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课文大全 » 正文

鬼是一棵矮杉树课文

发布时间:2017-12-22     来源:lbx777  浏览次数:3

  那时候敌人的清剿很残酷,夜里宿营时都派人放哨,大家轮着值。来头太小,班长说:“来头,不给你派哨了,你在棚子里放心睡。”
  来头不肯,来头忌讳别人说他小。人家越这么看他他越要去。
  班长说:“那你值最后那班哨吧。”班长那是照顾他,最后那班哨有三炷香工夫天就亮了。
  来头值夜哨回来,两条腿紧紧地夹着,走路时看上去有点别扭。班长说:“来头,你的腿怎么了?”
  来头不吭声,脸红了大片。
  第一次值夜哨,来头就出了事。来头从小怕鬼。八岁时给财主家放牛,他跟厨子老宽住在旧磨房里。磨房很破,天一黑阴沉沉的。阴雨天风一吹里外怪响。厨子老宽五十好几,无家无小,嘴里话却多。冬夜很长,他往往跟来头讲故事,讲来讲去都是鬼,讲得活灵活现,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从此,来头就不敢黑地里一个人待了。昨晚值班,他心惊胆战,三炷香时间不算长,但来头却像过了整整一年。他听着四下里到处都是怪响,听着听着就听到一种嗒嗒响声,后来发现那是自己牙齿在打架。他把耳朵塞了,后来他又把眼也闭了。他想:我不睁眼了,睁着眼看哪哪都像鬼影幢幢。可是不行,放哨怎能闭眼睛?放哨要用的恰是那双眼。
  后来,他努力睁起眼睛看,看着看着就看见晃出一个龇牙咧嘴的“鬼”来。就那样,来头觉得两腿间一热……
  天亮后,来头不敢换裤子,怕人家看到。天气已是深秋,湿地方渗骨头凉。不动还好,越动越不舒服。所以来头不由就夹了腿。
  那一晚,来头过得很窝囊。来头想:这不像队伍上的人,这更不像个好汉。
  来头常常自责,他想:这种事不能再有。他想了很多办法,觉得都没有把握。忽然他想起厨子老宽说的话:“鬼这东西怪,你怕它,它到处都是,你要比它还厉害,它就吓得没影了。”来头决心试一试。
  过了没几天,队伍扎营在一片坟地。那坟地荒草凄凄,古木幽幽。白天看去都阴森一片,夜里就更加可怕了,由不得你不毛骨悚然。白天行军都和累,放哨是件很恼人的事,谁也没想到来头会主动提出值夜哨。来头跟班长说:“让我值哨!”班长说:“你发疯了?”来头说:“横竖我睡不着,让我值!”班长还是有点犹豫,没想到来头泪就掉下来。班长想:就让这伢崽去吧,反正这地方离敌人还远。
  就这样,来头一个人在坟地里值夜哨。
  他蹲在一个坟包上。那地方高,看得很远。这天晚上月光偏偏好得出奇,如水般泻在坟地上,像薄薄的一层绸缎,朦胧间能看出很远,树影山形全在视野中了。
  来头捏着那杆枪,心里想:天黑些倒好,黑得像泼了桶漆,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看不见倒好,看不见就当什么也没有。可来头偏能淡淡地看到很多东西。他想:要真有鬼我就能看到了。他身子瑟缩了一下,感觉到鸡皮疙瘩在身上拱起,汗从额头跌了下来,胸口地方像一只小免兜着,一下一下跳哩。
  “你别怕,来头!”他跟自己说,“你越怕,鬼越欺你。”
  “你往一个地方看!”他说,“你惊慌了四下里望,望望眼就花了,那鬼影就现了。”
  他说:“你硬了胆顶住,鬼从此就怕你了,从此你就不再有尿裤子丢丑的事情了……”
  他真的往一个地方看,那儿有一抹淡影,他觉得那地方有一缕烟,隐隐约约,可是风却吹不走。他知道那不是烟,这么个地方哪能起烟?可是那是个什么东西呢?他凝神想看清楚,可他没看出什么,他看见那只鬼了。那团烟化作一只披头散发、血盆大口、指爪张扬的狰狞鬼魅,径直朝来头欲扑过来。来头一个抖颤接一个抖颤,他想喊,他也想跑,后来他又想大声地哭……可是他到底没那么做,还是那么一动不动站立在那儿,来头想起了今天值哨的目的。他想:要是我输了,我一生一世都没办法了。“不行!来头不怕鬼!”他跟自己说。他跺跺脚,稳稳神,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团暗影,他觉得他和那只鬼魅互相那么盯着,他们那么较着劲,谁先软下来谁就败了。“我不怕你!”来头大喊了一声,那么一来,那鬼影真就不动了。它原来很猖狂,张牙舞爪,现在不了,现在好像愣在那儿怯在那儿了。来头想:人还是要硬气,鬼就怕你了,就跟战场上一回事哩,你一硬气,敌人就怕你了。
  就是这么一回事,来头想。
  来头憋足劲朝那地方望,来头的目光像把刀子,狠狠地往黑暗里戳,一下子顶住了那鬼的心窝。来头觉得事情就是那样,后来他把梭镖平举了朝那方向戳戳,真就觉得好像顶住一团韧软的东西。
  “来呦来呦,你敢动一动,我捅你个透心凉……”他嘀咕着。
  来头一动不动,他就那么纹丝不动地站在那儿,他像是要把自己站成一块石头……
  天渐渐就要亮了。来头以为时间会很长,但不知不觉间天边隐约就有鱼肚白色泛起。来头朝那团怪影说:“我没软哩,我不怕你!你看我没怕你,你个鬼东西。”
  他把梭镖收了回来,梭镖的尖刃很锋利,在朝霞将至的早上闪着寒光。来头收回了梭镖,然后又憋足了劲,狠命朝那团怪影戳去。
  来头什么也没戳着,他戳空了。一个趔趄,险些摔个跟头。
  他走过去,愣看了那地方好一会儿,看看,自己也笑了。“呵呵……”他的笑在寂静的早上脆亮异常。
  他说:“哈哈,原来没有鬼,鬼是一棵矮杉树。”
  来头回到大家中间,大家发现来头精神格外的好,值了一夜哨,还有那么好的精神,这确实叫人有些奇怪。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