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故事大全 » 正文

贾环的母亲是谁?贾环与其姐探春的关系

发布时间:2018-01-03     浏览次数:0


  贾环是贾宝玉同父异母的弟弟,父亲是贾政,母亲是贾政的妾室赵姨娘。赵姨娘是贾家家生女儿出生,所谓家生女儿,就是小厮与放出去的丫鬟结合生下的下一代,可以说是世代奴仆。这样一个低贱的出生,使得赵姨娘很难接受好的教育,从而素质低下。当然像鸳鸯这种,自小养在贾母身下,当做主子对待的丫鬟除外。

  低贱的出生,没有好的教育,使得赵姨娘这个人言语粗鄙。在小人中没有主子样,在主子中摆不起主子谱。她一生育有两个孩子,第一个是女儿贾探春,第二个便是贾环。探春自小在贾母跟前长大,吃的喝的都与赵姨娘无关。因为自小眼见的都是贾母、王夫人这等人物,自小与他们亲近。养成了一身小姐气质,也与赵姨娘越发生分起来。王熙凤曾经用这样一句话刺过赵姨娘,“他现是主子,与你什么相干?”。这句话是赵姨娘为人母的悲哀,按照古时候的规矩,妾室生的孩子,皆认正室为母,而叫妾室姨娘。生了孩子,却不能享受为人母的悲哀,从自己身上掉下的骨肉,却认别人为母,赵姨娘当时的心情,也不知该有多伤心。

  自古讲究“母以子贵”,所以生下贾环,而且贾环还没有被别人抱走的时候,赵姨娘以为自己的好日子到了。可是赵姨娘短浅的眼见,完全没有看见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为什么儿子反而能够跟随她一起生活呢?因为当时的王夫人,已经有了儿子。而且还是个福气满满,很得贾母喜爱的金贵子。贾环无论是养在别人身边,还是养在赵姨娘身边,第二继承人的位置是跑不掉的。与其养在他人身边,不如养在完全没有见识的赵姨娘身边。以赵姨娘的性子和见识,贾环十有八九会被养残。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养在赵姨娘身边的贾环,完全不得荣国府统治阶层的喜爱。可叹赵姨娘还没有看透,还在想方设法的想给自己的儿子争夺权力。可是在王夫人和王熙凤的双重打压下,赵姨娘和贾环注定只能是炮灰结局。

  赵姨娘言语粗俗,她是《红楼梦》中的绝对丑角,骂人的本事一等一的强。在《红楼梦》第六十回中,赵姨娘骂人的本事显露一二。“赵姨娘直进园子,正是一头火,顶头遇见藕官的干娘夏婆子走来,瞧见赵姨娘气的眼红面青的走来,因问:”姨奶奶,那里去?“赵姨娘拍着手道:”你瞧瞧!这屋里连三日两日进来唱戏的小粉头们都三般两样,掂人的分量,放小菜儿了!要是别的人我还不恼,要叫这些小娼妇捉弄了,还成了什么了?“夏婆子听了,正中己怀,忙问:”因什么事?“赵姨娘遂将以粉作硝、轻侮贾环之事说了一回。夏婆子道:”我的奶奶,你今日才知道?这算什么事。连昨日这个地方,他们私自烧纸钱,宝玉还拦在头里。人家还没拿进个什么儿来,就说使不得,不干不净的东西忌讳。这烧纸倒不忌讳?你想一想: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大似你?你自己掌不起!但凡掌的起来,谁还不怕你老人家?如今我想:趁这几个小粉头儿都不是正经货,就得罪他们,也有限的。快把这两件事抓着理,扎个筏子,我帮着你作证见。你老人家把威风也抖一抖,以后也好争别的。就是奶奶姑娘们,也不好为那起小粉头子说你老人家的不是。“赵姨娘听了这话,越发有理,便说:”烧纸的事我不知道,你细细告诉我。“夏婆子便将前事一一的说了。又说:”你只管说去,倘或闹起来,还有我们帮着你呢。“

  赵姨娘听了,越发得了意,仗着胆子,便一径到了怡红院中。可巧宝玉往黛玉那里去了,芳官正和袭人等吃饭,见赵姨娘来了,忙都起身让:”姨奶奶吃饭。什么事情这么忙?“赵姨娘也不答话,走上来,便将粉照芳官脸上摔来,手指着芳官骂道:”小娼妇养的!你是我们家银子钱买了来学戏的,不过娼妇粉头之流,我家里下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贵些。你都会‘看人下菜碟儿’!宝玉要给东西,你拦在头里,莫不是要了你的了?拿这个哄他,你只当他不认得呢。好不好,他们是手足,都是一样的主子,那里有你小看他的?“”

  什么小娼妇、小粉头等等,张口就来,骂人不带重样。发展到后来,直接不顾形象上手了。有这么一个母亲影响,贾环如何能养成一个好性子呢?

  要说贾探春、贾环两姐弟的关系,要借一个人来说明,那就是贾宝玉。贾探春曾经给贾宝玉做了一双鞋,花费很大的心力,这让赵姨娘很是气愤。“赵姨娘气的抱怨的了不得:”正经兄弟,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的见,且作这些东西!“”对此探春是这样回答的:“这话糊涂到什么田地!怎么我是该作鞋的人么?环儿难道没有分例的,没有人的?一般的衣裳是衣裳,鞋袜是鞋袜,丫头老婆一屋子,怎么抱怨这些话!给谁听呢!我不过是闲着没事儿,作一双半双,爱给那个哥哥弟弟,随我的心。谁敢管我不成!这也是白气。”宝玉听了,点头笑道:“你不知道,他心里自然又有个想了。”探春听说,益发动了气,将头一扭,说道:“连你也糊涂了!他那想头自然是有的,不过是那阴微鄙贱的见识。他只管这么想,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就是姊妹弟兄跟前,谁和我好,我就和谁好,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论理我不该说他,但忒昏愦的不像了!还有笑话呢:就是上回我给你那钱,替我带那顽的东西。过了两天,他见了我,也是说没钱使,怎么难,我也不理论。谁知后来丫头们出去了,他就抱怨起来,说我攒的钱为什么给你使,倒不给环儿使呢。我听见这话,又好笑又好气,我就出来往太太跟前了。”

  只“就是姊妹弟兄跟前,谁和我好,我就和谁好,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一句,便将两人的关系点明了。贾探春给宝玉做鞋,对他好,自然是因为与宝玉要好。可是却没有贾环的份,说明贾环没有对她好,她也不对贾环好,关系鲜明。


  贾环与贾宝玉同父异母的兄弟,两人都是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贾宝玉是《红楼梦》中的男主角,贾环则是作为一个衬托贾宝玉的人物存在的。贾宝玉是贾政和王夫人的儿子,是嫡子,贾环是贾政和赵姨娘所生之子,是庶子。自古以来在中国就嫡庶有别,特别是像荣国府这样的家族。涉及到爵位继承,家产分配的问题。这使得贾环和贾宝玉之间的关系,必须要在这些因素下考虑。

  宝玉因就在王夫人身后倒下,又叫彩霞来替他拍着。宝玉便和彩霞说笑,只见彩霞淡淡的不大答理,两眼只向着贾环。宝玉便拉他的手,说道:“好姐姐,你也理我理儿!”一面说,一面拉他的手。彩霞夺手不肯,便说:“再闹,就嚷了!”

  二人正闹着,原来贾环听见了。素日原恨宝玉,今见他和彩霞玩耍,心上越发按不下这口气。因一沉思,计上心来,故作失手,将那一盏油汪汪的蜡烛,向宝玉脸上只一推。只听宝玉“嗳呀”的一声,满屋里人都唬了一跳,连忙将地下的绰灯移过来一照,只见宝玉满脸是油。王夫人又气又急,忙命人替宝玉擦洗;一面骂贾环。凤姐三步两步上炕去替宝玉收拾着,一面说:“这老三还是这么毛脚鸡似的!我说你上不得台盘!——赵姨娘平时也该教导教导他。”一句话提醒了王夫人,遂叫过赵姨娘来,骂道:“养出这样黑心种子来,也不教训教训!几番几次,我都不理论,你们一发得了意了,一发上来了!”那赵姨娘只得忍气吞声,也上去帮着他们替宝玉收拾。只见宝玉左边脸上起了一溜燎泡,幸而没伤眼睛。

  王夫人看了,又心疼,又怕贾母问时难以回答,急的又把赵姨娘骂一顿。又安慰了宝玉,一面取了败毒散来敷上。宝玉说:“有些疼,还不妨事。明日老太太问,只说我自己烫的就是了。”凤姐道:“就说自己烫的,也要骂人不小心,横竖有一场气生。”王夫人命人好生送了宝玉回房去。袭人等见了,都慌的了不得。

  只这儿就可以看出,贾环和贾宝玉之间的关系。贾宝玉作为家中嫡子,上有贾母、王夫人等护着。特别是贾母,作为贾府实际上的最高者,她的态度决定了下面人的态度。贾母喜爱贾宝玉,众人自然跟风而动,都奉承关爱他。而贾环呢!首先因为教育原因,自身这个人的品行就不怎么样,再加上他是庶子,不得王夫人喜爱,特别是贾母也不待见他。周围人对待贾环的态度,自然与贾宝玉天差地别,这就导致年幼的贾环心中存有愤恨。这也使得两兄弟之间,仿佛敌人一般。

  曹雪芹塑造贾政这个人,极为鲜明,就是一个典型儒家子弟。忠君孝母,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人物。贾政是典型的严父,对于贾环、贾宝玉两个儿子的教育,贾政历来坚持的就是严厉教导。有些时候两个儿子,做的并不满意时,贾政甚至会毒打孩子。比如金钏自杀那回,贾宝玉挨打,贾政那叫一个打的厉害。叫了周围小厮,将贾宝玉往死里打,王夫人拦下时,贾宝玉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极为惨烈。严厉的教导,使得父子之间的关系很僵硬。无论是不受宠的贾环,还是受尽宠爱的贾宝玉,看见贾政,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双腿打颤。“……贾环见了他父亲,唬的骨软筋酥,忙低头站住。”这是书中对于贾环看见贾政时的反应,深深的惧意溢于言表。没有寻常人家对于父亲的崇敬,没有寻常人家对父亲的濡沫之情,没有寻常人家对父亲的深深崇拜,是有惧意,而且是很明显的惧意。可见贾政平日对贾环,历来都是不假辞色的。父亲在贾环眼中,是高高在上的,是掌握他生杀大权的。当然这并不是就表明贾环不渴望父爱,相反他很想得到贾政的认可和关爱。所以才会各种针对贾宝玉,希望得到父亲的注意。

  总之贾环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是一个被边缘化了的人物,在贾府中无足轻重的地位,使得他性格的扭曲,对贾宝玉充满憎恨。
 


  贾环与贾探春,是曹雪芹所著《红楼梦》中的人物,两人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父亲是荣国府实际当权者贾政,母亲是赵姨娘。按理说,血缘亲近的姐弟,关系也应该极为亲近,但两姐妹实际的关系并不好。光看当时贾探春给宝玉费心做鞋,却没有给自己的亲弟弟做就可以看的出来。等赵姨娘听说后,气愤不已,指着贾探春说她不知亲疏远近的时候,贾探春也直白反驳。在她那里不看嫡庶,也不看亲疏,谁对她好,她便对谁好。

  不仅是关系上的天差地别,贾环和贾探春在荣国府的地位,也值得人探究。两人皆是从赵姨娘的肚子里面生出来的,都是庶出。贾探春还是个女儿,按理来说,在贾府的“地位”应当比身为男儿身的贾环要低的多。但实际上,却是贾探春的“地位”高于贾环。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这儿说的“地位”,是指府里众人对其的态度。作为男子,贾环的地位是比贾探春高的,但遭受到的待遇却天差地别。归其主要原因,根源在于“庶出子”这么一个身份。

  贾探春和贾环同是庶出,贾探春作为姑娘家,以后是会嫁出去的。嫡女庶女与嫡子庶子之间一样,都是有差别的。姑娘间的嫡庶之分,除了在嫁妆上的区别外,还在于所嫁之人。嫡女嫁的一般都是门当户对的公侯之家,而庶女嫁的一般都比嫡女低。但若是嫁对了人,那么嫡女所嫁之人是绩优股的话,庶女所嫁便是潜力股,谁也不敢肯定别人不会爬上来。女子所嫁之人,一般都会给娘家带来助力。所以贾探春作为能给家族带来助力的娇客,自然受到姑娘家该有的待遇。而贾环作为“庶出子”,则是会和嫡子争家产的。若是受到更多的喜爱,得当权者看重,肯定会在规矩上加点。王夫人又不蠢,为了自己的儿子贾宝玉,怎么可能放任贾环好好的成长呢!所以贾探春刚出生时被送到贾母膝下,贾环却被养在赵姨娘身边。

  贾探春比贾环要更机智,更聪明,更懂得生存之道。贾探春从小见多了王夫人之类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上的差别,所以她一直想尽自己的努力,改变这一不利的境遇。所以她一心亲近王夫人,与自己的生母赵姨娘疏远。这样的做法,有些显的贾探春薄情,但她这样的做法,的的确确给自己带来了实际上的利益。

  探春从小在贾母身边长大,这一点就远远高于在赵姨娘身边长大的贾环。贾母是荣国府和宁国府两府间,辈分最高的人。可以说是贾府中,隐形的权位第一人。赵姨娘则地位尴尬,说她是主子,但也只是个小小的妾室,说是仆人也不是。她在下人中没有主子样,在主子中又摆不起主子的谱。贾探春和贾环在谁的身边长大,有着很大的差别。换句话来说吧,贾探春背后站着贾母,贾环背后站着的是赵姨娘,这两人一对上,完全没有可比性。

  其次还有王夫人的态度问题,贾探春没有威胁,又知情识趣与她亲近,自然没有干系。贾环不仅仅占了个庶出子的位置,而且还没有眼力见,与赵姨娘一起,处处针对宝玉,给她不痛快。这种情况,王夫人自然要处处打压赵姨娘母子。大府里的下人,惯会踩低捧高,看主人家眼色行事,对贾环自然没有该有的尊重。

  再有贾探春本人极为机智,有大才。在后来王熙凤生病,与李纨、薛宝钗一起管家之时,就可以看出。可是贾环却眼见短,智商低,不得上位者喜爱。种种原因,造就了贾探春女儿身,却比贾环高的原因。

  贾环作为贾府的少爷,在贾府破落后,贾宝玉都过着破落的生活,最后遁入空门。贾环的结局,想来也好不到哪儿去,无非便是流落街头吧!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