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文章精选 » 正文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

发布时间:2019-02-14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0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站在山顶的白白的岩石之上,放眼俯视,真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一种征服大山的感觉悠然心头!这高大险陡的山,亦然屈服于我的脚下,以后还有什么不能闯过的困难啊!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登山

作者:星之所在

登山

是快乐的活动

牵着你的手

伴着你的笑容

凌于绝顶

体会两个人的时空

/

归程

我轻轻拂着你的手

你是否感受到

我炽热的温度

与众不同

/

我困了

身旁伴着你

真想进入

与你两个人的朦胧

/

如果你愿意

我的胸怀

将是你

宁静的避风港

与永远的天空

爬山

作者:雪晶儿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心里总想去爬一次山,总在心里想象站到山顶会是怎样一种感觉?9月3日,鹤宇终于放了一天假,终于满足了我的心愿,答应带我和女儿去爬山。女儿喜欢整天宅在家里,像我小时候一样的不好动,任凭我和鹤宇怎样给她说好话,这孩子主意拿定,赖在被里就是不跟我们去,无奈,我和鹤宇只好夫妻双双把山攀了。

开始登山,那股劲头就像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股力气,一下子使完了,便如被扎破的气球泄气了。爬了没十分钟,我已累得气喘吁吁,自己能听见胸腔里的那颗心突突地欢跳声,爬到还没半山腰,我似乎缺氧了,耳朵呼隆呼隆地响,呼吸好像被罩上一层薄膜,我停下脚步,鹤宇让我歇息一会儿,自己去上面探探路。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我有可能是饿了吧?该补充一下能量!”我想着,随手打开瓶盖咕咚喝了口水,又打开一盒月饼吃起来。鹤宇转回来我已经把一个月饼吃完,方感到刚才的不适顿消。“继续爬吧!”鹤宇招呼我。“我饿了,下去吃了饭下午再往上爬,我实在爬不动了!”鹤宇了解我的性格,但凡我有一点力气也不会妥协的。

我和鹤宇下得山下,他看看手机,说从爬山到下山才用了半个小时。怪不得我有点不舒服的感觉,大概爬得太快的原故吧。我俩吃饱喝足,又歇息了会儿,下午两点多,我们从山下又出发了。

这一次,我感到劲头十足,不像上午只飕飕地如风般得往上窜,“空山新雨后,天气初秋爽”。攀上一层山峦,我们便驻足,用手机拍下眼前的景色。这黄石崖乃石灰岩山,山石一层层且如白灰,大概就此而得石灰岩山吧!鹤宇与我一样的喜爱这山川美景,他眺望风景的眼神,同我一样的痴爱与醉迷。怀揣如此轻快愉悦的心情爬山,我已不觉得累了。“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我喜欢闻松木的浓郁的木香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我停歇时,折一段松树上的干枝放在鼻尖,闭上眼睛,我的魂轻灵地荡在弥漫着清凉爽新的树林间,醉得不舍归于我体。“快看那边还有山洞。”鹤宇一声喊叫使我魂惊入体,“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远远望去,果然在东面临山壁墙有一山洞口,“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啊!层层灰白的岩壁从浓郁的松柏丛间探着脑袋,看似光秃秃的石头,其实她们都透着灵气,“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不知道她们经历多少风吹雨打,依然顽强地平静的卧在山上,仍安静恬然地守候着大自然的本真之美!

我们攀至黄石崖造像,崖壁上的佛像不知道哪个年代雕刻的,佛像已经模糊不清了,但隐约还可以看出那原在破岩栩栩如生的轮廓,让人慨叹我们劳动人民的巧夺天工的美艺精雕,这是祖辈劳动人们的精魂!

我近距离的望着崖壁上的佛像,招呼鹤宇,我来为他拍张照片,鹤宇见我如此精神百倍地样子,他已喜上眉梢。他兴高彩列地依在崖壁的栏杆上,我为他摄取下那一刻的发自内心的微笑。我苦受了八年,他也为我担心了八年,他有多少时候希望我能如前些年那样健壮。今天我如从前一样的精神爬山,甚至超越从前的自我,他自然开心的不得了。

已经快登上山顶了,往上已没有了石阶。鹤宇看了看地势,发现有通向山尖的小路,不过特别陡峭,有少数人攀上而下。鹤宇问我还往上爬吗?“爬!我们老了老了来冒一次险吧!”我信心十足地笑着,感觉自己的脸朝气蓬勃,身上散发出爬山的高度热情。不过我们并没有像其他人汗流浃背的。鹤宇在上我在下紧紧拉着我的手,一面嘱咐我脚踩牢了再往上登,一面打趣似的问我,“为什么他们都出那么多汗,咱俩不怎么出汗呢?”我的手被鹤宇拽着,往上爬时我倒省了许多力气,“那是因为他们太胖了,整个夏天都在空调屋待着,出门车里有空调,从不让身体受一点热的委屈,自然的身体稍微一动就汗滋滋的冒了。”鹤宇嘿嘿地笑,我就是我们家的百事通,他和女儿有什么问题出来,我总回答的有道理的让他父女心服口服。就是嘛,人要顺应大自然的规律,该受热时就得热,该挨冻时就得冷,身体才能为你效力。逆行而反之,我就是前些年过多的体力累垮了身体,经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痛。

我和鹤宇小心翼翼的往上爬着,那陡峭且滑泞的山坡一点点被我们撇在身后,不时有碎石子哗啦啦地滚落而下,我回头偷瞄一眼,怪不得少有人攀上山尖,确实有点瘆人。我从小做事小心周全,我一只手被鹤宇拉着,另一只手牢牢地抓住身边的树干,心还在想,如果鹤宇滑倒,我还可以抓着树拉住他。呵呵…我抬头瞧瞧鹤宇的脸,没把话说出来,只是心里感到一阵热度在涌动,自从他调到济南,忙碌得我们很少这样开心的在一起,今天我俩手拉着手,一同经历一次险境,不但拉近了我们心的距离,层层的幸福也荡上心头,更有一份同甘苦,共患难的感受,每攀登一步,便筑深了加固了我与鹤宇之间的情感之城墙。

我们终于携手攀援到达山顶,此时夕阳璀璨的光芒环抱着山顶,暖暖地亲围着我。鹤宇松开抓着我的手,脸上露出欣喜的笑意,我也满腹胜利般的感慨万千,激情澎湃在心海的岸边。“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站在山顶的白白的岩石之上,放眼俯视,真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一种征服大山的感觉悠然心头!这高大险陡的山,亦然屈服于我的脚下,以后还有什么不能闯过的困难啊!“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屹立山顶,仰瞰辽阔的蓝天,俯视脚下的城市山峦,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棒,真的好棒!

(短文学网:https://m.duanwenxue.com/)

雪中登山

作者:旧情新梦

两天的飘雪,覆盖了我的整个世界,远看是银装素裹,原来是白雪皑皑,雪的世界,冰冷而凄凉,雪的韵意,温馨而幸福。躲在雪的身后,感觉雪的温情,抚摸雪的温柔。走到雪的眼前,美丽的容颜,迷人的眼神,忘情的微笑,无不让人心旷神怡,达忘我之美妙境界。

雪冻路难行,亦欢乐无穷,笑脸常在,没有苦痛和怨言,没有怒火在升的场面,人人谈笑而至,欢声而离,一切都在雪路中那搞笑的动作和优美的摔倒,一瞬间,在这张素描纸上慢慢的完成了一幅浪漫彩色空间。

雪停了,不知道怎么啦,好像怕她永远丢下我,不再回头张望我的笑脸,不再回到我的世界,所以我主动去留住她,让她守候我一辈子,因此带上小巧的相机,和几个哥们和她留影去了。

迈着急速的步伐,揣着兴奋的心情,下楼,来到二道门,看见满地的雪都在慢慢融化,还有阳光给她加速,我无法目睹这一残酷的事实,取出相机,让哥们把我和她紧紧的融入了一张纸上,永远的留住这火车道上的她,然后来到柏园,想象中,雪中的柏林应该是非常美丽而壮观的,但是雪的重量让柏林折桠断枝,每一棵松树都在呻吟,在伤痛中忍受寒冷的摧残,在哀叹声中埋怨白雪的压迫,原来的美好都灰飞烟灭,以前的美容在雪海中消失,就连这长廊也在叹气,美丽近在咫尺,一夜之间,面目全非。可是大雪压青松,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不要只看到这悲伤的一面,你看,树在雪中摇动,雪在园中飘洒,阳光透过树丫,在白雪上形成了美丽的斑驳,还有寒风吹过,让雪和松一起空中弄舞,阳光下谈笑风生,美妙动人的画面,没有她的存在,这永远是个幻想,在虚幻世界留恋往还。几处的拍摄,将柏林圆的风光留住,刻画在一张张图片上,让她和松柏的魅力永远在此刻定格。林园中留下了我们的脚印,我们的身影,还有我们的笑声,声音久久回荡,怀着好奇的心,向龙山缓缓走近,远处的龙圆,白雪中带有青松的影子,偶尔还有一声游人的喊叫“好美啊”,走近龙圆,青松夹着白雪,白雪覆盖松身,路上是行人的脚步密密麻麻,身旁的路人的身影慢慢缓缓,看着一路的美景,听着声声对雪的赞美,我站在路旁,让哥们咔的一张,把我的身影久留此地,雪和青松还在我的身旁嬉戏,路人在和雪合影,每一处都是美景,每一处都有人在,我们踏着雪的身子,扶着松的躯干,艰难的前行,嘴里和鼻孔里的气流被冻成白雾,在脸部环绕,暖着那绷紧的面容和僵硬的耳朵,几经周折,来到山腰,停下来休息了一下,看看校园的雪景,看看我们一路的风雨兼程,看看我们生活的冰天雪地,浏览一下世界上最灰的城市,一闪的瞬间仰头,看见从山顶直射下来一束金灿灿的阳光,山顶的白雪是金色的,青松是银白色的边框,山顶的游人寥寥无几,因为路滑,无法攀登,但是最危险的地方最美丽,我们就跟着那几个去寻找最美的游人脚步往上爬行,一步一个脚印,走几步休息一会儿,再往上攀爬,终于到达顶峰,视线超越了最高峰,脚步踏在了山顶,山后一轮夕阳,金黄的光线直射山顶,雪在一点点的消失,松在一片片出现,举眼望去,一种空旷的感觉悠然而生,一种豪放的情怀在此激发,热情的火种重生,眼前是雪盖高山的气魄,是谷底回音幽静,看见奇世美景,马上将她停留,让时间暂停,我们有一次将美丽留下,这次将雪和阳光拖着,给我们美丽的相衬,温情相依,又咔的一声,今天我们背后的夕阳不再下落,阳光下金色的雪永不融化,都留住他们,给我们美丽的金色空间。我们在山顶徘徊,寻找更美的存在,寻找精美的画面,夕阳下的寒风更猛,依然陪伴着雪在山顶那浪漫的地方,叙旧谈心,欢歌笑语,定格了很多画面,冰封了很多美景,留着了漫天的浪漫,带来了满脸的笑容,我们陶醉在这雪的世界中,流连忘返,雪在夕阳过后恢复洁白,在黑夜来临时准备照明,夕阳西下,黑夜袭来,我们也该离他而去,美丽在黑夜中保持,浪漫在黑夜中继续,雪和松把我们送到山脚,依依不舍,难免眷恋怡情的场面,我目谢他们的温情,心领他们的好意,送他们回家。

雪中的龙山是那么的清新洁净,漂亮自然,白雪和青松交错,行人和脚印,笑脸和呐喊,都在柔情的雪花之间呈现,在坚强的青松脚下流连。

山中的雪飘逸豪迈,雪中的山高耸威仪。山中雪松交杂,美丽悠然自现,定格山中的雪和松,留住雪松下的龙山,让松雪永远覆盖龙山,使龙山永远有松雪做伴,把这幅松雪山景画永留人间,长传于世。

登山说

作者:屡扑

“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说的就是登山之乐,自古及今,乐此者何可数记!弱冠以来,名山大川登了不少,可最得登山之乐并进而觉悟人生之玄机的,却是家乡那座名不见经传的铧子山。

铧子山位于小兴安岭山脉中麓之阳。它有三座主峰——大铧子、二铧子、三铧子。自西南而东北逐次递高,连而为脉呈铧状,故名。三峰皆陡壁峭立,谷深崖竣,未之闻登者。然而,在四十年前的一次民兵比武中,我和我的战友们竟登上了三铧子。那是一九六五年春,民兵训练搞得如火如荼。这天,我们班代表发电厂民兵营参加了全县比武大会,比的就是登山,登的就是三铧子,全县那些训练成绩顶尖的民兵班都来一较高下,出发地选在三铧子对面的一座小山上。上午九时鸣枪,大家一路呐喊着,只一会,就从坡度不大的小山上冲下了山谷。穿越横亙在山谷间的跳石塘,我们就到了三铧子峰下。体力尚佳,勇气正足的我们,旋即向峰顶发起冲击。冲啊,冲,随着坡度的渐陡,众人都改冲为爬。最后,当爬到树也不长的地方时,铁黑色的峰顶就在我们的仰望之中了。它巨石叠障,高悬百尺,着实难登。然难奈我何!一腔男儿血性,两臂铁骨铮铮,我们就是一个字——上。于是,大家手脚并用,如壁虎,似猿猱,绝壁若履。在对面山上一阵紧似一阵地战鼓声里,红旗被我们插上了山顶。果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这时,指挥部庆祝胜利的排枪响起,我也悟得了人生的重要启示——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当然,此登也引领了我一生的爱好。

此后,积年的吏海浮沉,使我再登铧峰之愿久不能偿。直至二线之退,才使夙愿告果。一天,驴友们弄好行装就踏上了再登铧峰之旅。乘汽车西行十余里,北拐再行十余里后,我们进入了铧子山山脉腹地。但问题出现了,这就是远看高耸,近看却泯于众峰之中的大铧子在那里?宋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此际,我等举目四望,群峰比高,莫可定登者。怎么办?我打开地图并拿出指北针,一测,它就在我们的正西方向。而脚下的涧流又让我想起了老马识途一说,于是,我们就跟着西上的涧流,拿着指北针笃信而前。不久水涸坡陡,真就找到了大铧子,其理何在?理在水流向低而源头必高。源头,定为大铧子无疑。

接下来的攀登,我等重演故技,也就是先贾剩勇,冲而登之,后改冲为爬手足并用。然而,就在坡陡树尽,兀峰在望之际,我们却不得不止步停足了。因为,脚下深谷乍现,似天堑阻隔。眼前绝壁连天,有巉崖如削。噫吁兮!不可攀也!众人以手扪膺,尽皆惶然!就此罢手,心何干焉!于是,我凝神西审。这一看还真就让我看出了希望和可能。原来,于峰顶之背,我看到了树影在山风中晃动。有树便会有土,有土其坡就不可能陡若前崖!何不一试?于是,我等缘岭绕峰而西。果真,峰后为坡,虽陡可攀。又是一番努力后,我们终于登上了峰顶。纵目临风间,云绕天低,众山一览,其喜洋洋。悟兮!若轻而言败,焉能有此登临之乐?办法总比困难多,然也!

三铧、大铧已登,未登二铧之憾何日可了?其后,这一心愿随着铧子山森林公园的建成而好梦终圆。这天,我和朋友们踏上了三登铧峰之旅。先车后步,过公园座标石坊,入铧子山门,越仙界桥,我们就进入了公园正门。其后,赏蛙溪,走栈道,跨石海,穿古洞,抚孤松,行经千米,就到了大铧子峰下。此际,深谷虽在而岩道已成。于是,我等缘阶而登耘台——峰顶之谓也。返回峰下时我们却遇到了一个问题,这就是,二铧子还登不登?登,体力可支否?不登,心愿怎果!最后,决心一试。于是,我等走两铧联络栈道,历一小时又二十分钟,登上了二铧子。当凌空阁上放眼,众山俯瞰,三峰比高,黑吉一望之际,杜诗油然;“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至此,四十余年的三峰全登之梦终告了却。

人,无分壮老,成功就在一志!

(短文学网:https://m.duanwenxue.com/)

登山者的自白

作者:文坛小子

氤氲的天气终于敞开了笑脸,毕业季的离别歌不知不觉的行进到了高潮。当踏进这个校门的第一步,就奏响了这首终将完结的曲子。

松散的暖阳,有点哈欠的伸伸懒腰。无数次想掘出点出土的文物,在深埋的土堆下。不知道是年代久远,还是掘土器具不行,每每刮开地上的草皮,便再无心有余力深掘了。喧嚣的时代,宁静便如凛冽的甘泉,寻觅深山谷涧,名山荒林,也未必能不期而遇。一直是一个安静的人,错生在一个飞速拔生的社会,能幸运的生存下来,而未曾与主流脱节,也算上帝给我的一点点庇佑吧。从未放弃过寻找心灵的舒张地,可总觉天生路痴,便不复有所遗憾和自叹了。 从没想过可以去占有一些什么,这一点,还是蛮认可和高看自己的。在某些方面,真觉得还是纯天然和未经受斧凿之工的,总是迟迟的跟随,淡淡的浅吟。幸亏爸妈给了我一个清醒的脑袋,让我能甄别好坏,明辨真伪。思考的力量在残酷的自然规则面前,也还是毫不逊色的保留着它的独立性。从未想过能变得多么的与众不同,普通,平凡,一样的有脾气,一样的会感到无助,一样的会思家。每当我呼吸着不用交呼吸税的空气,喝着不算是浓汤的清水时,感觉永远还是那样怡然的。情亲的不断浇灌和培育,不知名的莫名感动时常会翻滚出一些模糊的瞬间,或许在某一句平常的对话,某一个惯常的动作,或是那责备心切的劝告。

有人问我 ,在伟大和平凡之间,我会倾向于那个。我想,我还没有能力以坚决的勇气去做出选择。年纪轻轻,该是活力飞扬的时候,该是撑破天,踏破地的盖世年华。不再期望去追逐什么永恒的答案,也不再想去考虑来,去,回的问题。不是没有能力,不是没有思想的深,广。而是在这个明媚的年龄,一切的沉重和包袱也应适当的减轻和丢掉些,好让自己能迈开大一点的步子。总是希求能快一点进步,快一点赶路,也在休憩的时候,遗憾的觉醒着很多的路旁风景渐渐的远去了,而自己真正静心体悟和观赏的,又楚楚可少的很。在一路的行进中,责任永远背负在肩上,就像一位朋友说的,他喜欢背一个肩包在肩上,即使没有放什么特别的东西,这样的话,总感觉自己身上有一点负重,走路也就会更慢和更稳一点。就像我,对于责任的态度,就像身上穿的衣服,出门也总得来到镜子面前整理整理,生怕衣衫不整的毁了仅存的一点形象。说到责任,有一点与衣服不同,它从不展示它的华丽,它的伟大,而是默默的坚守着,默默的付出着。责任这两个字,在我人生的字典里,永远列在第一位。毫不虚华的讲,我的人生观是朴素的,是真实的,是真真正正的接地气的。

不想成为道德上的高人,我很怕遗失掉人间的烟火。可以畅畅快快,糊里糊涂的去生活,工作,恋爱,也便舒畅的顺理些了。有些事,只适合深深的埋进心里,等到离开人世的一天,便也就是化成灰的自由时刻。

不是太过苍白的人生,也不是太过丰富的历程。一路上,走的有点坚决,有点崎岖。我收获着很多意想不到的快乐,很多高于实际的谬赞。这一点,还是对得起我的汗水的滥洒,和无数个日夜的光阴的。尝试的走过,那就多一种日后的回顾,翻开一个个沉灰满页的笔记本,总是会带来一刹那心的悸动,不为曾经多么的执着,多么的刻苦。只为还有那么一些话,记录着当时的心境,当时的领悟。就像一个如今爬在半山腰的登山者,停下来望向那一个徘徊在山脚下的试图登山者。诸多的回忆便会喷涌而出,给头脑来一个席卷风暴。再次的回想着,当时如何的抉择难做,如何的痛下决心,如何的迈出前脚,而又收回后脚。如今的我,很渴望爬上那山的巅峰,去拥抱那些遥望已久的风景,时常也会考虑山顶真的有如此风光无限吗。内心总会有两个调皮的小孩在打着嘴仗,吵闹着我片刻的安宁。一个总是催促着我耗尽心力,日夜不舍得往山顶窜,不顾极限,崇拜着光速的奇迹。而另一个确是耐心温和的提醒,不用着急,慢慢来,你已经走在了征服的路上,一切的美景终归属于行动者。这两个小孩,我想还是随他们斗吧。斗累了,也便是到了山顶的时候。

渴望成为一个大条的人,粗心粗意,用不着细腻顾全。可偏偏是一个性情中人,情感的世界里,还是希望能富于闹腾和求真求切的。多么的神经细微,敏感的不容一丝丝的欺诈和虚伪的。哎,在这个“真”值百万的年代,也适当的给我的神经来了点麻醉剂,让它少做折腾,免得紊乱了我那脆弱的灵魂。一切都是美好的,美好的你,我,他。美好的大千世界的生灵,遵循着亘古不变的定律,在茫茫的时光浩海,光热的自己的世界,保留着自己的天真,挥发着自己的本性。本性的活着,自我的活着,活在不去侵占,不去贪求的土地里。

好久没有写过此类废话了,也许生疏了,也许心灵尘垢太厚了。还是觉得不够酣畅,不够疏通心中的郁结。还是期盼着自己能发明一台万能净化机,这样一来,净化器将自身从里到外,全方位,无死角的透析一遍,好让自己的身体和灵魂能无愧于暖阳的包容,无愧于微风的轻抚,无愧于活着的每一天。

(短文学网:https://m.duanwenxue.com/)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