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故事大全 » 正文

喂奶

发布时间:2019-04-29     浏览次数:7

雪兰还没回到家,雨就开始下了。雨下得不大,也不密集,零散地飘着。可路上的泥土还是被淋湿了,形成一个个泥坑,雪兰每走一步,都印着深深的脚印。这是一场冬雨,雨水像蕴藏着一股寒气,落到人的身上便气腾腾地散发出来,叫人直抖。雪兰没打伞,雨水把她的衣服淋得半干半湿,身子起了一个个小疙瘩。路边就有避雨的地方,可雪兰不想去,家就在前面了,眼睛都能看到,她得回去照看还不满周岁的儿子。

雪兰刚进到家门,就听见儿子的哭嚷声。儿子的哭声有些嘶哑,看来已哭很久了。雪兰赶紧抱儿子。儿子撒了尿,裤子和棉被都湿了,浓浓的骚味在周围弥漫,雪兰拿着毛巾在儿子的屁股擦了几下,穿上裤子,再抱到怀里。儿子还是哭,可兴许是哭累了,肚子饿了,拇指头堵在嘴里,哭声断断续续,没有刚才那么大声了。雪兰撩开衣服,把奶头挤进儿子的嘴里,儿子的哭声就完全止住了。儿子吸着奶头,大口大口地吞奶汁子,像只饿狼。雪兰的乳房大,奶汁子装得满满的,不用怎么用力吸或挤,鲜白的奶汁子便汨汨地流出来了。儿子不仅总能吃饱,还常常吃不完。有时候奶汁子实在太多了,不用去吸,就自动流出来。雪兰觉得奶汁子这样浪费掉,实在是可惜,就把流出来的奶汁子装到碗里,再喝掉。有人觉得大人喝小孩子的奶汁子不好,而雪兰却不这样认为,那么有营养的东西,倒掉才是不好呢。

儿子填饱肚子后,就又呼噜地地睡了。雪兰刚把儿子放到被窝里,门就开了。是丈夫铁山。铁山皱着眉头,一进来屁股就往椅子里放。雪兰问:怎么了?种田不要纳税,而养鱼却要纳税,你说这可是什么政策哩!铁山长叹了一口气,月光呆滞着,显出苦闷、愤怒的神情。雪兰愣了一下,许久都没有说话。田里种桩稼除了能填饱肚子,赚不了钱,村里的许多人都不愿再种桩稼,于是就在田里挖起鱼塘来。雪兰和丈夫也觉得养鱼能赚钱,便也跟着挖塘养鱼。而谁料,鱼还没养大,就有人造谣说村委会制定了政策,凡挖塘养鱼的人都须纳税,理由是养鱼占用了田地。起初,村里人都不信,也反对,你养鱼占用了田地,种桩稼不也占用了土地?种桩稼都不须纳税,哪有养鱼也须纳税的?可今天,村委会的人却拿着规定养鱼须纳税的政策下来挨家挨户的收税了。

刘嫂打着伞来了,雪兰在厨房里做饭,铁山因心烦,就在门口里踱来踱去。刘嫂抖了一下雨伞,问铁山:你家雪兰呢,她在哪?铁山停住了脚问:有什么事,她在屋里呢。刘嫂说:我儿媳宝瓶天生的没奶汁子,儿子连肚子也填不饱,现在正哭嚷着呢。听说你家雪兰奶汁多,就来请她过去给俺孙子喝几口奶。铁山听就就往厨房里喊:兰子,刘嫂来找你呢,你快出来!其实,雪兰在屋子里早已到了刘嫂说的话。村里的孩子多,可很多妇女的奶子都少奶汁子,唯她的最充足,一些人就常常来请她去给自己的孩子喂奶。雪兰的奶汁子多得是,像一条不涸的河水,吃了又会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她才不怕别的孩子吃了自己的儿子就没吃了呢。

雨下大了,雨点似箭,密密麻麻的射下来。刘嫂旋转了一下雨伞,粘贴在伞子里的水滴便溅射开来。刘嫂的家在村头,是一幢三层小楼的房子。小楼里里外外都刮了白石灰,很白很刺眼,与周围的那些破烂的瓦房比起来,显得格外漂亮。雪兰从家里走出来,一抬头,这幢小楼便映入眼里,同时,孩子的哭啼声也传到了耳朵里。哭声很大,淹没了哗哗啦啦的雨声。刘嫂说:宝瓶奶汁子少,连自己的儿子也不够吃。儿子吃不饱,就常常哭,喉咙都哭哑了。雪兰盯着那一幢小楼,应道:我家的孩子也是这样子。不过哭多了,反而容易睡觉。雪兰知道刘嫂有些嫌弃宝并瓶,经常能听到她们吵嘴的声音。其实,这也是因宝瓶少奶汁子的原因。

到了刘嫂家,雪兰把哭嚷嚷的孩子抱到自己的怀里。雪兰看到这孩子的额头满是汗液,脸蛋残留着泪痕,红红的,像小桃子,这小家伙确实是饿坏了,刚到怀里,就伸手去扒奶子,嘴死死的咬住奶头,生怕有人怕抢去一样。宝瓶在一旁打儿子的屁股,这小家伙就是心急,可别把嫂子的奶头咬痛了。孩子吃奶时咬痛奶头是经常发生的事,雪兰经历多了,渐渐地也就习惯了,并未觉得很痛。

刘嫂家聚集了几个村里的妇女,刘嫂同她们聊起了养鱼纳税的事。刘嫂说纳税这事都是村长要剥削他们想出来的鬼注意,他和村委会的领导勾结起来,规定了个什么政策,其实都是屁话,法律上根本没这个东西。其余的几个妇女也都附和着骂村长腐败,只是雪兰听了有点恍惚,这么大的事,村长怎敢撑起?可听这几个妇女的话,又不像假。村长本来就心术不正,表面上说为了大家,其实背后砸大家的窝,为自己谋取私利。雪兰把村长这个人想了一遍,等回到家时,就把刘嫂骂村长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铁山。

铁山在踱着步,听到妻子的话,更愤怒:这个腐败村长,我去跟他论理去!

铁山说完扭头就朝村长家走去,雪兰也跟了去。村长家的门锁着,铁山去敲门,没人开,可仔细一听,又听见里面有说话声。铁山连续敲,敲了又用脚踢,还是没人来开门,好像人家早知道他要来一样,故意不开。铁山一气,干脆就坐到了石阶上,嘴里咕嚷着:你不开门,我就坐在这里等!等一会,门果真开了,从门里出来的是村长和二嫂。二嫂满脸笑容,两个脸蛋堆成了一座小山,二嫂问铁山夫妇来干什么了,然后还没等雪兰回答完,就一步并作两步地跑着离开了。铁山见了村长,赶紧上前去把自己的想法和要求说了出来。

村长听了摇头又摆手的说,不行。这是上面的政策,我哪能违反呀!

铁山涨红了脸,种桩稼不要纳税,怎么养鱼又须纳税?

村长说,这个我怎知道,上面说什么,我只能照着办。你要问,就到村委会那说去。

这都是你一手策划的,你不知谁知!铁山一怒,就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全豁出去了。

村长的脸煞白,狠狠的盯了铁山一眼,然后一声不吭地就走回屋里把门锁上。铁山没再抱任何希望,指着门骂了一阵,觉得没趣,就悻悻的走了。

雪兰回到家里,暮色已降临。她把炒好了的菜端了出来,铁山取了酒壶,烫了几两白酒,一边喝一边还不忘臭骂村长腐败。而喝了两杯,骂了几句,觉得自己一个人在这独唱没意思,就又请了隔壁邻居的格明来作伴。格明也是挖塘养鱼的,只是比铁山先早两年。他对这个纳税的政策也很不满:都乱了,钱赚不了,又得纳税,还吃啥呀!

这还不是村长的鬼的主意!没钱就想咱们的,都不知他贪了多少。

做官的就是腐败!下次选村长咱们就别再投票给他。

真他妈的腐败!下次一定让他搁倒。

俩人一连干了好几杯,骂声不断。雪兰就坐在一旁给他们斟酒,没有说话。她插不了话,自己也没啥意见,这些似乎只是男人的事,她一个妇道人家管不了。

格明呷了盅酒,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听说这两天有人往村长家送礼,村长把这个人要纳的税给免了。

铁山把酒杯往台上一搁,不送!要我去攀好这腐败东西,门都没有!

这时候有人来找雪兰,雪兰知道又是喂奶,便放下碗筷跟了去。在路上,雪兰碰到了二嫂。二嫂叫住了她,问她家鱼塘纳税的事解决了吗。雪兰说没呢,村长不肯帮忙。二嫂轻声跟她说,你连礼都不送,怎能解决呀。其实村长规定这个政策,目的就是想收点礼物和听几句大家对他的称赞。送礼也不要多贵重,只是一点表示就行,与纳税的钱相比,可赚多哩!雪兰这才知道,今天二嫂到村长家就是给村长送礼,难怪村长笑得那样甜,还亲自送出门口。

雪兰把二嫂同她说过的话告诉给了铁山,铁山没听完脸就板起来了,表示坚决不送。事实上,这样以薄礼顶税钱的美事他也想过。村长家离他家不远,说话声也能听到。这两天到村长家串门的人多,村长的笑声也随之多了。他晓得这些人都是来送礼的。他想礼不用多,而纳税的钱多,以少换多,这样的便宜事自己怎么也不去试试呢?何必天天在这里发愁却又无从办法呢?可是这样想着想着就觉得了不好了。他听那笑声,就像是故意笑给他听,故意戏弄他的一样。于是,牛脾气就来了,送他还不如送自己!不送,坚决不送!

第二天,铁山刚醒来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喊声。这声音很熟悉,铁山认出了是村长的老婆。她来干啥?来收税?还是免税?铁山还猜着,雪兰已去开门了。村长老婆说:我儿子可饿着呢,雪兰你快去帮帮我!雪兰犹豫着,铁山赶忙说,不帮,你孩子饿,关我们啥事呀!村长老婆一急,长辈的架子就来了:铁山,你可别小看人,咱也不是好欺负的!你想怎样就怎样,反正不会帮你。铁山昂起头,翘起了二郎腿。村长老婆气得话也说不出来,扭头走人。铁山嘻嘻的笑,露出得意的神情。

村长老婆回到家把铁山对她的无礼与狠辣一口气抖了出来,村长勃然大怒,对他村长夫人无礼就是对他村长无礼,怎能让这样刁民爬到自己的头上!村长出去了,他到铁山家找到铁山,开门见山地问:你想干啥?铁山说没干啥。没干啥那为什么对我无礼?我没对你无礼。对我老婆无礼就是对我无礼!村长更气了,双眼闪着愤怒的火焰。铁山也有些不耐烦了,对你无礼又怎样?你还剥削、骗取我们的财产呢。村长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侮辱,开始同铁山大声争吵起来。要不是村民们来拉开,说不定俩人还打了起来。

村长一走,雪兰就不安起来:你这样和村长拼命,咱以后可不好过哩。

铁山不急不慌的说:不怕,他老婆还会求俺的。

果然,不出一天,村长老婆又来了。村长老婆抱了小孩来,小孩满脸通红,嘴张得大大的,却没有声音,看来是饿坏了,哭哑了。村长老婆一边敲铁山家的门一边喊:雪兰、雪兰,你快帮帮长!帮帮我!可铁山就是不肯出门,铁山说,让她敲让她喊,前些天她还不让俺进她家呢,现在也让她尝尝进不了别人家的滋味。

村长老婆敲了半天,又说:铁山,铁山,我老公说不让你交鱼税了,你就让雪兰出来喂一口奶给我儿子吧!

铁山说:不开。除非你老公来向我赔礼道歉!

村长老婆只得在门口等。儿子在她的怀里蹬来蹬去,一时哭一时又停,气喘喘的。小孩的哭声传到了屋里,铁山听得不耐烦,雪兰也坐不住了。雪兰说:孩子是无辜的,别把孩子饿坏了。铁山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兔崽子长大后也不会比他父亲好到哪里去。你不用理他。雪兰不听,站起来说:你不理我理,反正人家找的是我。说着就去开门。

村长老婆说,孩子都饿半天了,连尿也没有拉。雪兰抱过小孩,给小孩喂奶。铁山出来打小孩的屁股说:你呀,长大后可不要学你老爹,你老爹是个腐败的东西!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