码。”她说了一串密码后,让他们拿银行卡去取钱。

  目睹着这一幕,尤其是看到田妍凄婉哀求的样子,魏昭的心颤抖了。他后悔不该提出与田妍分手,劫难中,他不仅无法保护她,甚至还不如她表现得沉着、有勇气。

  两个歹徒似乎并不急着去取钱。稍过了一会,那个高个歹徒上前一把揪着魏昭的衣领说:“我怎么看你这么不顺眼?”说话间,他竟快速地从身上掏出一把刀,径直向魏昭的裤裆捅去,魏昭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刀子捅歪了,扎到了床上。魏昭扭动着身子,拼命想躲,高个歹徒又一刀扎在了他的大腿上。另一个歹徒见魏昭还在挣扎,也过来补了一刀,鲜血顿时流淌不止,魏昭发出了凄厉的喊叫。

  田妍因为晕血,看到血浆喷出的一刹那,迅即晕倒在了沙发上。两个歹徒慌乱逃离房间。下楼后,他们将作案工具扔进了小区的垃圾桶。

  听见两个歹徒已走远,魏昭挣扎着拨打了110和120。他又来到卧室,抱住仍被反绑并昏厥的田妍,哭着替她解开手上的电线……

  约10分钟后,120救护车赶到,田妍也苏醒了过来。两人随即被送到余姚市人民医院。经抢救,魏昭保住了性命,但左腿因主动脉受损,坐骨神经被切断,医生说需疗养半年以上。

  田妍只是受了惊吓,她陪在魏昭的病床前,悉心照顾。她哽咽着发誓:“阿昭,即便你瘸了、残废了,我也会照顾你一生一世。”

  面对田妍的真诚表白,魏昭更加后悔莫及。他的眼泪一点也不比女友少:“田妍,是我混蛋,不该提分手,是我对不起你!”他发誓说:“等我伤好后,就辞职去杭州,和你相守在一起,一辈子再也不分开!”田妍抱住他,两人眼泪流在了一起。

  那些年一起追的“校花”,原来她就是背后主凶

  案发后,余姚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立刻介入侦查。根据现场勘察,警察发现房间门锁完好无损,卧室外侧窗户也没有翻爬的痕迹,那么嫌犯到底从何而来呢?

  三天后,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警方在小区垃圾桶里发现了疑似作案的凶器和帽子、墨镜等物品,通过追踪物品来源,最终锁定岳辉和张宏业具有作案嫌疑。

  2011年6月23日,外逃至广东的岳辉和张宏业以为风声稍息,回家探亲时被警方抓获。让警方大跌眼镜的是,他们交代案件背后的主谋竟是田妍本人!

  当时,魏昭已经出院,田妍将他接到自己学校附近的出租屋照顾,每天为他擦洗身体,扶他锻炼,两人恩爱如初。6月24日,浙大辖区派出所民警突然出现在出租房,将正在服侍魏昭的田妍戴上手铐。魏昭满脸惊讶和困惑。田妍一直不敢看他,只是在转身要走的那一瞬间,才泪眼朦胧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地说了一句:“阿昭,保重!”

  田妍,1988年出生在余姚,父母经营一家制衣厂。她长相甜美,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同学公认的“校花”。因为学习优秀,2007年8月,她顺利考入浙江一名牌大学。

  2008年2月23日,年初六,田妍受邀参加余姚同乡会,二十多个高中同学再度重逢。在这批同学中,有几个人曾暗恋过田妍。首先是岳辉,与田妍同岁,在南京一所大学读书。他从小学便跟田妍是同学,而且两家相距不远。近水楼台,他追求过田妍,却没有成功。接着,又有两个男同学宣布,他们也曾暗恋过田妍。大家起哄让田妍选,田妍道出了一个名字:魏昭。

  魏昭比田妍大两岁,也比他们高两届。当年学校举行过一场歌唱比赛,田妍和高大帅气的魏昭同为主持人。比赛结束后,她和魏昭便有了一些“默契”。虽然有过一段初恋,但非常短暂,两人约定以学习为重,等考上大学后再谈恋爱,魏昭还说会在大学等她!结果,她却再没等到魏昭的消息,也不好意思打听。两年后,她考入浙江一名牌大学,去后却发现魏昭根本不在那里,她满心的失望……

  组织这次聚会的男同学陈权说他有办法。接着,他翻出电话本,接连打了几个电话,竟然辗转找到了魏昭。而且,一个多小时后,魏昭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了聚会现场。他到后向田妍道了歉,坦白他当年没能考去约定的那所名校,只好去了宁波。他愧疚地说:“田妍,对不起,我只是觉得无脸见你,又怕耽误你学习,所以才没跟你联系。”

  有人见误会解开,便提议两人将爱情进行到底!田妍红着脸说:“其实,我现在算是有男朋友了。”田妍说男朋友也是母校高中毕业的,名叫赵乐飞,同样比她高两届,他们刚确定关系两个月。她说赵乐飞的父母跟她父母有生意往来,双方父母一直在撮合他们,她就听从了父母之命。

这时,魏昭脸色有点难看了。其他人可能不认识赵乐飞,他们同级不同班,却是认识的,两人曾是学习上的竞争对手。当年,赵乐飞考上复旦大学曾轰动一时,他却因为高考失利,显得黯然落寞……没想到当年曾爱慕他的田妍,如今却成了赵乐飞的女友,他不禁感到一阵心痛。为挽回面子,他当着众人的面对田妍说:“其实,他也只能算是你的一个追求者而已,我们还是处在同一起跑线上。”岳辉听后也说:“对,这次见面,大家又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我们就比比看谁笑到最后!”这话说得田妍有点不好意思,她笑道:“那就看看你们谁本事大吧。”

  聚会结束,魏昭和岳辉不约而同地追求起了田妍。魏昭清楚自己的“优势”,他是田妍的初恋,虽没有热恋过,可只要稍添柴火,他相信那段恋情便会燃旺起来。岳辉则显得有些低调,他对田妍要求不多,只是轻轻诉说深情,或者听她讲心事,他觉得只要不放弃,就永远会有机会。

  之后一段时间,田妍一直在整理自己的感情。内心里,她最喜欢魏昭,但魏昭家境普通,上的大学一般,将来家人必定反对他们在一起。赵乐飞一切都好,上的是名牌大学,她父母又认可,可自己在他身上偏偏找不到那种初恋的情怀。岳辉则又太熟悉了,她觉得没什么感觉。这三个人,让她内心非常纠结。她一时决断不下,便同时跟三人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爱情一起追!抢劫案背后的血色真相

  2008年底,读大四的赵乐飞有机会去德国法兰克福留学。他走后,几个人曾“僵持”不下的关系,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魏昭面对岳辉的竞争毫无压力,凭借着田妍对他的初恋,加上他步步紧追,很快便赢得了田妍的芳心。

  2009年7月,魏昭大学毕业,田妍劝他去杭州发展。魏昭去后却三个月都没找到好工作,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到宁波。异地恋维持起来不容易。魏昭常常往返于宁波和杭州之间,疲惫不堪。田妍还沉浸在热恋之中,她选择了魏昭,又隐隐感到“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失落。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选错,她常常要魏昭主动制造浪漫机会。魏昭去学校找她,晚上,她要他对着宿舍楼大喊:“我爱田妍!”还要买上蜡烛,摆成心型。魏昭觉得这种行为很幼稚。田妍却说他少了竞争对手,所以才不像从前那样在乎她了,说:“赵乐飞和岳辉肯定不会像你这样。”魏昭听了更恼火。

  接着,田妍又频频给他制造一些“竞争对手”,包括远在德国的赵乐飞和在南京的岳辉,赵乐飞常常给她打国际长途诉说心事,岳辉也常在QQ上向她诉说衷情。魏昭对田妍变幻多端的“骑墙”态度很是不满。

  2011年1月中旬,读大四的田妍与杭州一家证券公司签订了就职合同,实习月薪就高达万元。田妍向魏昭炫耀:“你看我一个月工资,够你忙乎一个季度的,你不如早点到杭州,到时房子车子,我给你买。”魏昭觉得这话有伤自尊,反驳说:“我可不是一个喜欢被你父母骂‘吃软饭’的人!”

  不久,岳辉告知田妍,他回到了余姚,在父母办的企业里工作。田妍还以此来“打击”魏昭:“你看人家岳辉,他学历不比你差,而且是个‘富二代’。”魏昭厌恶地说:“你不要老拿我跟别人比!”

  2011年春节时,高中同学再次聚会,田妍、魏昭、岳辉和赵乐飞都到了现场。面对岳辉和赵乐飞暧昧的态度,田妍不但不表态,似乎还有些洋洋得意。

  这次聚会后,田妍和魏昭几乎没有了什么共同话题。曾经,两人天天要发几十条短信,现在却几天也不发一条。没有了浓情蜜意,她似乎更像是他的一个“战利品”,当初追求她,似乎只是想证明给同学看……对坚守了已经3年的爱情的怀疑,让他感到痛苦不已。

  2011年4月3日,清明节放假。田妍到宁波告诉魏昭,赵乐飞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已有结婚的打算。她说:“这下,你赢了!”魏昭听后五味杂陈,心里既有庆幸,也有对过往的嫉妒。没有了这个潜在的竞争对手,他才敢发泄心中憋了好久的怨气:“我赢了,但我却高兴不起来,以后你这个‘包袱’我甩给谁?”本是一句气话,田妍却当了真:“你才是个‘包袱’,你呆在这个地方,忙了几年却拿那点工资,你怎么娶我过门?我看穿了,你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魏昭听了这话极不舒服。原来,他在田妍心里就是这样的形象。他也发怒了:“你以为你是谁?我当初追你,还不是觉得你漂亮点,大学考得好,觉得追你的人多,我追到手就能证明自己多‘牛逼’。我被虚荣心害了。”

  田妍听后,追问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魏昭硬犟:“是的,我早就想这么说了,现在是散的时候了。”田妍被气得大哭:“你耽误了我的青春,该怎么算?”魏昭说:“我耽误你和别人好了?那谁耽误了我?”

  心底压抑的话说多了,两人均撕破脸皮。僵持了两个星期,田妍试图挽回和魏昭的感情,他以为魏昭只是一时说说气话,没想到他却真的提出分手,而且态度异常坚决!田妍顿时傻了眼。她不想回头去找赵乐飞,不管他接不接受,她都没尊严,心中的苦闷,现在只有向岳辉倾诉了。

  2011年4月16日,田妍在QQ上遇到岳辉,告诉他魏昭要和她分手。岳辉意识到他的机会来了,竭力掩饰着内心的兴奋,问田妍接下来怎么办?田妍说她也不知道,但如果他真的分手,她一定要“报复”他!岳辉想着一旦她实施报复,她和魏昭的关系就彻底不能挽回,立刻附和着说:“是不能让他好过。”田妍问:“我一个人报复不了他,你能不能帮我?”岳辉说:“能!他对你不知珍惜,太可恨了!”

  在随后的十几天里,田妍一直想着该怎么报复魏昭,最后决定把他的生殖器废掉,让他以后再也找不到女朋友,结不了婚,这样才解恨!岳辉觉得计划可行,便同意了。他又觉得一个人实施不了,随后叫了比自己低一届的大学同学兼好友张宏业。

  接下来,便发生了前文所述的抢劫事件!

  当田妍父母得知女儿被捕后,他们除了痛苦,就是震惊!在他们眼里,田妍一直是个乖乖女。而当田妍的老师和同学得知这一惨剧发生时,一方面为田妍感到叹息,另一方面也深思大学生的恋爱观。

  2012年4月12日,田妍、岳辉、张宏业三人在余姚市人民法院接受审判,一瘸一拐的魏昭也出现在法庭上。那次重伤,导致他左腿无法提跟和弯曲脚背,运动功能严重受损,不得不靠拐杖行走。站在被告席上的田妍,看到他现在的样子,禁不住失声痛哭。在作法庭最后陈述时,田妍哽咽着说:“我对不起魏昭!我因为爱他,却给他带来了伤害……”魏昭听到田妍的这句话,也是泪如雨下,他主动请求法官能够对田妍和另两名案犯从轻处理。

  最终,余姚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田妍因犯故意伤害罪和抢劫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10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岳辉和张宏业也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那些年,一起追求“校花”的恋爱大战,落下如此残酷的结局,一个优秀学子的殒落,更让人扼腕……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