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故事大全 » 正文

南唐后主李煜简介 李煜是个怎样的人最后怎么死的

发布时间:2019-10-05     浏览次数:0

  南唐后主李煜最为人所称道的不是他南唐后主的帝王身份,而是他君王背后的另一个身份,比起称王词人这一身份,更显得温情充满诗意一些,一朝在位不得不伪装自己,收敛情感,变成一个不苟言笑为国担忧为家解困的天子,而在词的世界里,他能够挣脱一切束缚,纵情释放自己的情感,国恨家仇,离愁别绪,在他的词里娓娓道来。

  也许你听过“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也许也听过“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再如:“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这些词的意境甚美,辞藻并不是很华丽,却能表现出一股淡淡的忧伤,这些被哀愁笼罩的背后是李煜为国卫家所紧锁的眉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那个曾无数次凭栏叹息,怀愁吟词的亡国之君,李煜,该如何评价你呢?

  李煜(937年―978年),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初名从嘉,字重光,号钟隐、莲峰居士,汉族,祖籍彭城(今江苏徐州铜山区),南唐最后一位国君。虽然李煜是一个失败的皇帝,但他确实是一个伟大的词人。坐上皇帝的宝座让李煜有些意外,他本无心于权力的追逐,却偏偏善诗文、工书画,丰额骈齿、一目双瞳,因为外貌奇伟,遭长兄太子李弘冀猜忌,李煜为避祸,醉心经籍、不问政事,自号“钟隐”、“钟峰隐者”、“莲峰居士”,以表明自己志在山水,无意争位。即使是这样,也难逃兄弟的猜忌,醉心于文学、音乐不能自拔的李煜,却无可奈何地被卷入到了一场权力的争斗中去。

  显德六年(959年),太子李弘冀病逝,钟谟以李煜酷信佛教、懦弱少德为由,上疏请立纪国公李从善为太子。李璟大怒,流放钟谟至饶州,封李煜为吴王,以尚书令参与政事,入住东宫。北宋建隆二年,李璟迁都洪州,立李煜为太子监国,留守金陵。

  宋建隆二年(961年)在金陵即位,在位十五年,世称李后主。他嗣位的时候,南唐已奉宋正朔,苟安于江南一隅。宋开宝七年(974年),宋太祖屡次遣人诏其北上,均辞不去。同年十月,宋兵南下攻金陵。明年十一月城破,后主肉袒出降,被俘到汴京,封违命侯。太宗即位,进封陇西郡公。太平兴国三年(978年)七夕是他四十二岁生日,宋太宗恨他有“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之词,命人在宴会上下牵机药将他毒死。追封吴王,葬洛阳邙山。

  李煜,政治不修,纵情享乐亡国降宋,屈辱度日。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葬送一座江山,换得一册千古绝唱,他的词拜托了花间的浮靡,毫不晦涩,用典不多,却使一段怅然的南唐往事浓墨重彩,宋朝亡了他的国,他却用词征服了整个宋朝,情浓千载。

  实际上,作为南唐后主,也算是一个亡国之君,尊奉宋廷,经过几代帝王的苟延残喘,南唐只是在宋廷掌控下的一个小小的区域,不足以引起重视,势力很衰落,李煜不得不依靠宋廷,在位期间,殷勤侍奉宋朝,除了岁贡外,每逢宋廷用兵或有重大活动,也进礼以示支持和祝贺,并多次派遣使者陈说臣服之意。登基后,沿用北宋年号,每次会见北宋使者都换龙袍为紫袍,开宝四年(971年),李煜下令去除唐号,改称江南国主;次年,又下令贬损仪制,撤去金陵台殿鸱吻,并先后多次上表宋廷,请求直呼其名,以示尊奉宋朝。

  南唐朝野自李煜即位以来,都充斥着一种悲观颓丧的气氛,江河日益颓废,加之词人李煜身上所散发出的忧郁文人气质,都无一不昭示着南唐的覆灭,虽然即位之初,为重振人心、确立威信,李煜重用旧臣,稳定高层重心,在经济、政治、军事也做过努力,但是收效甚微。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李煜,想做一个毫无羁绊的隐士,却偏偏钟爱奢荣。登基即位不思朝政,吟词舞墨,夜夜笙歌,自削国号,向虎视眈眈的赵匡胤连年纳贡,妄凭长江天险,以图苟安。这样软弱的帝王,

  偏偏又心怀厚土,宽宏仁慈,满腔妇人之仁:广施善,修庙宇,虽不纳良谏,但对死谏大臣的犯上之言又可一笑置之,不加之罪,这在历史上历代皇帝中是从来没有的宽宏。

  于是,所有人都感慨,李煜真的是生错了地方,生错了时候。如果他只是一位王侯贵胄,或者富家子弟,依他的品行,舞文弄墨,满怀诗书,也许能成为一个不错的词人,而且能愉快的安度一生。然而,历史就是这样,如果没有家仇国恨,温文儒雅,多愁善感,待人宽厚,不思大志的李煜虽胸有斗墨,书读五车,但他绝对无法写出这些令人深思的词,也许就无法被历史铭记和被众多人喜欢了。

  李煜亡国之后生涯更是悲苦,除了被驱逐还要沦为阶下囚遭受凌辱,平日娇生惯养的帝王之家哪里受得了这般折腾,匆匆收拾行装,含着泪和妻儿老小匆匆被押上去往汴京的囚车。李煜羞愧、悲愤、恼怒……一个亡国之君既不能卫国又不能保家。

  978年的七夕,正好是李煜42岁生日,两口子无限凄凉地守在一起。有感而发写了一首小令:“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当初的日子越美好,眼下的处境就越糟糕。

  接着,又写了那首传世之作——《虞美人》,这也是他今生的绝笔之作: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就在李煜生日这天晚上,赵光义派人赏赐给他一杯御酒,酒里掺了致命的毒药。在太监的督促下,李煜无可奈何地喝了下去。

  你本莲峰一隐者,偏又错生帝王家。命运弄人,恐怕李后主倘若知道身后自己是“名为文章著”而博得后世赞赏的话,也只能苦笑一声吧。

  若不是电视剧《倾世皇妃》的播出,可能很少人会对孟知祥有所了解,在电视剧里孟知祥,活活拆散长子孟祈佑和楚国公主马馥雅,定要将儿子的意中人纳为自己妃子,并且憎恶自己的原配,而遭到无数人诟骂。后宫争宠、宫廷倾轧,将那早已泛黄的历史搅得活色生香,而真实的历史已面目全非,到底真实的孟知祥是个什么样的人?

  后蜀高祖孟知祥(874年—934年)字保胤。后唐太祖李克用侄婿。他是五代十国时期后蜀建立者、后蜀第一位皇帝(934年在位),在位1年,享年61岁。孟知祥在后唐灭前蜀的战争中立下大功,被后唐政府封为西川节度使。934年1月,他趁后唐内部皇位争夺之机在成都即皇帝位,建国号“大蜀”,史称“后蜀”,改元“明德”。但孟知祥只做了7个月皇帝就去世了,庙号高祖。

  孟知祥成年后,得到晋王李克用的赏识,任命其为左教练使,并将侄女嫁给他。908年(后梁开平二年),李克用病逝,李存勖继位,任命孟知祥为中门使。当时任中门使的人常因得罪而被杀,孟知祥便请求更换职务。李存勖便任命孟知祥为马步军都虞候,但要求他推荐可以担任中门使的人。孟知祥推荐了郭崇韬,郭崇韬因此很感激他。923年(后唐同光元年),晋王李存勖称帝,建立后唐,将太原府升格为北京,任命孟知祥为太原尹、北京留守。925年,前蜀灭亡,李存勖任命孟知祥为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副大使,行使节度使职权,一度得到李存勖的重用。926年,因为郭崇韬冤杀一事,让他开始担心自己的地位和性命,于是萌生了据蜀称王的念头,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孟知祥付诸实践,从此孟知祥和朝廷的关系就若即若离。

  李嗣源的重臣安重诲发现了孟知祥的反常举动,扣留了孟知祥的家属,明宗知道安重诲的用意,但被孟知祥抓住把柄杀了李严又不好治罪,同时为稳定拉拢孟知祥,明宗还将被扣的孟知祥的妻儿送回成都,当时孟知祥的家属路过凤翔,当地官员听说李严被孟知祥杀死后就扣留了她们,明宗将孟知祥的妻子琼华公主和儿子孟昶送回去,把其他的家属留下做人质。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双方依然保持着名义上的君臣关系。

  等孟知祥基本安定下来后,明宗就开始采取措施削弱孟知祥的力量。首先是让他调任,削弱他的势力和实权,牵制孟知祥的力量。随后,他逐渐割据一方,对于朝廷的命令,很多时候也是应付了事。这一年,后唐军讨伐高季兴所据的荆南(镇江陵府,今湖北荆州市),命孟知祥出兵三峡予以配合,他只派毛重威率3000人屯戍夔州应付场面。不久,高季兴病死,其子高从诲听命于后唐朝廷时,他就要求撤军。在未获批准的情况下,他让毛重威鼓动士兵自动溃散返回。第二年,明宗要在南郊举行盛大祭祀礼,派李仁矩去向孟知祥要助礼钱100万缗,他不肯出,拖延到最后以50万缗应付。

  安重诲看出了孟知祥割据迹象,即刻采取措施,一方面把心腹将领安插到蜀地做节度使,分化孟知祥的势力。另一方面将西川和东川一部分地区分离出来让自己的亲信担任节度使。面对安重诲咄咄逼人的攻势,孟知祥采取行动了,孟知祥就像只猎豹,定位目标后精准出击。

  934年(应顺元年),孟知祥在成都即皇帝位,国号蜀,史称后蜀。不久,潞王李从珂与唐闵帝争夺帝位,后唐内乱,山南西道节度使张虔钊、武定军节度使孙汉韶归附后蜀,叔父孟迁也被任为泽潞节度使。同年六月,孟知祥在迎接张虔钊等人的酒宴上突然发病。七月,孟知祥病逝,谥号文武圣德英烈明孝皇帝,庙号高祖。

  历史上他兴生产免徭役广植芙蓉,蓉城之名自孟知祥始,而在电视剧里孟知祥,活活拆散长子孟祈佑和楚国公主马馥雅,定要将儿子的意中人纳为自己妃子;电视剧里孟知祥一心只爱梅妃,为了让与梅妃所生的孟祈殒登上帝位,不惜设计置其余两个皇子于死地,而史载,他对其子民是仁爱有加,且对自己的妻子更是忠贞不二。

  在位仅七个月的孟知祥,不过是五代十国众多君王里的一个,不足为奇甚至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永远沉睡在地下,但是他同他的帝国带给人的遐想,却是永不磨灭的。

    朱友珪的前半生应该活得很憋屈,生母是一个妓女,而自己的妻子王氏,又受到了父亲梁太祖朱温的宠爱。面对这样的父亲,朱友珪是恨的,朱友珪将所有的仇恨和屈辱都默默埋在心里,他知道有朝一日,自己一定会以王者的姿态站在历史的舞台上。虎毒尚且不食子,朱友珪到底经历了什么,让他狠下心对自己的父亲下此毒手?

  朱友珪(884年―913年3月27日),又名朱友球,小字遥喜,后梁太祖朱温第三子,母亳州营妓,五代十国时期后梁第二位皇帝。朱友珪是后梁太祖朱温的第三子,母亲为亳州营妓。唐僖宗光启年间(885年―888年),朱温在镇守宣武,到宋州、亳州扩大地盘时,有一次率军经过亳州,召其母陪侍,并且怀孕。后来此女产下了一名男婴,告之朱温,朱温很高兴,便为朱友珪取小名遥喜,并接到他的身边。

  关于朱友珪的出生,各种史籍的记载是一致的。《新五代史》称“友珪者,太祖初镇宣武,略地宋、亳间,与逆旅妇人野合而生也”;《旧五代史》称“友珪,小字遥喜,母失其姓,本亳州营妓也”;《资治通鉴》称“郢王友珪,其母亳州营倡也”。不论是“营妓”、“营倡”,还是“逆旅妇人”,都是古代“军妓”的别称。也就是说,正史记载中,朱友珪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生母是妓女的皇帝。

  他的父亲是个“可三日不食,不可一日无妇人”的男人,这位被后人称作“最流氓的皇帝”,却十分怕自己的老婆,史称他对原配张氏“素惮之”,不敢轻易带女人回家,“因留亳州,以别宅贮之”,偷偷地与其他的女子交往。于是,朱友珪生下来似乎身份就很尴尬,他和母亲、父亲的关系不是很好,特别是父亲朱温,极少与其见面,缺失父爱,加上生母曾做过“军妓”,这样的遭遇让朱友珪变得卑贱,在众人面前始终抬不起头来。而朱友珪偏偏又是个辩黠多智、自尊心极强的人,因此与朱温以及众兄弟的关系很糟糕,尤其是因为争位而与朱温的养子朱友文更是搞得水火不容。

  朱温自从原配元贞皇后张惠过世后,就开始纵情声色,荒淫无度,经常召诸子之妻入宫陪侍。朱温的长子郴王朱友裕早死;次子博王朱友文,本名康勤,是朱温的养子;三子即朱友珪;四子均王朱友贞。这个父亲既没有给众子做好榜样,又侵占儿子的妻子,简直是丧尽人伦,也许是报应,朱温做皇帝没做几年,就病倒了,乾化二年,病重的朱温任命朱友珪为莱州刺史。平时本就喜怒无常的朱温,生病了脾气就更怪了,当时被他降职的人,往往很快下诏处置,朱友珪之妻张氏也在朱温身边服侍,得知朱温想传位给朱友文,就将此事告诉朱友珪。

  朱友珪感到十分恐惧,想先下手为强,于是,朱友珪立刻利用他掌握的宫廷卫队发动政变,连夜杀入宫中。侍奉在朱温身边的人都吓跑了,朱温惊问:“是谁反了”朱友珪回答:“不是别人,是我。”朱温既惊讶又愤怒,数落朱友珪不是东西,朱友珪回骂:“老贼万段!”话一出口,随从冯廷谔一刀刺入朱温腹中,刀尖透出后背。这一年是乾化二年(912)六月,朱友珪用破毡裹住朱温尸首,埋在了寝殿的地下。

  朱友珪杀朱温称帝,引起了朱温诸子的气愤与不满,纷纷谋划着要取而代之。其中朱温第四子朱友贞,虽然也想夺取皇位,但又苦于没有实力。朱友珪杀死朱温后命他杀害朱友文,他也只能奉命办事。结果朱友珪认为他比较可靠,就任命他为东京留守、行开封府尹、检校司徒,全然不知朱友贞暗中一直在谋划夺位。朱温的女婿赵岩有一次到汴梁办事,朱友贞就向他请教,如何可以取而代之?赵岩说:“此事易如反掌,成败全在杨令公(指杨师厚)一人,只要得其一言,禁军立即奉命而行。”于是朱友贞立即开出价码,表示愿意事成之后赐给禁军五十万贯钱,赵岩当时也在禁军之中任职,于是帮助朱友贞谋划,很快得到了杨师厚的支持。一切准备就绪,朱友贞于是率领龙骧军向洛阳进军。

  乾化二年六月十六日(912年7月27日),朱友珪在朱温灵柩前即皇帝位,升任韩勍为忠武军节度使,任命其弟朱友贞为汴州留后,河中朱友谦为中书令,朱友谦不接受命令。朱友珪即位后,虽然大量赏赐将领兵卒以图收买人心,然而很多老将还是颇为不平,而朱友珪本人又荒淫无度,因此人心沸腾、民怨四起。

  凤历元年(913年),朱温的外孙袁象先、女婿驸马都尉赵岩、第四子均王朱友贞与将领杨师厚等人密谋政变。同年二月,袁象先首先发难,率领禁军数千人杀入宫中,朱友珪与妻子张皇后跑到北墙楼下,追兵赶来,朱友珪见已经逃不掉了,决定死也要死得有点尊严,就命冯廷锷先杀死张氏,再杀死自己。冯廷锷从命,将他俩杀死后自杀。袁象先遣赵岩带传国玉玺至东京汴梁,请朱友贞即位于洛阳。但朱友贞认为洛阳不安全,就直接即位于东京,去凤历年号,称乾化三年。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