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文章精选 » 正文

明知相思苦

发布时间:2019-03-12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0

若相思为题如何写风月旖旎,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用情至深相思之苦,明明知道相思苦,偏偏为你牵肠挂肚,虽隔千山路牵挂系心间铭记心间,永不相忘,食不知味容之憔悴神思恍惚,言不知其所谓行不知其所随。

相思成殇

作者:逍遥剑客

不知从何时开始,习惯了等待你的消息,不知从何时开始,心事只为你如莲盛开,亦不知从何时开始,那一抹深情只为你半世流离!——题记

梵歌一曲,拾不起落花纷纷。你轻抚古琴,一曲早已醉了流年。你轻挽发丝,一簪早已停驻沧桑几度。

当岁月的光阴细细流淌,你是不是能懂,我如诗的惆怅。

江南烟雨巷陌,见你一纸油伞回眸一笑,便开了一池的莲;大漠红袖残烛,见你霓裳羽衣一舞倾城,便惊了一世的念。

不知道自己,为何偏偏动了那个情字;不知道自己,为何偏惹你痴心眷恋;亦不知为何缘起缘灭,终究虚无。

寒夜,于那霜封的窗棂前,静静地雕镂着如织的心事,你如雪的衣袂,你如银珠的清泪,涤荡在心间挥之不去,怎奈一缕孤魂,已成绵延的寂寥,何处寄放!

前生一顾,此生一情,终一场镜花水月,叹韶华,回首望,已不知是幻是真,空留一抹执念,惟佛堂前静拾三千妙音,为你长存。

当年冷刃腰间撩发少年狂,未品情愁都几许,如今霜华染青丝浮生若尘,却寻不回相伴白首。

依稀见,那彼岸繁花旁,是不是你在为我低低的吟;那烟水亭台上,是不是你在为我痴痴的唱?

不再奢望,今生还能相见,只愿来生还能拾起你遗落的丝帕,留我一指残香。

不再等候,今生还能厮守,只愿奈何桥边亲吻你冷冷的唇,再许我轮回辗转。

不再期盼,今生还能思念,只愿一树梨花开谢,看见如雪般的落英伴你翩翩蝶舞。

不再执着,今生还能相拥,只愿西子湖上那一链断桥,缠绵出你我深情一梦。

君,今生千里烟波,红尘万丈,无你何欢?

君,此生清浅的岁月,我注定在回忆中彷徨,苍凉了几世参商。

残冬孤枕,半阙古词缱绻,墨染素笺,怎堪梦已远,无限思量,相思已成殇。(短文学网:https://m.duanwenxue.com/)

文/逍遥剑客

相思为题

作者:朕 乃彝人

若相思为题如何写风月旖旎,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用情至深相思之苦,明明知道相思苦,偏偏为你牵肠挂肚,虽隔千山路牵挂系心间铭记心间,永不相忘,食不知味容之憔悴神思恍惚,言不知其所谓行不知其所随。

思维的曲线不再是混乱不平,而是笔直的一条,挂只是那个人,念也只是那个人,夜难寐寝难安,白日人前一样谈笑风生,坐立如常交往依旧,一份执著的情愫留于一个人的黑夜,风带所思相抚月伴所思入梦,辗转间心难安反复下寝难寐,思之深。一个人的夜是漫长的孤单的,漆黑下摸索一条通向光明的路,睁大眼睛企图望穿黑暗,在夜的尽头向往着一个漂亮的花园,在花园的尽头想必一定有个可以期待的人,定是旖妮绚丽的风景。

思之极限情遍心扉,控亦不能压亦不能,用情挚深,相思之人无不为一份至上的情怀而幸运,有你是幸运的真情垂青,上天对之不薄,相思之时苦痛伴着幸福,才足以令世人抛不开思之绕,才令世人思了又思反复沉湎于其中而不愿自拔,相思之幸心之皈依。

思亦苦,思亦乐,思亦痛,思亦幸,思之长存,则爱之不改,思之滞留,则情之不去。

喜欢这一份相思,是默守着一份不变的情感,痛亦如何,乐又如何,此思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相思蛊

作者:浮生若梦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下定决心呢,不悔?”

女子幽怨的声音从斑驳的朱漆木门后传来,一字一句,如绣花针落地,清越有声,诡异又如林间林间呼啸而过的习习凉风,让人不寒而栗。

“不悔。”苏默淡淡吐出两个字,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个熟悉的面孔,全身像是有股神奇的力量穿过,所有的不安与焦虑全都遁形不见了。

空气仿佛凝结不动了,两人不言,气氛一下子安静了。

“如你所愿。“女子的声音打破了沉寂。只听见屋檐上的风铃叮当响,木门被人拖动,发出吱吱的响声,露出一条门缝,一股异香扑面而来,浓烈的让人快要窒息了。

一只手缓缓的伸了出来,那是一只怎样的手?惨不忍睹,无法形容。萎缩的皮肤沟壑分明,干枯的肤色毫无血气,隐约可见森森白骨。极不协调的是手上留着纤长的指甲,还染的五颜六色的。爱美之心,可见一斑。苏默只感到脊背一阵冰凉。

“拿着。”女子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

苏默连忙接过盒子,也不忘说道,“谢谢。”女子的手迅速的收了回去。

“你只要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末了,女子又说道,“不用谢我,你我不过各取所需罢了,世间事因果轮回,最后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你别忘记对我的承诺。”

“我知道。”苏默应了声,连忙将锦盒塞进背包里。

抬头看看天空,落日的余辉印染了半边天,暮色将至,万物蠢蠢欲动。苏默连忙起身告辞了。走在下山的路上,四周楞愣的树影如同鬼魅一般恐怖,回头看看刚才的木屋,烟雾缭绕,层林尽染,早已淹没在如潮的黑暗中。偶尔有鸟儿从树梢上飞起,扰乱了周围的寂静。

忽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时慢时快,越来越近,苏默感觉那脚步声就像踩在自己心头,身体开始哆嗦不止。她屏住呼吸向前冲去,还没跑开几米远的距离,她就感觉自己的右手被一只有力的手掌牢牢抓住…… “”(文/浮生若梦)

携一叶相思悄然打湿在风里

作者:笔墨祭

回头,一切都在沉睡,努力聆听昨夜的回声,我发现世界是如此的静默,夜幕下只留下我的思念在原地盘旋。匆匆路过了最绚烂的季节,细数南窗遗梦,余生里,我只能怀着阑珊的心事,不作新词,不念旧酒,徒剪一段韶光,留给自己。

亦近亦远的背影在深眠浅睡的梦里,把我浸在生命的忘川,卸下素衣,默默焚一支思念的香烛,续上前生今世的牵盼,在来世回转的渡口边,任海角天涯隔断朝朝暮暮的期盼,任风霜雨雪阻断痴痴遥望的视线,任俗世红尘支离千古万年的深情,只为你,携一叶相思慢慢打湿在风里。

我失神,无奈风还在雨里迷乱,一袭花落,我于云水间怅然沉醉。长歌黯然,轻纱渺渺,那一夜的天空失了花火,只带着琉璃霓裳,抚起月亮的寒光,越过万千屏障,看尽残觞冷酒续写落寞。思念似雪轻落,一点一点消融。遥望中,一丝一丝心痛。花落花开开不休,上善若水水自流。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意,难相付。情难舍,心难留,花朝月夜,转眼便成指间沙。

那一刻,繁花落尽君辞去。

那一刻,韶华远去无处寻。

那一刻,孤影成形泪湿衣。

乱世里蔓延的,是我的残局花季,午夜中倾诉的,是你的似水流年。

漂泊天涯,寒月悲笳。多一片痴情,伤尽年华。无奈心事终虚化,几阙等待,几回空劳牵挂。纤指弹花落满天。晓风梦起伊人,恍若从前,花雨落忆往事,凝视昨天。悲喜交织的日子荒芜迷惘,不堪中沦陷、挣扎的昼夜往复循环,锁不住梦里花红柳绿、绕不开脚下山重水复,找不到的出口,落不下的帷幕。一纸墨香,曾经清晰了谁的双眸?一帘碎片,又模糊了谁的视线?闭合双眸,轻声喟叹,你恍若隔世的温柔,化作我极端的落寞。

奈河桥畔,清水幽扬,忘川之侧,碧波冷淡。千年离愁,如弹指间,一腔浊泪,沉浮前世聚散。蹉跎岁月无言,时光如剪,剪不断一声长叹。细雨檐下不胜烦,飞鸿尽处荡炊烟。光阴似盘,人生如攀,哪等得得意浓处,千古笑谈。多少怨,皆是情为何堪。时光若水,悄无息至,触手无痕,渐已久远。苍凉中看尽桃花,摇曳缤纷,暗香浮动,绯恻缠绵,终落得花落人自怜。春去秋归,星移斗转,怀想成伤。

独留我守候一个远古神话,断桥边,倾听暮鼓陈钟,而今,断桥依旧,梦回间,泣不言。

笔墨祭。(文/笔墨祭)

予书相思,意寄落梅

作者:雪柳

有个女子用清淡的文字写尽山水风情,百态人生。凭借一支素笔,心似兰草,道尽唐诗宋词的风雅清韵。简单自持,一切都是那样清绝明净。

那个有过康桥之恋,走过人间四月天的林徽因,化身成燕与她相约,探究如莲的日子,诉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情怀。

穿过民间烟雨,她与孤芳自赏、离群所居的张爱玲相遇,许下今生只做最后一世的约定,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她就是白落梅,栖居江南。她的文字是我梦中久违的气息。在这样一个尘世纷繁的人间,让我可以在文字中寻求片刻安静。

她与文字有着相濡以沫的约定。一个人,一本书,一首诗,一杯茶,在她笔下是那样让人心动,读着她的文字,世事才会如此波澜不惊。

她的文字,是智者的暖语,将寂寞升华,能够聆听心灵的声音。在一个秋意阑珊的午后,她拣尽梅枝,尽管繁华凋落,浮光掠影,也可以生出优美之花。

她情感真挚,素养深厚,笔下的光阴唯美动情。那些尘卷在她书籍里的故事,可以听一场风雨,吟一场落花。从她提笔的那刻起,纵使从未悟透的东西,也能给予心灵最美的诠释。没有风华绝代,只有岁月静好。

她寄情山水,在拾遗岁月的苍翠间,品悟出一颗脱离俗世的禅心,温婉恬静,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凌霜傲雪,于行云流水的文字间,看淡人世浮华沧桑。

她曾许下诺言,此生只做凡俗中的女子,来世再听佛诉禅音,却在不知不觉间早已透露淡雅的禅香。(短文学网:https://m.duanwenxue.com/)

有些相逢不需要任何约定,偶然的邂逅,一次不经意的阅读都可以展开一段缘分。我与白落梅书中相逢,眷恋她的文字,洗涤心灵,弥补缺憾,因为那份美丽太过入骨入心。

人生有情,尊重和她在心灵上的缘,在她的文字中静心定己,寻求最真的自己。

纷呈世相中光阴静流,白落梅神秘优雅。她不会知道我,我亦不会去寻她,只是通过文字深情相望,消除执念,静守岁月安好。

如果可以,她的文字将是我最美的信仰——予书相思,意寄落梅。(文/雪柳)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