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故事大全 » 正文

田文镜与雍正的关系 田文镜逼死魏东亭是怎么回事儿?

发布时间:2019-09-02     浏览次数:0

  清世宗雍正皇帝,名爱新觉罗·胤禛,是清圣祖康熙帝的第四个儿子,康熙帝去世后继承皇位,成为大清帝国的第五位皇帝。雍正帝在位期间,大力整顿财政,实行耗羡归公,建立养廉银制度,一举扭转了康熙末年的积弊,使得大清王朝焕发新风。

  雍正帝处在康熙皇帝和乾隆皇帝两者间,是康乾盛世的关键节点。可以这么说,康乾盛世虽然是以康熙帝和乾隆帝的年号命名,但雍正帝在其中所做的贡献绝对不少。他上承康熙,下启乾隆,他的一系列社会改革对于康乾盛世的连续具有关键性作用。

  田文镜是清朝大臣,为康熙年间监生,后任县丞、知府和知州。田文镜虽然最初是康熙朝大臣,但他真正受到重视是在雍正帝继位之后,“世宗即位后,深受宠待”。雍正最欣赏李卫、鄂尔泰、田文镜三人,曾语两江总督尹继善,说当学此三人。尹继善回答说:“李卫,臣学其勇,不学其粗;田文镜,臣学其勤,不学其刻;鄂尔泰,宜学处多,然臣亦不学其愎。”

  雍正元年,署山西布政使,次年调任河南布政使,擢升巡抚。雍正五年,任为河南总督,加兵部尚书衔。雍正六年,任河南山东总督。雍正七年,加太子太保。雍正八年,兼北河总督。

  雍正帝和田文镜这一对君臣的关系,可以算的上是君臣关系良好的典范。田文镜是雍正帝手里的一把刀,是推行自己政策,清理弊端的尖锐武器。雍正帝则是田文镜最坚固的后盾,有雍正帝的支持,田文镜才能放手做事,有雍正帝的保护,田文镜才能在一片反对声中,安然无恙,安生的度过自己的一生。

  这对君臣齐心协力,共同扭转康熙末年局势,革除朝政弊端。雍正初年,雍正整顿吏治,命田文镜追查亏空。田文镜对待亏欠银两的官员极为严苛,整个一个铁面阎王,一丝情谊不讲。将查明有亏空的官员集中后,便逐一审查,并派人前往官员所在地核实,在职官员无论是变卖家产还是如何,必须补齐亏空。不在职的官员,也派人追查到底。

  雍正帝实行耗羡归公,建立养廉银制度等政策,田文镜都全部严格遵循,因此其治下吏治清明。对于这对君臣,一直以来都有一个误区。许多人认为田文镜是雍正潜邸旧人,或者是雍邸庄头。这是错误的说法,田文镜是康熙朝监生,早年与雍正毫无干系。雍正在康熙三十八年受封为贝勒,始得有庄田,那个时候田文镜早已为官。

  雍正二年,调任沈廷正为河南开归道,在田文镜的奏折中说沈:“原系藩邸旧人”,“闻伊未到豫省,即次与汝作梗。试思朕岂有命一属员前来钤束上司,使挚肘于汝之理!伊若露有不肯尽心协助,实力承办,反倚势借端,妄做威福,卖汝以取媚他人情景,严加参劾,候朕重惩,决不姑宽贷也,汝接到此谕旨时,可与伊共观之”。这里既可以看出,雍正帝对田文镜的宠爱,同时也可以知道田文镜并不是雍正潜邸旧人。

  对于田文镜,还有一个错误的说法。很多人认为,田文镜逼死了魏东亭,过于苛责,需要承担一些罪责。甚至许多人,借此问罪田文镜。不过在此小编需要提一句,历史上根本就没有魏东亭这个人,更不要说田文镜逼死了魏东亭有罪了。

  魏东亭是二月河所著小说《雍正大帝》中的原创人物,后来将这本小说翻拍成电视剧《雍正王朝》,在中央电视台热播。电视剧有讲述,田文镜奉命追债,从而逼得大官魏东亭自杀。因为电视剧的热播,许多人便以为魏东亭是真实的人物。实际上,魏东亭是创作的一个人物,其原型为康熙朝大臣曹寅。因为历来曹魏连读,因此将曹姓改为魏姓,曹寅字“棟亭”,因此名东亭。这个人物最主要想要表现的是康熙末年的朋党之争,并不是与田文镜的恩怨。


  在现代题材的电视剧不受观众青睐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历史题材的电视剧进入观众的视野。历史剧是中国电视剧一个极大的剧种,因此剧目繁多。不过观众们在观看这些电视剧的时候,不能直直的将电视剧中的人物和历史上的人物划等号。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在创作剧本的时候,为了故事的可观性,为了电视剧的收视率,编剧导演对历史上的故事和人物进行再创作,是绝对的事情。就算那些高举着“尊重历史”的牌子的创作团队拍摄的历史剧,也绝对不可能完全依据历史来进行剧本创作。

  本文的主人公田文镜,是清朝的著名大臣,因此许多电视剧中都有他的身影。在《雍正王朝》中国,田文镜是逼死官员的严官,在《天下粮仓》中,田文镜更是一个大大的反派。但是历史上的田文镜真的是这样一个人吗?他真的是电视剧中表现的那样吗?

  所谓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雍正心机深沉,对待臣子极为严苛。守雍正帝器重的田文镜也是如此,田文镜办事极快,是因为他对下属极为苛刻,接受命令之后,摄于田文镜的威严,下属皆会全力以赴,以免遭至苛责。

  《清史稿》:“卫、文镜受上眷最厚,卫以敏集事,文镜以骄府怨;然当时谓卫、文镜所部无盗贼,斯亦甚难能矣。”

  雍正最欣赏李卫、鄂尔泰、田文镜三人,曾语两江总督尹继善,说当学此三人。尹继善回答说:“李卫,臣学其勇,不学其粗;田文镜,臣学其勤,不学其刻;鄂尔泰,宜学处多,然臣亦不学其愎。”

  雍正帝:“忠诚体国,公正廉明。”

  乾隆帝:“河南自田文镜为督抚,苛刻搜求,属吏竞为剥削,河南民重受其困。”

  正是有田文镜这种不怕得罪人,办事严格的官员,雍正帝才能以酷治一举康熙末年的朝廷积弊,从而吏治清明、国库充盈,才能让清朝在乾隆帝时期达到又一个巅峰。

  田文镜一生的历史成就,大多数都是围绕清世宗雍正帝几个大政策的。他是雍正帝极为看重的大臣,凡是雍正帝颁布的政策,田文镜总是能完美完成。特别是他在河南为官期间,纠正了河南政策的许多失误,使河南官员清明,民生安乐。

  雍正帝一上位,就搞了几个大动作。追查亏空、整顿吏治、以银养廉、火耗归公、摊丁入亩,一举扭转了康熙末年的弊端。

  康熙末年,因为黄河的几次泛滥,河南盗贼猖獗,官员不作为,大量农田被毁,百姓怨声载道。雍正二年,田文镜调任河南之后,迅速针对这些问题。他清理积累多年的案件,整理积压未处理的档案,对于官员科派亏空、州县的逃税、隐匿土地等问题,严格以待,秉公处理,很快使得河南“吏治为之一新”。

  雍正初年,雍正帝就派田文镜清查亏空,他采取“审追之法”,把已经查出亏欠钱粮的各官员汇集到开封,逐一严审,查明其在任所和原籍的财产,然后委员前往清查核实。严令官员补齐亏空,雷厉风行的整顿立见成效,很快补足了布政司库的亏空。

  清朝为了防止前朝贪官横行的局面,实行以银养廉,避免官员因为家贫而不得已接受贿赂的情况。在这种政策下,养廉银就极为重要。田文镜在收受钱粮的过程中,将收粮银柜加固封条,委派专员“公同面拆,立刻发匠倾熔,正、耗两项分数解司,不得存留丝毫。 ”以避免银两的缺失,和在职官员的滥用私权。

  摊丁入地,缓解了河南赋税不均的情况,使得河南无地少地百姓的赋税负担降低。

  雍正五年,田文镜发现河南公元残破空缺,因此迅速选定地址,增修贡院,当年动土,次年完成,新贡院号舍增至9000间,新建执事楼75间,为河南教育和选拔人才,做出重要贡献。


  “抗美援朝”是新中国成立后,一场巩固中国国际地位,维护国家安全的一场重要战役。实际上“抗美援朝”,并不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援助朝鲜的战争。朝鲜从很早以前就是中国的属国,因为其国土与中国接壤,因此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要地。许多意图征服中国的国家,大都会选择以朝鲜为跳板,从而进军大陆。

  清朝末年,日本进攻中国,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日军向朝鲜派出重兵,朝鲜告急。朝鲜李氏向清政府递交国书,请求清王朝派兵援助朝鲜。清朝接到请求后,迅速派左宝贵领导的奉军,毅军马玉昆部,盛军卫汝贵部以及丰升阿所部奉天练军盛字营、吉林练军等四支部队,计29营13000余人,史称四大军入朝。而本文的主人公,是援朝四大军中,清军牺牲的第一位高级将领。

  左宝贵,字冠廷,回族,山东费县地方镇人,生于公元1837年,去世于公元1894年。他的家庭是回族的一个普通贫苦农民家庭,少年时父亲和母亲便双双去世,他带着年幼的弟弟靠当皮匠补鞋为生。一次左宝贵给官兵补马鞍,在劳累了一天之后,官兵竟然不给钱,左宝贵气愤之下,将官兵打伤了。

  惹上了官兵,左宝贵自然不可能再在家乡生活下去,因此无奈之下,他只得带着自己的弟弟背井离乡、四处流浪。那个时候,刚好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爆发,太平军迅速席卷全国。为了镇压太平军,清朝命官员招收勇士,举办地方团练。离开了家乡无以谋生的左宝贵知道,自己现在最好的选择便是参军,因此他找到军营,带着自己的弟弟参了军。

  左宝贵带着两个弟弟投靠了江南军营后,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他参与镇压过太平军、捻军和东北伐木工人、挖金工人、东荒教民起义。清政府先后奖给其六品军功,颁赏奖武金牌、白玉翎管、白玉搬指、大小荷包,赐予铿色巴图鲁勇号,赏穿黄马褂,头品顶戴,赏戴双眼花翎,封建威将军。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左宝贵奉命率领自己的奉军入驻朝鲜,抗击日军。其时将军叶志超因为虚报军功,因此被任命为援朝清军诸部总领,但是因为其人懦弱,所以在军中毫无威信可言。因为左宝贵资历高,且素有威信,所以他才是清军援朝诸部上下的实际统帅。

  1894年9月15日,日军对平壤发起总攻,平壤保卫战开始打响,左宝贵率奉军防守平壤北面的牡丹台、玄武门一线。

  当时的牡丹台,是朝鲜地势最高的地方,谁掌握了那里就更利于整个战局。因此日军统帅在发动总攻之前,老早就将自己的目光定在了牡丹台。所以左宝贵所在之处,是火力最猛,战场最为激烈的地方。日军第五师团的朔宁支队和第三师团的元山支队全力攻击牡丹台,兵力占进攻平壤日军的三分之一以上,战斗极为激烈。

  发动战争自后,日军元山支队集中炮火向牡丹台外侧西北方两个堡垒开始了猛烈炮击,以掩护步兵冲锋。“宝贵自至城上指挥,我军力御之,倭人死伤无数”,尽管一次次被清军打退,但是日军在军官的督战下,拼死突进,集中至此的活力更为强烈,一时间硝烟四起,弹片飞泻。“此际彼我之枪炮声最为盛,硝烟与朝雾相混,几乎咫尺莫辨”。

  清军在左宝贵的指挥下,拼死战斗,但终因敌方火力太猛,内重牡丹台和外重牡丹台相继被日军攻破。失去了内外两重牡丹台的清军,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却“仍坚阵应战”。在玄武门指挥作战的左宝贵,见牡丹台失守,“知势已瓦解,志必死”。“乃衣御赐衣冠,登陴督战”,“往来睨指挥”。营官杨某见城上危险,欲挽宝贵下城避,宝贵击以掌,并亲燃大炮向敌军轰击,先后“手发榴弹巨炮三十六颗”。

  清军士兵见统帅不畏炮火,冲锋在前,便重拾信心,跟随主将作战。经过一次次拼杀之后,一飞弹袭来,击中清军火炮,大炮贴片贯穿了左宝贵整个肋下部位。宝贵负伤不退,裹创再战,血染征衣。不久,又一弹飞至,左宝贵中弹扑地,“将士趋视之,已洞矣”。就这样,一代著名爱国将领在异乡牺牲,尽管部下杨某想护着其尸体退走,但在激烈的战斗中,杨某也随之而亡,两人死后连尸体都不知所终,最后只在左宝贵家乡修建了一个衣冠冢,里面埋葬着左宝贵身前穿过的一双靴子。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