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文章精选 » 正文

不是还爱着,而是心有不甘

发布时间:2018-01-06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111

一些人对过去放不下,以为是还爱着,所以无法割舍。其实,我们很多时候的放不下,不是还爱着,而是心有不甘,不甘自己的付出付之东流。既然分开,就不要不甘,情出自愿,事过无悔。

不甘不舍

作者:爱杰、单相思

I just feel so much happyness and sadness、

一切的东东好象一点都没有改变,做不到想做的,想不了该想的,念不了该念的,随风而逝,不管多么不甘,多么不舍,都会在我的记忆里,慢慢的,被遗忘。

天还是很蓝,自来水还是很清,夏天还是很热,猪流感还是很欢,我还是很颓废,不管怎样自己成熟了很多,想的也很多,真想好好的折腾一把,掀起一点波澜,可是给谁看呢?

生活还是没有任何改变,迷茫的我、分不清、看不到、摸不着,社会、现实的有点伤感,好想自己出去闯一闯,混出个样来给自己看。

一个人,总以为离开了,就不用去想、不用去思念、不用去回忆,悲伤只能自己一点一点磨灭掉。

也许,已经淡忘了、已经放弃了、已经厌倦了,总以为可以改变很多,其实,一点都没有改变,心疼的要死的时候,谁在呢?一句体谅和安慰的话都没有。

躲在角落里,静静的叹息,静静的吸着烟,静静的享受着,享受着生活给我带来的疲惫,很满足、很潇洒,那一刻我笑了,笑的如此悲伤,笑的如此凄凉。

很想藏起来,让任何人都找不到我,夜晚,独自徘徊在大街上,很有安全感,真的很安全,呼吸着,寂寞的空气,徘徊在,孤独的人群,行走在,失落的街道,可是,要去那呢。

自己偷偷的在找寻,丢失了的记忆,没有人会陪我,没有人会问我,没有人会想我,只想偷偷的,去寻找,可是我,没有找到,没有能力去找,我已经学会了逃避,学会了伪装自己。

永远不要羡慕别人,那些命中注定的过往,试着擦去脸上的泪水,不去回忆你美丽的脸庞,在你得到幸福的一刹那。我也会用微笑祝福着你,你很漂亮像天上的云一样,不希望你不开心,所以,我只想悄悄的离开。

对你的不甘不舍,已经成为往事。

不甘于普通

作者:匿记

看到那些有自己特长的同学在各种舞台上大展风采,忽然觉得很有感慨,想想自己,什么特长都没有,这是悲哀啊。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最后剩下的只是会看书还有考试。有的同学跳舞唱歌,弹琴吹笛,或者能言善辩,英语讲得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越想越觉得自己真的没有一种可以拿的出手的才能,自己也一直想学好音乐,为此制定好了计划,不过还是半途而废,真是太没毅力了。没有让我坚持下去的原因有客观也有主观,但是主要还是主观的原因,是自己的毅力不够。

如果在这样毫无目的生活下去,整个大学都白读了,从小学到初中为了考试而学习,就是想考上一所好的大学,然而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了,学习完全要靠自觉,因为没人会督促你去学习的。大家都是各忙各的,看到那些整天忙着部门工作或者经常积极参加一些活动的同学,对他们我也是觉得很有感慨,为什么呢?大学主要还是以学习为主,虽然说加入一些部门或者积极参加一些活动能够提高自己的能力,像什么组织能力啊,团结合作能力啊….但是也不需要每天都在忙这些事情而忘了去学习,腾出点时间去学点有用的才能还是很有必要的。

很有感慨,我想我要开始认真实行我的计划了,不要让时间虚度了,那些所谓的有意义的活动我不想在参加了,除了非参加不可之外,我还是低调点,学一些对将来有用的东西,因为我不甘于普通。

(短文学网:https://m.duanwenxue.com/)

不甘屈从

作者:暮雪迎风

从高中开始,文理科便析分的泾渭分明。文理科生似乎是两条道路的人,没有共通性可言,这种现象并不是随着年龄知识层面的增长销声匿迹,反而会在两个各自执端的顶尖领域产生不可避免的矛盾间隙,用浅显的话来说就是,艺术家不相信科学,科学家不会去做梦。

语文是属于文科的,然而我多次质疑,为什么一个本该属于文科的东西,偏偏会惯用理科的技术方法去学习她,面对一篇文章,为何要总结她的中心思想,议论,说明文体还好些,比如记叙文,我从来没有觉得她会有中心思想的,我只会觉得她就是讲了一件事,讲了作者当时的心情,这难道是中心思想?我不这样认为,至少我写记叙,至少顺着情感一路而铺,绝不会为了围绕中心,而去递减或改变当时的心情。

我理解的现在的语文课,就是将一篇篇优美的文章,一个个哲思的故事拆解的分崩离析,而去套上一个固定的壳子,使她动弹不得。正如将一个妙龄少女,因为她的美丽,而将她送上解剖台,残忍的肢解她,只为了研究她的美丽。这是野蛮的!血腥的!没有人性的!它会将我们面对诗篇最为原始的冲动,最为真挚的思想扼杀在襁褓之中。使我们厌恶她,远离她,而我们所谓学到的,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克隆了她,没有灵魂,不会呼吸。

面对同一件事物,理性的人会认为它是遵从某种规律和条件而必然产生的,而感性的人会认为她是缘于某种灵感妙手偶得之,前一种更倾向于理解物体的生命,后一种更执着于物体的灵魂。实话实说,理性理论在现实的推行度是高于感性的,然而我是更倾向于后者的。

当然,也许在医学,法律,等科学领域,过硬的知识素养以及解析事物的能力会对你研究事物的能力大有裨益,这点是无法反驳的,然而源由某种思想,某种话语,某段文字进而产生的艺术,竟然有人会把她当做一种结构来拆析,当做某种规律来遵循,这点是让我深感荒谬,又悲由心生的。

福兰克林说过:“空袋难以直立。”他把人的大脑比做袋子,而把知识储备比作袋子里的物质,这种形象化的比喻不是没有道理可言的,然而我时常在思考,纵然空袋难以直立,如果袋子里装的并不是金子,而是铅块,它一样可以直立起来,那么这种树立的价值意义何在?正如我们的脑子里装的只是一些无用的碎杂的污秽,或者是我们本身并不需要的,甚至厌恶的所谓知识储备,那我宁可不要直立!

不知几何起,我喜欢写写文章,练练随笔,有时候也会把自己内心深处感受颇深的东西写出来,也许诗人是自傲的,然而我还没有成为诗人,我就提前学会了自傲,当我把这些我珍之又珍的笔记整理出来的时候,我竟然发现是如此的寂寥,如此的没有认同感,有人甚至劝我放弃写这些没头没脑的东西,我当然不会改变,只是对这个理性的社会头一次有了些许认识,也对我一直树立的信念,产生了些许动摇。

我不知道在这个理性的世界里,艺术该如何跻身下去,然而我不会改变我的信念,正如伟人所说:“我不会画别人喜欢的画,我只会画对我内心强烈感触,不得不画的东西。”

我不甘堕落,我要振作

作者:习惯、你的好

倚在窗边,透过窗,墨黑般的马路上,一辆辆车子飞驰而过,灰蒙蒙的天空像是哭过,酸酸的空气,

凝结着丝丝寒冷,头屑般雪花缓缓飘落,逢此场景倍思人。忽的想起昨夜做的一个梦,我被黑白无常抓到,说是,我的阳寿一尽,被带走了,我努力挣扎着,想要逃走,却怎么也逃不走。

如此茂密而有充满恐惧的树林里,是那么的漫长而又难熬,一个人心里好怕,想去叫住,我的好朋友,他们都好像听不到,一个个擦肩而过,我努力的狂奔逃跑,想努力跑出这个林子,我跑啊跑,不记得过了多久,我实在跑不动了,坐在一个大石头上,只见一个老人,温和的对我说,你不必跑了,是。

你是跑不出去的,每个人都是这样,当知道了生命是这么的有意义时,已经晚了。

你年轻时,不努力奋斗,只记得玩乐,到最后留下的只是,诸多的遗憾。再怎样捶胸顿足,也无用,一切已结束。说罢,我被黑白无常带走,这次我没有丝毫挣扎,走的时候很淡然。

我暗暗发誓,这辈子不后悔,下辈子决不这样过。被带到阎王殿里,阎王说,你上辈子,没有做过什么对社会有贡献的事,也没有多少钱,既然也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暂且打入普通人家,下一世继续吃苦受难,我站在投胎转世的轮回空间里,等待着转世。

突然,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响起,我醒了,想了很多。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时常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的理想,自己应该努力奋斗,不要想当然的放弃,因为你不单单是代表你自己,还有你父母,朋友们,亲人们。你觉得坚持不下去,放弃了,可以。远方你的父母,为你奋斗时,累了,他们可以放弃吗?不,他们不可以。他们把我们(也就是他们的儿女们,当做精神支柱,奋斗的源泉)。各位兄弟姐妹们,你们不要再为自己的目标叹息了,因为它们并不远,只是你没有行动而已!我要振作,我要行动,我要有目的。

我不甘堕落!没有方向的目的地,是遥远的,是空虚的,无聊的,孤独的,寂寞的,这样的时间可以成就一个失败的人,也可以毁灭一个成功的人。

(短文学网:https://m.duanwenxue.com/)

不甘贫穷的心

作者:蒙山小草

我出生在贫穷的家里,在我稍微懂事的时候,贫穷就对我露出了它狰狞的面目。记得有一次交学费,家里没钱。母亲只好把家里下蛋的鹅卖了凑学费。我不甘心现状。我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庭的处境。后来上大学了,我还是被钱所困。每月回家拿生活费就成为我的煎熬。通常周六回家,一直到等到第二天下午我不得不走的时候。父亲就默默的出去挨家挨户的借钱。看到父亲为难样子,我一筹莫展,黯然神伤。我唯一能做是就不断缩减我的饭量。同时也继续保持了我从高一就开始的一百斤的良好身材。

后来参加了工作,挣了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父母一人买了一身衣服。来报答他们多年的辛苦付出,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对于我自己来说。“吃”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等到我意识到生命中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时。我已经变得臃肿不堪。我的体重半年之内快速的增到一百六十斤。生活总是和我开玩笑。正当我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享受消化的喜悦时。我的孩子出生了,媳妇下岗了。当生活的压力全部是我每月五百多块的工资时。我又要陷入贫穷。为生存而奋斗。

在贫困中又挣扎了几年之后,我又开始了新的奋斗。经过一年的学习,我考上了研究生。可是需要交一万八千元钱。虽然我当时已经工作八年。却没存下积蓄。只有五千元钱,还是媳妇当年的彩礼钱和孩子的喜酒钱。剩下的钱都没有着落。我只有去挣或者去借。

老家附近有个恒温库,学校放了暑假后。我就和媳妇去了恒温库打工挣钱,离开学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我必须想办法凑够学费。恒温室里温度零度左右,里面一层层的架子搭的有五米多高,中间隔段摆着一捆捆的蒜蒜薹,我们的工作就是爬到架子上,把隔段里蒜薹打开包,重新整理好,再装好放回原处。媳妇起初不敢上。她有点恐高。后来在我的鼓励下,爬了上去,我在后面扶着她,我们爬到四米多高的架子上,在仅融一个人的空间处地方停住,架上灯。媳妇在里面,我在外边,面对面干活,我的背面就是深渊,没有什么保护措施,我却没有什么恐惧,偶尔媳妇会提醒我注意安全。我们虽然穿着棉衣,可时间一长,还是冻的鼻涕直流,恒温室外边是三十多度的高温,里面有的地方都结了冰。中间偶尔去厕所的空间。那是人生的比较美妙的时刻。穿着厚厚的棉衣走在三十多度的高温里,丝毫不觉得炎热。而是感觉到非常惬意。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穿着棉衣,棉裤,棉鞋,走在去食堂路上。享受着外冷内热的感觉。吃完饭,我合衣躺在一个小屋里,裹紧棉衣。在热浪的包围中,温暖的睡了。

这样的活是挣不了多少钱的。有一天,我偶然看到有装卸工。听他们说装卸很挣钱。我就央求别人加入他们。起初他们不肯,后来碍于老板的颜面。就让我在车底下向上扔蒜薹。五十斤一包的蒜薹,扔一包两包的不算什么,当一直连续不断的扔了半个小时后。我就有点受不了了。脸憋得通红,不知是累的还是热的。旁边一个人看我脸色不断,就让我到旁边歇歇。劝我还是算了吧。这个活不活我干不了。我站在旁边,大口的穿着粗气。有一瞬间,我真的想放弃。可想着那么多的钱还没有着落。我不能放弃,于是我到水管旁喝了点水,洗把脸。回来继续干。

从早上八点到十一点。经过三个小时的坚持,我终于把七万斤的蒜薹装上了车。然后我就摇摇摆摆地回到休息的地方,一下躺在那里。下午再也没起来。我的体力已经透支了。第二天,我在家里躺了一天。第三天我又去了。就这样一直坚持到我开学的时候。

一直觉得人有无穷的潜力,只要你不甘于现状,不甘于贫穷。行动起来,人就能克服一切困难,人人心目中都有一个英雄。那就是有一颗勇敢的心。她很多时候都在沉睡中。所以当我们面对困难、困苦、失望甚至绝望的时候。请唤醒她。让她引导你驱散尘世的阴霾,带领你走向光明的明天。

(短文学网:https://m.duanwenxue.com/)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