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文章精选 » 正文

离开需要勇气

发布时间:2019-03-23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0

曾经认为,告别是离开不爱的人,有一天,长大了,才发现,有一种告别,到了路口,就要分道扬镳,告别时用力一点,多看一眼。告别后就别回头,不是说有多坚定,而是我知道一回头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就会舍不得。

挥挥手、告别昨天的阴影

作者:湖边柳

生活总是美好的,生命在其间又是如此的短促;既然活着,就应该好好的活。思念早逝的亲人,应该更珍惜自己生命的每个时刻。精神上的消沉 无异于自杀。像往日一样正常的投入生活吧! ---题记《平凡的世界》

三年的大学生活已快过去两年了,回首这两年来我想的 、说的、做的,我感概万千,心中有说不出的感觉。现实中的东西与我理想中的相差太远了,使我无法达到理想的彼岸。

从大学开始到现在[大二即将结束],我没有度过一天的快乐日子,基本上都在痛苦中度过,生命赋予我的是什么---痛苦、悲伤、甚至是绝望。我个人完全陷入了痛苦的深渊,掉进了阴冷的地窖里。表面上我活的比较快活,然而内心却比谁都痛苦百倍。因此,我便学会了爱慕虚荣,变得虚伪起来,所有这些又有谁能够真正理解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一年多来哭过多少次,流下了多少泪水,受到过多少伤害。受伤的心经不起外来的任何打击,哪怕是不经意间的伤害,都会使我不堪一击,甚至是亡命天涯。整天过着 生不死的生活,真的很难受,难道飞尸走肉、浑浑噩噩的生活就只属于我一个人特有?痛苦在所难免,为何非把我逼成这个样子?又难道一个人可以改变我的命运,注定要我一生失败吗?为什么没有想到他人对我的期望和关怀,他人的心里感受?自甘沉沦、自暴自弃、堕落放荡、逃避现实并不是我所愿望的,也不是我的特有权。

在我人生的关键时刻,上帝给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要我如何面对残酷的现实,要我如何正视我自己。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和退路,也没有更多的机会让我去争取选择。我无法拯救一个人的命运,他的悄然离去让我措手不及,使我无法进行生命的残喘生息,只能够发出呐喊,感叹生时不详、时运不济、命途多舛。曾经多少次我努力地改变自己,但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我更无法忘记心中的他,“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焉”,难道我不悲伤、遗憾、追悔莫及吗?!

过去的一切都已过去了,而我却未能从痛苦的深渊里走出来,很长时间我都把自己封闭起来,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痛苦、寂寞孤独包围着我,周围的一切却冷酷无情,甚至是“无人问津”我,孤苦伶仃的我看到了人间的冷淡、凄凉。我不能改变别人对我的态度,我知道我靠的树倒了,靠的山崩了,母亲、哥嫂都不是我的依靠。因此,我开始讨厌整个家庭,家庭的生活变化与我的生活变化都与以前大相径庭。我对亲人开始了怀疑与不信,对朋友开始了疏远、冷漠,对自己开始了自我的否定。

我不敢正视自己,始终在逃避现实。面对眼前的现实情况,我变得冷酷无情、旁若无人、不屑一顾、逆来顺受、唯唯诺诺、优柔寡断、趋炎附势、随波逐流,更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好言相劝,不知多少人在为我流泪、悲伤的同时,感到一丝丝的遗憾、悲哀、可怜!甚至母亲都对我绝望过。我没有办法来改变自己,使自己快乐起来,更不对任何人产生抱怨。然而,我还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我不想生活在阴暗的日子里,也不想那样长期一直沉沦下去。那样只会断送我的青春和前程。为了我的亲人和朋友,我必须学会摆渡自己,找到生命的港湾,学会坚强、乐观和忍耐,再也不能让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对我失望,甚至是绝望。

我相信我的周围并不完全被黑暗笼罩着,因为有很多人都在关注者我,母亲的真心呵护,亲人的热心期望,朋友的亲切问候,足够让我停下脚步,回顾自己的言行,思考自己得人生……

我应该走出人生的低谷,寻找生命的出口,恢恢手、告别昨日的阴云,找回失去的自我。珍惜自己生命的每个时刻,像往日一样,正常地投入生活!这时,我的耳边又响起了刘欢的《从头再来》“我不能随波逐流,为了我挚爱的亲人,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的眼神,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我相信,我会和昨天的阴影作挥手告别,奋斗我的未来!

畏惧告别

作者:乔叶

我实际上是个十分口拙的人。而且,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尤为口拙。比如告别。

告别似乎是一个普遍公认的隆重时刻,也是一个最能够让人感怀的时刻。越是这样的时刻,我就越是畏惧。倒不是怕伤心怕落泪,而是怕说话。——人多还好,你一句我一句也容易混过。最怕人少,尤其是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无论语言的茅草多么丰盛,也总会有一些东西干巴巴地显露出来,让你不得不面对。

一位女友曾来看我。客观地说,她是那种满不错的朋友,只是不错也不错得挺一般,聊天聊得也还好。偶尔,我们也能够走到深处,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走在快乐的表面,一旦到了最孤独最无助的时候,我们第一个想到的人,都不是彼此。

她在我家住了两天。两天的相处使我们的友谊略有升温。而汽车站的告别却像催化剂一样莫名其妙地促进了我们对彼此的留恋。我们的话语顿时充满了巧克力一般甜蜜的浓香和油滑的关爱。

离开车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有时间一定要再来玩啊。”我切切叮嘱。

“一定一定。”她殷殷答应,“你也一定要去我那里呀。”

“一定一定。”

沉默。

“饿不饿?渴不渴?那边卖有吃的。”我笑道,“来这儿可别委屈。”

“我才不生分呢。倒是你,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别光顾着照顾我。”她忙说。

互相的谦让已经显出几分生分了。

“爸妈身体还好?”——忽然想起,这已经是我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

“还好,”她的口气稍稍迟疑,“就是都有点儿高血压。”

“那一定要注意呀。”我的心里一阵轻松。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谈话点儿。——我的母亲曾经患过高血压,我在高血压方面的知识几乎等同于半个专业医生。

我们谈了足足有十二分钟的高血压。

发车时间终于到了。我们依依不舍地牵手,款款深情地揽肩,你给我掸尘土,我帮你抿头发,及尽了朋友间的肢体语言来为离别的氛围助兴。

时间到。有乘客催车。售票员不耐烦地解释:“还要再等上几分钟,有个人约好了要来坐这趟车的。”

只好接着聊。股票,电脑,广告,街上行人的穿着,单位同事的佚事,装修房子的得失。车,在我们纵横万里无所不及的云雾中终于发动起来了,于是我下车,她打开车窗,我们相对微笑。我挥手作别时,已觉辞尽。

车走了两步。突然间,又停了下来。原来是有人下来买烟。

我只好又赶上前。两人的表情重新开张。话语却如同剩茶续上了凉水,更加滋味惨淡。

“这个坤包颜色太深了,配你这个衣服不大好。”

“有没有考虑去补照一套婚纱照?听说金艺影楼技术特好。”

买烟的人还在那里挑来挑去。真想替他买一包啊。

终于终于,汽车的烟尘笼罩了我。我在蒙蒙的视线里第三次和朋友作别。放下疲惫的手臂,我突然觉得有些窒息。在这一瞬间,我明白了好几件事情:人为什么会在许多时候变得虚伪;人为什么会在许多时候丧失勇气;人为什么会在许多时候深感生命的无聊和无奈;人为什么会在许多时候深陷平庸且支持平庸。

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只有真正的好友才会容许你相顾无语。为什么古人在造字时会把告别写做“辞”,——那是“辛苦的舌头”啊。

告别混乱

作者:赵款款

很小时候就看亦舒,她的女主角热爱白衣白裤,至要紧是穿得随意,吃水果或是被小朋友弄脏了毫不介意。

很长时间,将“随意”奉为人生真谛。

又过很久才悟到:随意与混乱,只有一线之隔。

乱糟糟的房间、脏兮兮的厨房冰箱、落着灰尘的桌椅... ...连同那些被洗衣机洗开线的真丝裙子、缩水的羊绒衫、胡乱浸泡染色的白衬衫、被圆珠笔划花的包包内衬、好几副仅剩一只的耳坠、未保存的文档、最爱却怎么也找不到的那本书、堆积成山摇摇欲坠的工作台... ...还有那些明明感兴趣却未完成的工作,明明不喜欢却耽误过时间的人,明明不满意却懒得改善的现状... ...共同构成我们混乱的生活,混乱的人生。

之前看到一句话:"我喜欢过着整饬,有序的生活。每天规律的起居,做事。看一部剧,读一本新书。晚上上床时会感觉自己越来越厚实,好像长出了一片新叶。同样,对友情,爱情,也喜欢这种稳定累积的意义感。就是随着时间的逝去,你知道有什么变重了,长成了。"

年纪越大,越认可。混乱盲目的生活,会让人漂浮慌张。

只是很遗憾,我不是一个天生有序之人。回过头看,就好像多年来一直步履阑珊艰难跋涉在有序之路上。

独居的时候,有一年要搬家,想着反正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大概度过几个月的混乱时光。现在仍然记的真切:天天换衣服,换完就顺手搁门口。挂钩早被占满,逐渐侵蚀到椅子,然后殃及餐桌。

当家门口居然逐渐被穿过的衣服侵占,哪有什么风格可言,挺住就是一切!

每天都要小心翼翼从那一堆衣服最上面抽出来当天要穿的一件,否则就会全部坍塌。

这仅仅是衣橱。这种类似的混乱感像是有强烈传染性的病毒,从工作到爱情无一幸免。最惨的是,连自己都乱了。没当成艺术家,倒有了一身想当然的艺术家一般的混乱毛病... ...

熬夜,日日熬到凌晨才睡,仿佛不在深夜清醒就不像文字工作者。不吃早餐,饥一顿饱一顿。长期伏案工作导致肩膀严重内扣,肩胛骨突出,斜方肌外翻,时不常的就会背疼脖颈疼。多年不正确的习惯导致脊椎侧弯,脚踝僵硬... ...等自己有意识的时候,好像身体每个地方都不对位了。整个人状态都往下走,看着没精打采。

“不得不收拾了”!面临这个沉重的课题,下定决心动起手来,从最初的心烦意乱心猿意马,到初见成效,干劲十足,再到“好像也没那么难”、“咦?真的有点成就感呢!”。

狠心清理出大批不再穿的衣服,给衣橱留出空间。留下的那些,严格照规矩打理。该干洗干洗,该手洗手洗,机洗的乖乖套好洗衣袋... ...看着它们平整有规矩的样子,心情也会变好。

时间长了,依然会乱。但乱过几次后,就有了心得。

春夏季和秋冬季衣物要分开,过季衣物整理在收纳箱中再放入衣橱。有一块区域放近日新宠,方便随时取换。挂着的衣物长短依次排列,就会在下方空出一块宝贵的收藏空间放包包。

虽然完全不是擅长做家务的人,但在学着利用辅助工具。比如说无印良品有专为旅行设计的长方形收纳袋。平时叠起来只有一小团,用的时候打开,就可以把衣服物品统统归类放入皮箱。一只大皮箱,用三只收纳袋就可以做到整齐有序。

塑料自封袋特别好用,备着大小不同规格。可以装衣服,尺寸较小的袋子也把首饰全部装起来。着急的时候还可以当垃圾袋... ...

有种塑料多格收纳盒放耳环耳钉特别赞,又便宜且不占地方,一盒可以放十对,可叠放在一起,一目了然。自从用它以后,再也没有丢多耳钉。对了,旅行的时候拿它当药盒也可以。

还有鞋子、杂物、化妆品、餐具... ...正在想办法让它们都变得各有其所,各就其位。

越来越体会到打理一个舒适家的重要性。把生活这件看似最微不足道事情做好,才是其他一切的基础。

同时,开始规律作息,合理安排一日三餐,且通过瑜伽和跑步让身体建立秩序。运动这件事教给我很重要的是:没啥捷径。也别扯什么宏伟目标或者长远规划,最简单的就是你每天花点时间与自己的身体相处,每天单调地坚持、重复,认真不敷衍。也许在短期内觉得毫无创造力且十分无聊,但长此下去,自然就会看到变化找到方向。别的事情大概也是如此吧!

也许有人会说:怎么活着不是活呢,混乱着也行,自由就好。

以前我也这么想,以为自由就是想做啥就做啥。后来发现自律者才会有自由。当一个人缺乏自律的时候,他做的事情总是在受习惯和即时诱惑的影响,要么就是被他人的思想观念所扰,几乎永远不可能去做内心真正渴望的事。

只有用许多不自由,才能换来片刻深邃的自由。而一味逃避得来的,不是真正的自由,顶多算偷生。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个人,活得像一支队伍”。整在,有序。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当然,也自有纪律。

当然,以上所述仅适合于我这样的自由散漫主义者。有些人惊人的自律整齐仿佛是天生的才能,且要求家人也如此。那倒也不至于,因为生活不是停滞不前的,即使弄乱了也可以从头再来。如果没有混乱过,又如何能体会有序的好处?

告别混乱的另一个极端是铁一般的纪律下丧失的趣味性随意性,以及强迫症一般的的收纳癖、洁癖,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

太多混乱,容易让人迷失;太多纪律,又容易找不到自己。要平衡,才是难题。唉!

徒劳的告别

作者:莫剪柔柯

喜欢用水晶的杯子,冰凉透彻,用裸露的寂寞和冰冷的手指缠绵。

茉莉的花蕾在水中舞蹈,象寂寞的蝴碟,很多的面孔穿透时空鲜活起来。

记忆里黄色的,大片大片的野菊,带着永远的野性,清香柔软的留在记忆里。

太多的支离破碎,那是我的童年。

是结了痂的伤口,一触会有甜腥的黑色血液喷涌,治疗是徒劳的。

流浪会让很多东西陈旧。

比如很多的衣服,它们曾经那么欣喜奔赴到我的躯体,给寂寞冰冷的皮肤温暖,它们彼此慰籍,它们带着肌肤的气息。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丢弃,它们停留在角落等待宿命。

一双一双的眼睛只能沦落成记忆,一双双手在久远的岁月里逐渐冰冷。不知道是否有人还能在他们记忆里找到那个不爱说话的女孩。

喧嚣的babayface,据说是有名的酒吧。

公司聚餐结束后应着女友要求,一个同事,一个不太熟的旧识,一个陌生的平淡的男人在这个夜晚共处。

聚餐时喝了太多的酒,不是因为快乐,不是因为寂寞。

不喜欢酒吧,嘈杂喧嚣,象永远无法添满欲望的洪流狂欢。

coco和麻雀一脸平静的喝酒,无从知晓她们是否喜欢这样的地方。陌生的平淡男人不停帮我点烟,清凉的芝华士在白酒的威力下遁形。

没有语言,或者这样暧昧的时光语言失去力量。整晚的喝酒令我眩晕。

酒精、音乐、女人男人、还有世界杯,一些寻觅温暖的肌肤是盛开在夜色里的巨大花朵。

温情、暧昧、潮湿迷离 ,仿佛世界末日。

这夜的babayface冰冷忧郁。

酒精褪变成眼泪,是隐忍的无奈。过往的面孔交错重叠,没有和任何人招呼我离开这另类的空间,逃一样。

醉酒的夜晚微笑甜美如诒,惯常的冷漠丢盔弃甲。

不能拒绝回忆,因为无法拒绝。

如果一定要走,请让我们笑着告别

作者:烟波人长安

一、

201x年,我大学毕业。

毕业前三天,小西和木头给我打电话,喊我出去吃烧烤。

我犹豫了一下。谁出钱?我问。

木头请客。小西说。

去去去!请客这种事儿,怎么好意思不去。我这么讲义气的人。

落座。上串儿。开啤酒。

莫名地觉得气氛有些诡异。我和他们两个算不上很熟,不过也听说,木头要出国留学,小西要留在北京。异地至少两年。

难道要把小西托付给我?!我心里一惊。

没人理我。小西慢慢先开口。

木头,你去美国了,我怎么办?小西问。

你舍不得我,就去美国留学,找我吧。木头说。

不想去。小西说。

我也不想异地。她又说。

木头嘿嘿一笑。我也不想。

我们分手吧。小西又说。

好。木头说。

我挨个看看他们两人。操,这是演的哪一出?

出国以后你要好好的。小西说。

你在国内也照顾好自己。木头说。要是累了,找个男生照顾你。

不,我要单身。小西说。你要是回来,也单身,我们还可以在一起。

木头又笑。我都是海归了,为什么要回来找你?

小西笑着拿筷子打他,两人闹了好一会儿。

我不敢搭话,在一旁拼命吃肉。妈的,大白天看见俩疯子。

分手之后就不要联系了,木头。冷静下来,小西又说。

好。木头继续点头。

你当我们的见证人。小西忽然转向我。

啊?我嘴边的肉串直接掉在桌子上。为什么?分手也要见证?

免得我们后悔。小西说。

... ...要是后悔,还分手个屁。

木头说他去上厕所,让我们接着吃。

我用余光看见他走出了饭馆大门。饭馆里明明有厕所啊。

难道是传说中的尿遁?!

不能再吃了。我呼一下站起来,也假装上厕所,两大步冲出门去。

木头你给我站住!一句话还没喊出口,就看见木头站在门口一侧的灌木丛里。

他背对着我,肩膀一抖一抖,不停拿胳膊擦脸。

天快黑了。下小雨,雨点打在他背上。一片模糊。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悄悄退回饭馆,又看到小西趴在桌子上,肩膀也是一抖一抖。

片刻后她抬起头,用纸巾擦了擦脸,突然又把头低下去,缩成一团。

饭馆里的人一脸诧异地看着她。

我什么都没做,默默付钱,走人。

后来木头真的去了美国,小西真的留在了北京。

一开始我们还有一些联系。我叮嘱小西,如果想他,就给他打电话,不用不好意思。

再后来,联系就断了。只是偶尔听人说,那之后过两年,木头回来。小西已经和男友买了房子,四处张罗着看家具。

我只是听着,没说话。

二、

201x年,我大学毕业。

毕业前两天,学校出钱,系里举办毕业晚会。

又是个免费吃喝的机会!哎,真是让人热泪盈眶。

我和大宽坐一张桌子,有一个小时没抬起过头。

来敬酒的,拿雪碧推掉。

来聊天的,端着盘子换张桌。

除了我们俩,基本上没人好好吃饭,一群人赶集一样走来走去,互相灌酒,聊天,不分男女抱在一起哭。我还看到别的系的一个傻逼,跑去和前女友喝酒,现女友摔盘子,冲他咆哮。

剩下的就是趁机表白的。

有的人假装喝醉了,挤到喜欢的女孩旁边,仍然怂得话都说不全。有的人站得笔直,稳稳端着酒,和女孩说:你好,我喜欢你很久了,一直不敢表白。

怂逼。大宽在后头嘀咕。

瑶瑶是众人告白的焦点。一晚上,光我看到和她表明心迹的,就不下十个人。

美女么,也难怪。又是娇小型的,很难扮高冷。

好累啊!间歇,她从一张桌子附近逃出来,坐到我和大宽这边。双手用力往脸上扇风。

你今天丰收了。我说。

瑶瑶撇撇嘴。累死了,毕业都这么累。

你想选哪个?我继续和她开玩笑。这么多人呢。

一个都不选。瑶瑶用力摇头。

操!四年啊,都干什么去了?瑶瑶越说越愤怒。有的人连我名字都不知道,就敢说喜欢了我很久。

对了,陈俊没来?我转移话题。

瑶瑶愣了一下。没来。她说。

我昨天给他打电话。她又说。我们分手了。

语气平淡。我足足用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

靠,怎么都是这个路子。为什么?

我上班的地方,有个上司对我很好。他一直没结婚。瑶瑶说。我不知道,要不要答应他,和他在一起。

你喜欢他?我问。

说不上多喜欢。瑶瑶还是愣神。但是他有房,有车,是公司中层。上个月我过生日,送了我一个prada的包。

怎么没看过你背?我伸长脖子看她旁边的座位。prada呀,老子都还没见过真的。

不想背。瑶瑶说。我一直觉得,背上了,就好像... ...已经答应了他。

她和陈俊谈恋爱一年半。陈俊是穷孩子,一个月生活费800。瑶瑶却从不掩饰她对名牌的喜好。我预感他们之后会有矛盾爆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我突然觉得很没意思。

你都已经收下了,背不背还有什么区别?我问她。

瑶瑶沉默了片刻。嗯,就这样吧。她说。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势利?她不安地问。

我摇头。这就势利了?这是选择自己的生活。而且,我无权评判。

我可以比你们少奋斗十年呢。瑶瑶露出一个微笑。

陈俊也觉得... ...这样很好。她低声说。

我保持沉默。大宽嚷嚷着吃饱了,在两张椅子上横躺下来。周围嘈杂不堪,哭声和笑声混在一起。瑶瑶就微笑着坐在原处,看上去十分平静。

是的,也许是很好。至少老子到现在的存款还买不起一块地砖的面积,别提他妈的房子。

但是,如果你觉得这样很好,为什么又哭了?

三、

201x年,我大学毕业。

毕业前一天,桌上的小风扇坏了,去隔壁宿舍借螺丝刀。

敲门,没人答应。转门把手,上着锁。

唉,逼着我入室盗窃。

我伸直手臂,从门梁上头摸下一把钥匙,开门。

之所以知道这个秘密,是因为井然。

这人记性差到了极点,大一入校一个月,丢了三把宿舍钥匙,搞得他们宿舍人心惶惶。

后来他们申请换了锁,五个人有钥匙,唯独没给他。

钥匙给你放门梁上,宿舍的胖子说,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不然把你锁到阳台去。

结果井然和我出去喝酒,喝多了,随口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

喝酒是因为,他追一个女生追了半年多,每次请吃饭女生都去,送礼物女生也会收,结果有一天他忽然发现,女生有男朋友,而且感情很好。

你说,为什么?井然大着舌头问我。

靠,我他妈怎么知道为什么。你追别人之前为什么不好好打听一下?

我不谈恋爱了。井然说。我谁也不喜欢了,我好好学习。

他是真的好好学习。学期末,从年级倒数一步跳进前十,拿了奖学金。

他还想保研,天天泡自习室。有一次,自习室一个女孩带了壶热水去看书,水壶失手砸在地上,摔个粉碎。学霸们皱着眉头纷纷换座,井然看不下去,帮着女孩收拾了地上的碎片。

女孩叫嘉嘉。两人关系渐渐走近。井然还记得自己大学不谈恋爱的誓言,和嘉嘉说,他们一起努力保研,成功了,就在一起。

再后来,井然顺利保研,嘉嘉发挥失常,决定毕业后直接找工作。

那个约定的事,井然再也没提起过。

我走进他们宿舍,吓了一跳。井然窝在床上,居然在打游戏。

你自暴自弃了?我很惊讶。

休息一下。井然说。

我在他桌子前坐下,百无聊赖,看到桌子上有张卡片,有字的一面朝向我。随便扫了一眼,别的没看清,“我们分手好么”几个字却看在眼里。触目惊心。

你们...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分手了。井然轻描淡写地说。

我还没想出来安慰的话,他已经自顾自说下去。这样也好。他说。她在南城那边找了份工作,待遇也不错,以后我们隔得会很远,而且,共同话题会越来越少吧,我不置可否。锤子和学姐一个城东一个城西,一年了,感情不还是很好。我说。

不一样。井然说。锤子有勇气,学姐也有,可我和嘉嘉没有。

所以还是分开比较好,他说着,声音低下去,慢慢关上笔记本,头埋在膝盖中间。

我觉得坐立不安,拿了螺丝刀,匆匆走人。

井然的声音又从我背后传过来。

你说,我们之后,应该见不到了吧?他闷声问。

我知道他说的是谁。我也知道,他很清楚问题的答案。

我关门离开,井然自始至终没有抬头。

四、

毕业季,分手季。这句话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流传。

木头和小西分手。瑶瑶和陈俊分手。井然和嘉嘉分手。同样分手的可能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情侣。

毕业后,你会去哪儿?

若干年后,你还会不会留在原地?

如果一定要走,如果一定要分开,请让我们笑着告别。

因为我不想,在你面前,流一滴眼泪。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