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历史 » 正文

中国历史上首个以暴制暴的例子

发布时间:2017-11-26     来源:大学生新闻网  浏览次数:29

核心提示:这天夜里,陈珩在秦淮河边沉重地踱步,思考怎么对付卫朝奉。突然发现秦淮河上面漂着一个黑压压的东西。他走近细看,竟然是一具死尸。陈珩本能地要避开,刚转身突然灵光一动,心想:“有计了!有计了!”他竟然把死尸给打捞了上来……

明代秦淮河畔的南京城里有个秀才,叫陈珩,家境富庶,在秦淮湖口有两处房产:一处庄园,一处房子自住。陈秀才生活在蜜罐中,“专好结客,又喜风月,逐日呼朋引类,或往青楼嫖妓,或落游船饮酒”。这样风花雪月了七八年,陈珩将家产败得差不多了。妻子马氏苦苦相劝,陈珩就是恶行不改。手头缺银子了,那般狐朋狗友撺掇他向放高利贷的卫朝奉借了三百两银子,约定三分起息。

陈珩想都没想,就借了高利贷。殊不知,那卫朝奉是一个极爱财的魔鬼,“平素是个极刻剥之人”,“有百般的昧心取利之法”。所有的借款人都是他的猎物,不被榨干显示不出高利贷者的水平。卫朝奉借陈珩钱看中的就不只是利息,而是看上了陈珩在秦淮湖口的庄园,琢磨着通过贷款把它霸占了。所以到了应该付利息的日子,卫朝奉也不向陈珩催债。这样过了三年,这笔高利贷翻了一番,本息合计到了六百两。卫朝奉这才派人到陈家索债。陈珩此时已是油尽灯枯,家财耗尽了,还不起,就躲着不见。卫朝奉是谁?职业催债的。于是他天天派人催逼,就在陈家门口坐守,动不动就恶语相加。陈秀才只得躲在家里,忍气吞声。

卫朝奉对付陈珩这样“钉子户”的手段多了去了,一招接着一招来,闹得满城风雨,把陈珩名声败完。陈珩真是秀才遇到兵了,没办法,只好同意将湖边的庄园折价卖给卫朝奉抵高利贷的本息。陈家庄园市值一千两白银,陈珩觉得庄园除了抵高利贷外卫朝奉还要补足一千两白银之数。他就托那帮狐朋狗友周全此事。卫朝奉耍起了无赖:“我看过他的庄园,哪里值一千两银子?最多也就六百两。我借钱给破落户,自认倒霉,同意陈珩用庄园抵高利贷;如果他不同意,赶紧把银子还我。”摸清陈珩囊中空乏、无钱无力之后,卫朝奉加紧日益催逼。

陈珩敢怒而不敢言,毫无办法,只好把湖边的庄园拱手让给卫朝奉,写了契据。

万贯家财被败得只剩下秦淮河畔的一处栖身之所了,陈珩终于痛定思痛,改头换面,静下心来在家中苦读。妻子马氏见丈夫变好了,勤俭进取了,很高兴,拿出积攒的私房钱,超过一千两银子(可见陈珩家之前多富),让丈夫去赎回庄园。于是,陈珩高兴地拿着六百两银子要赎回庄园。卫朝奉得了便宜,如何肯轻易吐出来?他推说:“当初我拿到的多是些败落房子,荒芜地基。我又添造房屋,修理得锦锦簇簇,栽上了花木,把庄园弄得整整齐齐。现在想用六百银子赎回去,他倒安稳!若要赎,要找足一千银子才行。”陈珩那个气啊,跑到庄园一看,还是原来的旧屋,只是补了几块地板,一两处漏,修了三四根栏杆。“庄居一无所增,如何却要我找银子?”陈珩拒绝了卫朝奉的漫天要价,托中间人把六百两白银送给,催卫朝奉腾出园子来。结果卫朝奉拿了钱不退房,坚持要补够一千两银子才行。陈家催了几次都不行,卫朝奉是推托耍赖的高手,占着园子不动。

陈珩怎么办?卫朝奉靠放高利贷和耍赖发的家,连官府的命令也阳奉阴违。陈珩如果去告官,是占了理,能打赢官司。但官司打得旷日持久,即便赢了,卫朝奉也不会痛快地退房。求助官府看来是不行了。陈珩愤恨之极,“当初呕了他的气,未曾泄得,他今日又来欺负人,此恨如何消得”!卫朝奉恃强凌弱,陈珩觉得打败他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比他更强更无赖。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陈秀才在心中发狠,我就是要比你更狠,想个法子好好治治你,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陈珩一个孱弱的读书人,开始搜索枯肠看有没有什么暗箭黑招能制伏卫朝奉。他这是被逼的。

这天夜里,陈珩在秦淮河边沉重地踱步,思考怎么对付卫朝奉。突然发现秦淮河上面漂着一个黑压压的东西。他走近细看,竟然是一具死尸。陈珩本能地要避开,刚转身突然灵光一动,心想:“有计了!有计了!”他竟然把死尸给打捞了上来..

随后,卫朝奉家里被人介绍进来一个叫做陈禄的仆人。过了月余,

陈禄不见了,他的住处人去屋空。卫朝奉正琢磨着这个人是失踪了还是不辞而别了,却见陈珩家的三五个仆人跑来说:“我家一月前,逃走了一个人,叫做陈禄,听说来投靠你家。快叫他出来随我们去,不要藏匿他了。我家主人正准备去告这个恶仆呢!”卫朝奉说:“一个月前这个人来投靠我,但不知道是你家的人。不知何故,他前夜忽然逃去了,不在我家了。”陈家的仆人吵吵闹闹,不相信,要求搜查一下。卫朝奉没方法,让49搜了。结果,在陈禄所住的房间里翻出一条死人腿来。卫朝奉惊得目睁口呆。陈家仆人齐声道:“卫朝奉将我家这人杀害了,埋腿在这里。我们赶紧告诉主人去,商量报官。”陈珩得报,跑来一看,大嚷道:“人命关天,卫朝奉,你怎么把我家人杀害了?不去官府告你,更待何时!”说完,他招呼众人提上死人腿便走。卫朝奉吓得浑身发抖。仆人失踪,又在住处发现死人腿,他卫朝奉就是有三张嘴也说不清楚啊。万一判下一个杀人罪来,那可是要杀头的。

卫朝奉赶紧拦住陈珩说:“我的爷,我实在不曾谋害人命。”

“没有杀人?这个人腿哪里来的?你到官府分辩去!”

卫朝奉做人向来心虚,现在又是人命官司,哪里敢找官府,只得求饶:“且慢慢商量,如今凭陈相公怎么处分,饶我别去报官吧!我怎么吃得消这个没头官司?”

陈珩就说:“当初图我产业,不肯折价给我银子的是你!今日占我房子,向我索要赎金的也是你!现在你先诱拐我家人,又杀了他,我正好公报私仇,怎么会便宜了你!”

卫朝奉越来越急,赶紧说:“我的爷,都是我不是。我情愿把这园子还给相公。”

陈珩继续发狠说:“你先老老实实把如何盘剥利钱,夺我庄园,又借口修理庄居讹我钱财的恶行,写一纸伏辨与我。你再把讹我的三百两利钱还给我。如果我满意了,我就叫人住口,把这腿烧化了,此事便泯然无迹。不然,今日天清日白,在你家里搜出人腿来,人目昭彰,一传出去,肯定不轻放过你。”

卫朝奉被陈珩和陈家的仆人恶狠狠地围着,彻底崩溃了,只求没事,乖乖写了伏辨,递给陈秀才。陈珩又逼他吐出三百两银子利钱,催他赶紧卷起铺盖滚蛋。卫朝奉无奈,只好连夜搬走。

陈珩只花了三百两银子就成功地恢复了庄园,把妻子剩下的私房银子用来投资。他痛定思痛,勤俭经营,最后重新成为了南京城的富室。而那个仆人陈禄是跟从陈珩几十年的忠实仆人,受主人陈珩的设计进入卫家。卫家的死人腿是陈珩从捞起的死尸上截下来的,藏在陈禄的行李中带进去。陈禄把死人腿埋在房间里,就跑到外地避风头去了,好几年后才回到陈家。卫朝奉有时撞到了陈禄,情知中计,但是房契还了,罪状供认了,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状告陈珩的地方,而且那条人腿到底怎么来的,卫朝奉始终搞不清楚。他心怀鬼胎,反而轮到他忍气吞声了。

陈珩夺回房产的故事出自明朝凌濛初的《初刻拍案惊奇》卷十五。该卷标题是《卫朝奉狠心盘贵产陈秀才巧计赚原房》,作者用了“狠心”和“巧计”两个词,爱恨褒贬显而易见。卫朝奉的行为固然无赖无耻,是非法的,但陈珩的所作所为也是违法的,见不得光的。我们不能因为陈珩是房产争夺案的受害者,不能因为卫朝奉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放高利贷者,就肯定陈珩的行为。在事情之初,陈珩是受害的弱者,被夺产讹财,没有办法维护合法的权益。当他从尸体身上卸腿的时候,陈珩设计了一个更狠更黑更无赖的方法,最后算计了卫朝奉。当然,他被迫如此。

《初刻拍案惊奇》的同一卷还说了一个类似的案子,可以作为上面的佐证。钱塘有个家徒四壁的读书人姓李,和老母亲挤在西湖口昭庆寺左侧的一所小房子里。李书生欠了昭庆寺的僧人慧空五十两银子高利贷,三年后本利合并达到了一百两。慧空和尚终日索债,李书生手足无措,只好将房子抵债。那房子市值300两银子,李书生要慧空另付200两。慧空知道李书生别无他路,故意不要房子,加紧逼银。最后没办法了,李书生只好把房子以130两的低价折给了慧空和尚。慧空搬进去住了,李书生带着老母

租房居住,后来连房租也交不出来了,被房东催租。老母亲忧愁成病。

李书生的困难被行侠热情的贾秀才知道了。贾秀才帮他付了房租,再拿出130两银子让他赎回原屋居住。李书生去赎屋,慧空起先不让,后来说“我们又增造许多披屋,装折许多材料”,价格已经不止130两了,要李书生拿300两来赎。李书生怏怏而归。

贾秀才听说后,亲自来找慧空。慧空喝完酒正在楼上打盹。贾秀才悄悄摸上去,看楼上四面有窗,后窗正楼有一个大户人家的少妇在做女工。贾秀才计上心来,偷偷穿上慧空的衣帽,嘻着脸向对楼的妇人百般调戏。少妇面红耳亦,跑下楼去。贾秀才赶紧将衣帽物归原主,悄悄下楼溜走51了。不一会儿,对面的大家族涌出十来个汉子,拿着棍棒冲来,还大声叫骂:“贼秃驴,竟然如此无礼,大胆调戏俺家主母!打走你半条命,再送你吃官司。”慧空被惊醒后,手足无措。家里被砸得一片狼藉,慧空浑身衣服也被扯得粉碎,被打得半死。临走,那伙人还恶狠狠地说,以后对慧空看见一次打一次!慧空晓得对门是大户郝家,斗不过,一溜烟逃回昭庆寺了。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