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文章精选 » 正文

红梅飘香

发布时间:2019-03-01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0

梅与雪共幽,雪伴梅同香。梅,那冰清玉洁,清丽超逸的仙姝神女,在雪的呼唤里,在雪的泪滴里,醒来了。那点点殷红是她的凛冽,是她的不屈;那朵朵洁白是她的温柔,是她的多情。

红梅缘

散文作者: 潋瓷

江南烟雨,细雨绵绵,雨落之声如玉落珠盘般清脆,微风袭来,一阵凉爽,惬意十分。西湖断桥,白娘子与许仙相遇之地。如今,我也撑伞立于断桥之上,只为求得一如意郎君。可我终究不是那美丽贤惠的白素贞,也不是那灵动聪明的小青,我只是一介小小花妖,没有那许多人拜倒于我的石榴裙之下。

一袭红衣那般灼眼,往来于断桥之人皆对我指指点点,只因我拥有一张奇怪的脸,左半美若天仙,右半狰狞伤疤。我知使人诟病之严重,却不知竟是这般字字戳心。我拨开人群冲了出去,放佛是魔怔了一般,猛不迭撞到一个白衣人的身上,我恍然抬头,是个男子,也是个眉眼棱角那般俊美的男子,不管怎么样都是我这种妖精无法匹及的。

妖精?我恐怕是妖怪吧,昔年妖界一绝的梅花美人九央如今成了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也真是罪过。陆氏姐妹,倘若有一天我能冲开禁制,必将这些年来我受的一一讨还。

昔年旧事,一时也是失神了。那男子将我扶起,开口道“姑娘,您没事吧。”他连声音也很好听,我一时间错愕了,我从未想过他这样的人会与我说话。

“没事。”我简短的回答了他两个字,然后伸手去捡掉在地上的油伞,而他好似能洞察人心般,快一步帮我捡起递于我。

我道了一声谢,随即又问“不知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处?也好小女子来日携家人与重金酬谢。”

“夏执。”

我对着稍稍点头“今日小女子冲撞夏公子了,还请公子不要怪罪才是。小女子名九央,家住城东的陆府。若是公子以后有什么难处,皆可来找在下。”

“九姑娘安,日后莫要毛毛躁躁的了。至于难处,大丈夫顶天立地,有何难处自会解决。”夏执说完便抬脚走了,当然走之前还给我留了一句话。“在下寒舍简陋,恐污了姑娘玉足。”

我见他这般推辞,左右思索片刻,言“天色见晚,天洒细雨,不如这伞小女子便赠与公子好了。还望公子笑纳。”

夏执脚步一停身子顿了顿,对我言“九姑娘也只有一把伞,如今蒙蒙细雨,在下亦是不能陷姑娘与雨中不顾,至于谢意,还是不必了。若是日后有缘自会相见,小生告辞。”

我低头看了看手中油伞,一路小跑,步至他跟前,将伞塞到他怀里“如你所言,你我有缘自会相见”说完,我微微一笑后快步离开。冥冥之中,我总感觉自己还会与那名唤夏执的书生相见。

夏执木讷的拿起怀中的油伞,这东西虽常见,但伞面上还绘了点点红梅,还题了一小行字,吟梅,冬日晴雪好时光,点点红梅凌寒香,最是冷艳傲枝头,轻枝疏影雪中藏,一看就是那姑娘喜爱之物,没想到她还是个有才学的,虽没了姣好面容,终归还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他的目光渐渐从伞上移向九央那渐行渐远的身影,瞧她一身绫罗绸缎,不用想也知她是富贵人家的小姐,更何况是陆家的,说什么有缘再会,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雨打黄昏,小雨淅淅沥沥,天色渐晚,路上的人也少了一大半,九央快步走着,接着入了一顶紫色绸缎的小轿。

一块朱红的匾额上赫然写着两个鎏金大字“陆府”门前站着一位年岁估摸着三十的女子,她见轿子近了,急忙撑了伞走上前。我扶着下了轿子,也不和她说话,谁叫我在这陆府拌的是哑姑呢?

那婆子为我撑了伞“表小姐可是回来了呢,老爷在书房等小姐好久了呢。”

我点点头,示意知道了,她陪我到了书房后,便退了出去,偌大的屋子里仅剩我与那白发老人,这便是我的外祖父了,思索间,白发老人苍老如洪钟般的声音透过我的耳朵,唤醒了沉思的我。

“九儿,你这些年来在陆府受的委屈,外祖也是近日才晓得,五年前,你刚来她们嫌你清高灌下你哑药,三年前,她们嫉妒你用簪子划了你的脸。你娘早逝,陆府非但没能好好保护你,反而还叫你手里这么大的委屈……唉,家风不正吶。只这次,外祖绝绝不会再叫你受了委屈,这嫁礼,外祖风风光光的给你办。夏家虽家境贫寒,但夏公子是个勤奋好学的,性子也温和,你嫁过去了绝不会受委屈的。”

外祖口中的‘她们’我自是晓得的,我现在的这幅样子都是她们一手造成的,陆氏嫡女陆安萱,陆安茜。昔年,在妖界做错了事,被妖王封了法力,若不是花皇怜惜,叫我入了王氏孤女的身,恐怕现在早就没了梅九央这一个人了。

听他说道夏家,无意之间想起午后遇见的那位夏执公子,嘴角微微勾起一笑。夏家?本是陆安茜的婆家,昔年也是官宦人家,只因多年前全家获罪入狱,只留下了这唯一的血脉,家道中落,今被陆安茜嫌弃了。

陆老见外孙女嘴边不自觉的笑意,误以为她同意这门亲事了,急忙说“九儿你同意自是最好的了,前些日子夏家就差人来问了,祖父一直拖着,这便叫人去回了。”

我苦意一笑,明知是一个圈套,但却还得无声无息的应下。不管如何,总还是先出了陆府的好。

接下来的日子,外祖将我的名字报给了夏家,王绾惠。琅琊王氏家的小姐,不知何时成了这番模样。不久夏家送来了庚帖和一枚血玉玉佩。夏家来纳征、请期,祖父也是一一应下了。甚至,祖父为了夏家能够满意,竟然花了大价钱叫人从京城买了什么玉颜露来为我祛疤,至今倒是好了不少。

转眼间,我就这样凤冠霞帔被送上了花轿,一路颠簸,到了城南的一处旧宅子,与那夏氏公子行了礼便算是礼成。我也就这样成了夏家的媳妇。

当晚,我披着朱红的盖头坐在床上,周围的一切都是红色的,那样美的颜色,生生灼了我的眼。正当我昏昏欲睡的时候,感觉有人进来了。接着一双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抓住了我的盖头,这手让我一瞬间想到了夏执。

“娘子好美。”耳边传来他赞扬的声音,他的声音很好听,像极了夏执。我一抬头——夏执。

“夏执?”我轻唤出声。

夏执勾唇一笑,“娘子与我第一次见面,怎知我字?在下夏清珏。”

我一时间兴奋了“我是九央呀,那日送你伞的九央。九央是我的小字,我九月初九生的,所以叫九央。我姓王,叫绾惠,王绾惠。”

夏执错愕了,明明那日所见的九央面上有疤,哪里是这般娇俏的容颜。我走上前,从他书桌旁拿起了伞“这不就是我赠予你的红梅伞么。上面还有我题的诗呢,吟梅,冬日晴雪好时光,点点红梅凌寒香,最是冷艳傲枝头,轻枝疏影雪中藏。”

夏执点点头,九央送的伞上确实有一行簪花小楷,想必是她题的。“那九央脸上的疤痕呢?”夏执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唐突了,又补上一句“娘子别误会,我只是……”

“外祖说我要嫁人了,特地请人来给我治了脸。我知道你不是那种意思,我们喝合卺酒吧,从此相扶相守一辈子。”

我对夏执莞尔一笑,他从桌上拿过合卺酒,我与他手挽手一饮而尽。本以为这辈子嫁给了夏氏公子,此生都无缘再与夏执相见,却未了他就是夏家的独子。

我与他就这样彻夜相谈,宛若相见恨晚,一双龙凤花烛就这样静静的燃着,好似永不会熄灭般,愿,我与他之间就像这龙凤花烛一直燃到天明,燃到整个生命结束,我们之间能够就这般琴瑟和鸣白首不相离。

我与他也真是红叶奇缘,有缘千里来相会,一切自在不言中,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红梅花儿开

散文作者: yg

久居陋室中,不知春已来。

今天下午,暖阳高照,移步龙角山成了户外活动的首选。我很久没有去感受龙角山的神韵了,在这个冬末春初的下午忙里偷闲终于如愿。刚爬到山腰,便遥遥望见一片火红的林子——那是怒放的红梅。林子位于吴道子广场西侧的山坳里,周围的花草树木早已叶落枝枯,暖阳下的微风还夹带着冬日的余寒。在峰回路转的一刹那,忽然看见一片热情似火的花海,精神为之一震,心头也温暖舒适了许多。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疾步向前近到广场,准备居高临下感受红梅的娇艳。可广场上满是喝茶打牌的人们,我在其中难以穿行,又显得有些另类,遂放弃了对这片林子的亲近。

龙角寺下面还有一片红梅林,凡是本地人都知道它的存在,我立马转向赶往那里。可能是地理位置的原因,这片林子的红梅没有山坳里的开得整齐烂漫。外边最向阳的几株,显然已经怒放了一阵子,花朵呈现出紫红并且有些焉涩了。中间的几株开得正欢,一朵朵花儿妖娆在枝头,如新婚燕尔的女子,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丰腴。靠岩边的阴暗角落里,花儿才刚刚开放,密密麻麻的花骨朵缀满枝头,有的已情窦初开,有的还青涩得可爱。

红梅和腊梅同属梅氏宗支的女子,但它们却有着迥异的性格。腊梅温婉、含蓄、静美,显得孤洁高雅,属于腹有诗书气自发的那种。她喜欢在凌雪寒风中绽放,以自己独特的风姿征服着世界。腊梅晶莹透明,活色生香,有诗为证: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腊梅花开的时节,树上还残留着一些或青或黄的叶儿,那花总是在叶儿的掩盖下才羞羞答答掀开盖头,露出那娇媚迷人的脸蛋。红梅花儿则不同,她性格刚烈、坚韧、执着。在严冬,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睡大觉,待到春天快要来临时,她才一下子掀开身上的被单,露出性感撩人的身姿。就这样,她一下子惊艳了世界。红梅盛开的时节,树叶早已掉光,光秃秃的树枝上除了花还是花,红艳艳的醉人眼。

对于红梅的秉性,我几年前见识过。那时我在乡下工作,学校操场内侧是几米高的页岩岩坡,为了防止页岩风化滚落,学校在岩底用条石修砌了堡坎,在堡坎与岩体中间的缝隙地带栽上了红梅。看着那一排整齐的酒杯般粗的梅树,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能存活吗?冬末春初的时候,她竟奇迹般地冒出了花骨朵,枝头上、主干上、枝丫处到处都是,热热闹闹的。花骨朵迎着风雨成长,一天一个样,针尖大,米粒大,碗豆粒大……最后绽放出一朵朵红艳艳的花。花儿引来了釆花的蜜蜂,也引来了赏花的人们……

花开花谢后,枝头上便开始冒出红褐色的嫩叶,不出几日便覆满枝头,整个树冠就郁郁葱葱的了。

当人们还沉浸在对花儿的眷恋,对叶儿的赞美中时,上级的安全检查却说,堡坎只能巩固岩体的基部,却无法阻拦坡顶的滚石。后来,学校又在堡坎的外面修建了两米多高的围墙。为了美观,学校给围墙筑了檐,贴了面,变成了美化校园的展示栏。这可完全遮住了岩坡和围墙之间的红梅,同事们都很难过,认为本是观赏植物的红梅却干起了蹿根固坡的活,没有做到物尽其才,有些浪费资源。同事们没能改变梅树的命运。从此,红梅树离开了人们的视线,人们也慢慢淡忘了它的存在,它在封闭的夹缝中,不知道生活得好与坏。

又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人们惊喜地发现,展示栏后面伸出了一些纤嫩的枝条,那是大家所钟爱的梅枝,人们喜出望外奔走相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展示栏反倒成了红梅的背景,红梅在夹缝中续写着灿烂。

眼前的红梅是幸运的,她享受着阳光雨露以及园丁的呵护与关爱,人们慕名而来对她交口称赞。我认为,像红梅这样的花是要用心去赏的,走马观花的看会亵渎花儿圣洁的灵魂。我去到树下,感受梅的热情,聆听花的语言。红梅花儿很美,花瓣层层叠叠,错落有致。花心竖着几柱黄色的花蕊,有些像桃花。早春的蜜蜂趴在上面,与花缠绵,半开的花儿有些羞涩,犹抱琵琶半遮着脸。拉着一柱花嗅吸,香味有些特别,淡淡的酸和着丝丝的甜。那酸可能是花儿开得匆忙,还没来得及擦拭身上的香汗。那甜应该是蜂儿亲热时留下的体味。

在树下伫立,久久不愿离去。我开始有些崇拜红梅了,身处逆境时,她能够坦然面对尘世的炎凉,春风得意时,又能够尽情绽放生命的精彩!

(短文学网:https://m.duanwenxue.com/)

关门红梅笑春风

散文作者: 旭日升

岀南江县城走梯子弯不到一小时车程,就来到关门乡。远远望去山坡上,田地边,村道旁,农家的庭院里,红、白、粉、紫红、淡紫、青各色梅花竞相绽放,远观灿若云霞,近看妩媚鲜妍,明朗动人。一枝枝,一簇簇,一树树,开得泼辣,开得热烈,开得大气磅礴,满山遍野先占春光。

据米仓古道申遗专家考证南江经关门到大河属米仓古道的一支线。相传三国时张飞奉诸葛亮之命北伐中原,从巴州沿米仓道行军至关门紫岭山下,军卒干渴难耐,停滞不前,为鼓舞士气,张飞马鞭一扬,指着山上说:“众兵士快看,梅子熟了。”士卒向山上一望,山坡的树枝上快成熟的梅子随风摇荡,好像要把果子抛过来,此时此景,众士兵仿佛尝到了梅子的酸酸的味道,口内顿感湿润,精神大振,蜀军因此而行军加快了速度。因此有了“望梅止渴”的成语典故。

我们来到了栽种红梅最多的石庙村,老支书滔滔不绝地讲述了关门传说。相传关门场下崖壁上有一对石门,崖下住着一户人,父亲靠编草鞋,母亲眼瞎做点家务,小伙靠打柴为生,日子过得艰难。一天,小伙卖了柴禾买了几个馍,回家孝敬双亲,走在半路看见一位衣衫烂缕的老太昏倒在地,小伙将她慢慢扶到一块石头上坐下,老太婆苏醒后说已有两天未吃过东西了,小伙将馒头递给老太婆,叫她慢点吃,他去弄点水来,待小伙取水回来时,老太婆已不见踪影。只见石头上留下一根很光滑的木槌,小伙把木槌拿回家,当天夜里老太婆给小伙投了一个梦。笫二天,小伙按老太婆投梦方式敲击了三下石门,石门缓缓打开,他看见洞内一位金发老太正赶着毛驴在磨面,金发老太看见手持木槌小伙,从磨盘上捧了一捧麸面给小伙,在阳光照射下麸面立刻变成了一捧金子。当小伙再去敲门时,石门已紧闭。老支书深深吸了一口旱烟继续讲到,其实金发老太就是红梅仙子的化身,她给关门乡播撒了漫山遍野的红梅种子后,就回天宫去了........

关门的红梅花多为单瓣,最宜整体远观,若单枝细赏远没有复瓣红梅花好看。但复瓣红梅花只是单纯的观赏花,而这一株株单瓣花则是要结果的。如果说复瓣红梅花如一位娇滴滴的小家碧玉,那么单瓣花则是一个个纯朴可爱的少女村姑,整日与清风做伴,与土地为亲,不惧烈日,不怕贫瘠干旱,活泼壮实地扎根于田间地头,春天绽放成一树树绚丽的花朵,夏天结成丰硕果实。

红梅具有五福迎祥“四德”之称:初生蕊为元,开花为享,结子为利,成熟为贞。它全身是“宝”,可药用、食用、加工成饮品、果酒,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和保健功能。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有明确记载:“梅,花开于初春而熟于夏,得木之全气味最酸,有下气、安心、止渴、止痛、止伤寒烦热、冷热泻痢、消肿解毒之功效”。现代医学研究表明:“红梅内含人体所需的多种微量元素,尤以“万能之药”柠檬酸含量为最,可防治心脑血管疾病,防动脉硬化、老年痴呆、糖尿病,还有抑制肥胖、抗癌、延缓衰老之功效”,开发潜力巨大。

关门种植红梅历史悠久,为将传统产业发扬光大,历届乡党委组织村民规模栽植红梅,全乡8个村的红梅栽植已具规模,年生产干梅5万多公斤,年销红梅苗数十万株,收入380多万元。石庙村四社潘永华栽植红梅树125株,年产干梅2100公斤,收入10500元。石庙村二社村民周良全种植的一株红梅树产干梅40多公斤,创造了一棵树收入近千元的奇迹。尝到了红梅致富甜头的农民,似红梅为黄金果,揺銭树,在房前屋后,满山遍野都栽种,全乡已发展红梅达到5000余亩。名声远扬巴蜀内外,红梅果脯、中药含片、饮料酒等产品畅销海外,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成了名副其实的川北红梅第一乡。

红梅花盛开在春寒料峭正月,被誉为新年笫一花,其鲜艳美丽招来踏青赏花游人睛睐,成为关门乡一道靓丽风景,也是关门乡一张名片,到关门赏花的人络驿不绝,也成为了文人墨客吟诗作画的好素材。我们人行中一位雅士颂到:“红梅芳菲压桃红,冲寒先已笑春风;魂飞紫岭谁能辩,关门石门梦已通”。

自南江县城到关门乡水泥路竣工通车之后,关门乡以梅为媒招商引资在古街兴办了红梅酒家、红梅旅馆、红梅发廊、红梅渔庄.....等餐饮娱乐业,来往的游客多了,生意也火爆了。

走在关门乡间小路欣赏正在盛开的红梅花,有的未绿叶而先绽葩,发青枝于宿卉;有的鲜艳绽放,姹紫嫣红独占春光。红梅花的美如同丽人的美一样,令人魂牵梦萦,不能释怀。若将桃花妩媚比美人,那么红梅花则是脱了俗的上等美人。

红梅独放一枝春

散文作者: 逝者如斯夫

梅与雪共幽,雪伴梅同香。梅,那冰清玉洁,清丽超逸的仙姝神女,在雪的呼唤里,在雪的泪滴里,醒来了。那点点殷红是她的凛冽,是她的不屈;那朵朵洁白是她的温柔,是她的多情。细腻的花瓣虽然没有多少叶片的衬托;却在那初春的山谷里留下一边粉红,一片温馨把那份空旷静寂的心缀点。她不需要绿叶来衬托,因为她自己就是个美丽的神话!

梅,有着春天的姹紫嫣红,生机盎然;有着夏天的烈日当红,狂风暴雨;有着秋天秋风萧萧露泥泥;也有着冬季寒梅花香傲雪中的景象。我好想用心当盆,栽上一株红梅;虽然在花的世界里他没有牡丹的妖艳,没有茉莉的芳香;但我却赏识它傲雪的品格,清纯幽雅的气质,在那咋暖还寒的岁月里顶雪盛开的唯一。大自然是美的,也是亲近人们生活的,我们能够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尊重她、享受她,感受着这冬雪带来的那份宁静、那份洁白、那份执着、、、

我相信梅花是有灵性的,她不要跟任何人争任何东西,甚至为了逃避钩心斗角而把自己的花期挪到寒冬腊月,在刺骨的寒风孤芳自赏。一声声梅花三弄在掌指间流淌,漫天飞花,满树落霞。我认为梅独具凌寒之姿,更胜霜菊三分;清雅之貌,犹脱俗粉,更较牡丹一筹,而悠远之香,比之芙蓉,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我欣赏那梅花的独自与孤单,我喜欢孤独和寂寞。我也曾生长在大雪纷飞的季节,而在那一季只有傲雪的梅花陪着我一起绽放。也许是寂寞与孤单我们是那样的相似;也许是孤单与寂寞让我们联系在了一起;也许是那种浑然天成的傲气使我们有所牵连。一朵朵芬芳的梅花就是我的一个个故事。她梦过春的浪漫,夏的绚烂,秋的静美,却不厌倦于冬的冷漠。她自然风格,别样幽静,她风韵独胜,香泽奇特,朵朵冷艳而又孱弱的她在雪中怒放,焚烧。然而正是这冰雪地中的一抹嫣红向人们展示着她永不妥协永中不低头的坚定与执著。

雪花飘飘伴天边皓月,在这清清的天地间如美丽的精灵。雪花满天飞舞,满世界里点点滴滴的白色从天而降,飘飘洒洒。一树梅花一首诗;一本人生一首诗。寒梅傲雪待来春,诗诗字字写人生。寒冷的冬天、芬芳的梅花、孤零零的自己都合成了一树真实的人生写照。雪在呼唤,在倾诉,朝思暮想的梅花是他的心灵之伴;梅在寻觅,在等待,梅要与雪共赴一个千年的约定。一片又一片,一片又一片,雪将她紧紧相偎,与她绵绵深吻。伸出手心,接住掬捧,感受着它的洁白晶莹,感受着雪样的情怀。终于她在雪的款款深情中沉醉、融化。

梅,淡淡的芳香,纤颤的花蕊,清雅的姿色,却包含着一颗万物欣赏无与伦比的恒心;梅,冰肌玉骨,独步早春,凌寒留香,多少华丽的词汇也无法赞赏梅独特的魅力。雪的眼泪静静地飞;梅的心事悠悠地飘。如荼的腊梅花开满了树枝,一树一树连成一片。悠悠的白云如思乡游子的情思渺渺。而如梦的雪乡在我的梦里,在我的心里开出一剪寒梅香。雪花融在我暖暖的手心,我亦欣欣然心生暖意。有温暖包容有温情围绕,冰一样的心也不会拒绝融化。而不远处傲立雪中的寒梅正迎着萧萧北风皑皑白雪,纷呈着这季最美的绽放。梅在雪中笑,雪里寒梅送春回。

一剪寒梅傲雪立,寒香冷月照清池。

雪里何须春信至,红梅独放一枝春!

(短文学网:https://m.duanwenxue.com/)

红梅飘香,海韵情深

散文作者: 孙厚举

现在的社会,物欲横流,金钱万能,多的是冷漠,少的是真诚,友谊成了奢求,微笑难得展现,我茫然,哪里还有一片净土?哪里还有真情?我苦苦寻觅。

古稀之年,我在不经意间下了网海,从此,我与网络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化,使我的晚年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如今,网络风靡世界,演绎出缤纷多彩、千奇百怪、恩怨情仇的故事。网络上的信息包罗万象,令人眼花缭乱,网络也给普通百姓搭起一个获取信息、交流思想的平台。网络是一个神秘的世界,使众多男女在网上游弋,将网络情感演绎得有声有色、缠绵悱恻。当然,网络中有鲜花,也有陷阱;网络文学有精品,也有垃圾,就看网民如何选择。

有人问:网络上有真情吗?我们不妨反问一句:现实世界有真情吗?不论是网络上还是现实中,人们相遇、相识、相知,靠的是缘分。有句话说得好:千里有缘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通过外表感官、言谈举止来判断一个人,决定是否与之交往,而在网络中,则是通过思想交流,文采,来判断对方,这种不谋面而生好感的网友,给人以好奇、神秘的感觉,这是现实世界中所没有的,或许这就是网络情缘的魅力吧!

尽管社会生活繁花似锦、灯红酒绿、热闹非凡,可是人们的心灵却倍感焦虑不安,内心深层次的孤独、寂寞又能向谁人诉说?自古道“知音难寻,知己难觅”啊!而在网络上却能让有缘人相识、相知,用真情演绎出一个个感人肺腑的生动故事来!

我的网龄只有4年,却在网上留下百万余字文章,网海中有我的足迹,更重要的是我有众多网友,深感“网海情深,网缘飘香”,我在网上收获了几多真诚,使我在网海中流连忘返。

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古稀之年重温文学梦。我开始写文章,在现实世界受到不少非议,可是在网络上,我的文章却大受欢迎,众多网友的赞扬和鼓励,是我始料不及的,我深深感到网络有真情,有温暖,而且沁人心脾。我在网络中游弋多年,终于在网络中寻觅到真正的知音。

那是2011年5月24日,我在红袖添香看到刘红梅儿的散文:《网络中的自我》,我一口气读下去,很有同感,于是写下评论:赞同你的观点,亦有同感。你的诗文写得很美,很多,我想这应感谢互联网。古稀之年的我开始在网上发表文章,继而掌握了电脑操作,在不到四年的时间写了一百多万字的文章,也在报章杂志上发表了几十篇短文,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是互联网给我搭起了这个平台,使我“老有所乐,老有所为”,写作使我老来乐!

出乎我的意外,刘红梅儿当即给我留言:“孙老师您好,看到您评论我的文章,就随你的足迹来到你家,看到老师文集中那么多文章,吸引了我的视线,真是让我一饱眼福啊!看到您有很多飘红文章,真的很羡慕您的文笔,我有时间会经常来拜读学习的!祝安好!我已经添加您好友,以便欣赏!”

从此,我与刘红梅儿结下了网络情缘,第二天我写了一篇短文《写给刘红梅儿》,5月29日,刘红梅儿发表了长篇抒情散文《网络情缘的邂逅》,她感慨道:

现在的社会越来越多的冷漠,常常在不经意间就会被撞的遍体鳞伤。常常会无奈的用时间抹平伤口。在人们冷漠的目光里,真诚是一种奢求……物欲填满了内心,卑鄙已成为时尚,欺诈已变得平常,真诚变得像钻石一样昂贵,在这样的环境里难道不是一种悲哀?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无奈!

在网络里,人们没有功名利禄的牵绊,没有顾虑的发泄,没有伪装,没有距离的交流。可以痛快的哭,可以欢畅的笑,思绪可以驰骋,歌声可以飞扬到遥远。一声问候是如此自然,满怀真诚,内心变得纯净坦然。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更多了些坦诚,当心灵的延伸彼此交错,当温暖在这里蔓延开来,这里便有了一种暖色调。

世人都说网络虚幻,可我却从不这么认为,尽管事实上网络确实含有许多虚假和欺骗的成分,而这并不能说明所有的一切皆因如此。现实中的生活很真实,但一样拥有着太多的真假虚实,试问谁又能彻底分得清?网络的虚无缥缈,现实的虚情假意其实并没什么本质的区别,分别仅在于,一个是看不见的虚情,一个是看不明的假意,而结束后的伤心程度往往也是现实中来的更大些。

刘红梅儿在文中写到我:

看到孙老师在红袖发表此文,感动之余为此写下《网络情缘的邂逅》,作为答谢孙老师的抬爱,你我红尘的邂逅,是网络的情缘,忘年之交,在以后的写作生涯中,还希望老师多多给予红梅更大的支持与帮助!谢谢您!红梅也祝愿古稀之年的您,老有所乐,老有所为,实现了你多年的梦想,在今后的写作生涯中,多多发表飘红文字,红梅相信您的实力!祝福您!

地球上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缘分,真的是个很微妙的东西。哪怕是在一个另类的虚幻空间,它依然能那么的拨动人的心弦!“花开花谢花满天,情来情去情随缘,雁逝雁归雁不散,潮起潮落潮不眠。”两个海角天涯的陌生人,相遇在茫茫网海里,相识相悉,本身或许就是缘的使然。最后还能相知相惜,这是多么难得和奇妙的情缘!佛不是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吗?假设这个说法是最为透彻的诠释,那今生的相遇、相识、相知、相惜,又岂止是前世的千万次的回眸方才换来的今生再续情缘……E网有你,E网动心,一网情深,深如网海……

红梅儿说得何等好呀,“网络情缘的邂逅,是前世修来的缘分!”是我今生修来的福!

自从与红梅相识,通过文字交流,逐渐相知相助相亲,使我的网络生活大放异彩!

是刘红梅儿邀我到散文在线发展,使我在网络的海洋里开辟了又一个新天地;

是刘红梅儿帮我与散文在线、红袖添香签约,使我的文字向更加广阔的天地传播;

是刘红梅儿帮我进入Q空间,把我的空间装扮得美不胜收。我刚进入Q空间,人生地不熟,是她教我如何写日记,如何交朋友,如何与网友对话,她像一位慈祥的老师辅导小学生那样,使我很快掌握了Q群中的生活技巧,她给我推荐网友,使我的Q群友越来越多,生活随之丰富多彩!

在网上我还结识了热情奔放的海韵情,她有大海的胸怀,善良的心态,我俩一见如故,通过文字交流,很快成为好朋友。她对我文章的每次点评,都是对我莫大的激励和鼓舞;她帮我布置Q空间,配上美妙的音乐;我的电脑出现故障,通过远程协助,她帮我修复;她不时的祝福、问候,使我倍感温暖、亲切,我早已不把红梅、海韵情当成网友,而是现实生活中的亲人,我的老伴和家人都知道我的这些网友,还经常向我打听她们的消息呢。

就连刚刚认识的一帘幽梦,也是那么心心相通,很快成为亲密的朋友,这就是“付出真心,收获真诚”。

在网上,我们都是一个过客,是谁的一个笑脸,是谁的一句话语让你从此驻足,你为了什么而动情,又为了什么而心动,这就是美丽的情网络缘。

朋友们,请珍惜每一次在网络中的相遇,要以坦诚的心态来面对彼此,这样你才会在网络里收获真诚的友谊,红梅飘香,海韵情深!

(短文学网:https://m.duanwenxue.com/)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