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伤感个性签名 » 正文

伤感个性签名心碎 这一生我爱着爱别人的你,这一生我为你做着虚幻的戏,

发布时间:2017-12-21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0

这一生我爱着爱别人的你,这一生我为你做着虚幻的戏,将自己活成南辕北辙的叠影,下一世我不要遇见,不要再遇见这般的苦。

我们就这样走过整饬的光阴的栅栏,往事像是浓盛的山茶花,那样从这栅栏的缝隙探出头来,撩拨远行者匆忙而粗糙的足迹。

废墟,在山崖上峻俏,静默的毁灭,灰色的破旧;常青腾,回忆腐蚀的绿,攀上我荒凉的额,阳光流过时间,搁浅在说好的夏天。废墟、破败、腐烂,如我。

刚用烟哄干湿润的眼角,又被雨打湿记忆的衣角,时间调灼的回忆,什么样子的烟圈可以再写,雨滴深刻的伤魂,什么份额的雨量可以洗醒?死无葬身寸土的迷梦,我用烟灰帮它盖骨。

夜天使的坠落不可收拾,渴望长大的星星使力眨眼,努力窥探着夜天使衣襟下的秘密,被骗拐的狼牙种下想念的毒瘤,只剩下一丝不挂的梦躯纯粹着黎明,借秋的名义在星原里收割宁静,不可救要的诱惑在魔鬼的怀抱里撒娇,肆无忌惮的看透。

后视镜里的年华,越来越远的道别,回忆转身向背,侧脸还是很美,我用文笔去追,绘不出童年的靥,时间把我带离纯真的季节,那些不假思索的笑脸,细数着我的不舍,还有多少年华悄悄换了面孔?

当朋友问你关于我,我都会轻描淡写仿佛没爱过。其实我根本没人说,其实我没你不能活。

我并不在乎自己究竟多伤痕累累,可我在乎今后你让谁陪。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在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

你是我今生未完成的歌,唱不到结局却又难以割舍。

这城市怎么都是你,可你在哪里,这世界怎么都是你,原来你住在我的心里。

窗外蝉鸣正盛吧,现在该是盛夏欢快明朗的时节啊。但在这样的夏日里,最后最后的一丝温度,也从我身体里消失殆尽,永不复席。

曾经我们皆是少年模样,光阴却把天真的少年们远远扯离,埋在了懵懂单纯的梦中。梦里没有勾心斗角阿谀奉承,没有硬撑出的笑容或是佯装出的美丽,没有亮了又熄灭的一号二号三号摄影机,没有事先用铅字精细排版的剧本。即使再美再动人的台词,也不足以诠释我心中的你。

希望我能永远这样握紧你的手。然而时间却太匆忙,不过这短暂一生而已。

他转过头来看我。他眼中暖暖的笑意里,我看到了泛起的点点晶莹。

你并没有受伤,但看着这样的你,我心口上的伤口好像多少个创可贴都不够用。

他愈发的消瘦,连手指都变得纤细。乍一看,那突兀的指骨甚至有些可怖。我的伯贤,曾经有一双全世界最漂亮的手。

不敢言及自己的痛楚,我怕那不及我给你带来的伤害的十分之一。

冰冷的街道上,两个人相拥就温暖;黑白的人潮中,两个人牵手就五彩斑斓;暖的,五彩斑斓的世界里,我一个人。

若应了禅意,自来处来,往去处去,虚空中无处是起始于归途,或者越久,周遭人与物皆化尘土,人海茫茫,说穿亦是孑然一身。

日头将依旧东起西落,书红书绿,寒交暑,昼替夜,聚复散,谁 没有了谁不行。

我不过等一名前来结发牵手的人,结结实实的伴着走上一程。并无意谈几场惨淡,不知下落的恋或是爱。

最怕此生已经决心自己过没有你,却又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以为能抓住夏天。十七岁的那年吻过他的脸,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前些日子的确痛不欲生,很难相信自己的生活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时间久了,也就麻木了,现在也不太流泪了。慢慢的,那些悲伤,好像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也就察觉不到了。

爱别离,求不得。可是如果能够看得开,抛开这朝朝暮暮的贪恋,就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分离,战争不可以,死亡也不可以。

我爱你,所以我要让他知道,我比他更爱你。这不是用手段,我只是把事实摆出来让他看着。

我知道她想要什么,可是我给不了她。我给过你的,再也给不了别人。

她没有做错任何事,她不过就是因为爱上他,所以比他卑微,比他渺小,被他轻篾,被他看不起,被他不珍惜……

你的城市下了雪,我的心里结了冰。

我们之间隔着城,我们心中却搭着桥。我们看不到彼此的身影,却能感受彼此的气息。在每一次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睡觉的时候,我都会给自己一个拥抱,我会让自己假装有你。

我已经准备好了足够挡雨的伞,可是却迟迟没有等到雨的到来,这样的尴尬只是我漫长人生中的小插曲罢了。

生命是一场又一场的别离和相遇,是一次又一次的遗忘和开始,可总有些事,一旦发生,就留下印迹;总有个人,一旦来过,就无法忘记。

年少时因为没被伤害过,所以不懂得仁慈;因为没有畏惧,所以不懂得退让,我们任性肆意,毫不在乎伤害他人。当有一日,我们经历了被伤害,懂得了疼痛和畏惧,才会明白仁慈和退让。可这时,属于青春的飞扬和放肆也正逐渐离我们而去。我们长大了胸腔里是一颗已经斑驳的心.

你刚才下的赌注太大,我有心不赌,可又怕就此终生错过。

不是所有的记忆都美好,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记忆,岁月的河流太漫长,大部分的人与事都会被无情地冲走,但是,与青春有关的一切,总会沉淀到河底,成为不可磨灭的美好回忆。令我们念念不忘的,也许并不是那些事和人,而是我们逝去的梦想和激情。

他穷尽一生的爱,在遇到那个女子的瞬间,像烟花一样,全数灿烂而绚丽的盛开,然后落寞的消弭!

当我每天的体力消耗,仅仅是从屋子的这头走到那头,我开始睡不好觉,从头到脚充满了欲望,我开始不是因感情去渴望男人,而是因为欲望,让人坐立不安、无法安眠的情欲,这真是可怕,我已经不能忍受独自度过一个又一个平静的夜晚,我的身体骚动着,那块草地湿漉漉的。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高楼和街道也变幻了通常的形状,像在电影里……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有点湿乎乎的,奇怪的气息。擦身而过的时候,才知道你在哭。事情就在那时候发生了。

忘掉她,忘掉她就可以不必在忍受,忘掉她就可以不必在痛苦,忘掉她,忘掉你没有的东西,忘掉别人有的东西,忘掉你失去和以后不能在得到的东西,忘掉仇恨,忘掉屈辱,忘掉爱情,像犀牛忘掉草原,像水鸟忘掉湖泊,像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截肢的人忘掉自己曾快步如飞,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可我决定不忘掉她。

我想给你一切,可我一无所有。我想为你放弃一切,可我又没有什么可以放弃。钱、地位、荣耀,我仅有的那一点点自尊没有这些装点也就不值一提。

因为不将就的话,你会一点点变老,生活会变得更艰难,你会更孤单。你想方设法要填补内心的空虚,用朋友,用事业,用毫无意义的性爱,但内心的空虚却依旧还在。直到有一天,你看着自己的周围,发现大家都爱你,却没人喜欢你。那将是这世上最孤独的感觉。

曾经有一个女子,她就像精灵一般进入了我的世界,仅仅一年时间,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似从来不曾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一样,可是每当午夜梦回,全是她的笑颜,一切就好像在昨日.

你可以骗我一百次,我可以假装不知道一百次,但你要知道,我只信你一次。

天冷了,鸟儿便要往南方飞翔;如果人心冷了,是不是也会像鸟儿一样,再也留不住。

我习惯了孤独,所以喜欢上了一个人去旅行。清风带走了我的不安,流水带走了我的伤感。以前我总是低着头,现在我学会了望着天。

明知道结局是曲终人散,可当下却不得不放声大笑,直至在这样的尽兴中流下了眼泪。

流年乱了人生,我慢了身影,等一个早已不知去向的人。

儿时,我曾见过归家的蝼蚁,不屈不挠,无休无止,翻山越岭,迂回曲折,即使我设法阻止,它们也从不迷失,终究是,能回去的······

像是要被淹没一样的巨大忧伤,一波一波。苦涩的水底,无法呼吸。无法逆流的河水……最后大家都会相遇的吧?

由爱生嗔,由爱生恨,由爱生痴,由爱生念。从别后,嗔恨痴念,皆化为寸寸相思。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暗恋成了一种习惯,卑微已经根植在了骨子里,刮骨疗毒都抹不干净。

我用第一人称将过往的爱与恨,抄写在我们的剧本;我用第二人称在剧中痛哭失声,与最爱的人道离分;我用第三人称描述来不及,温存就已经转身的青春。

若你是我激荡青春里的呦呦鹿鸣,我也不过是你疾驰而过都不曾回首追寻的荒野之幸。

你是我青春最美的遇见,也是我青春最惨的离别!

女生啊,真的很容易喜欢上一个陪着她的男生。忽然啊 幻想着能和他度过一生。可惜啊,到头来只是做了别人路上的一盏灯。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仲夏流萤四起,弦月沉西;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往事浸湿了笔,旧词难题;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一个人演独角戏,,不偏不倚。

谁我都不想等了,以后就等红灯等雨停等死。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偶遇,只不过是一个傻子想见你罢了。

你说待你长发及腰时我来娶你,可你隔三差五的剪头发是几个意思。

心疼去看医生,医生说是装了不该装的人,得赶紧卸载,程序正在卸载中,可过程有些漫长。

我这一生没学什么有用的,就是学会了逞强;我这一生没有什么擅长的,也就会自欺欺人。

再厚的衣服,不贴身,也不会暖;再好的人,不贴心,也不会爱。

鱼的第七次是忘记,猫的第十次是死亡,而我的第几次失望,才能不爱你。

有些爱情好象指甲一样,剪掉可以再重新出来。有些爱情好象牙齿一样,失去了就永远没有了。

白水彩是蜂蜜调的,持久地苍白,直到地老天荒。

这便是爱情:大概一千万人之中才有一双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为蛾、蟑螂丶蚊蚋、苍蝇、金龟子。就是化不成蝶,并无想象中的美丽。

初恋终会在我们的人生中,留下一个刺眼的符号,想忘也忘不掉。

从温顺到反叛,从愤慨到堕落。内心滞留的伤口,这么多年来,只有我一个人明白。

因为痛苦,所以拼了命的寻求解脱,因为绝望,所以毫无顾忌的堕落。

一个人最大的缺点,不是自私、多情、野蛮、任性,而是偏执地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我把对你的思念写在海角上,寄给那年七号的雨季。

有些爱不怕时间太漫长,已经生长在心里;有一些等待不能太漫长,已经枯萎在心底。

我会假装你忘了我,假装你将你我的过往像候鸟一般从记忆中迁徙,假装你已走过寒冬,迎接春天我会假装… 一直到自以为一切都是真的!然后… 祝你一生永远幸福!

纵然被岁月无情尘封,可是有陶然亭胡梅花年年绽放,那漫天香气诉说着绵绵遗恨,永无节期。

聊天记录才是藏着一个人最快乐,最痛苦的记忆的地方。

木棉会开花,星星会说话,汹涌的海水会爬上干涸的荒漠,黎明与曙光终会穿越漫长黑夜。可是不喜欢你的人,终究不会喜欢你。你要承认。

在无人注视的角落,独自默默的弹奏。琴音带着我的思恋,妄图拉住你转身而去的袖角。

物是人非,可我依旧穿着嫁衣,在黑夜中寻找你的身影。

只有飞速的旋转,才可以止住我的泪水,忘记你的模样。

我可以想去哪就去哪,可我只想进入你的心里。

我也希望变成蝴蝶的那一天,不再灰色,不再痛苦。不会再让我丑陋的外表吓到美丽的你。

我一直急速前行,穿梭于人人之间。试图借应接不暇的风景让我褪去对你的思念。

太阳渐渐隐没在楼宇间,可距离真正的天黑,还有好长的一段时间。

其实说分不开的也不见得,其实感情最怕的就是拖着。

世间的感情莫过于两种:一种是相濡以沫,却厌倦到终老;另一种是相忘于江湖,却怀念到哭泣。

你曾经喜欢我,现在不喜欢了,那是我没本事,我不怪你。

你把匕首刺进我的心脏,对我说了一句我爱你。我却指着心脏对你说,再刺一次,再说一次我爱你。

你没有见过他,你可以不想。但我已经遇到你,所以没办法不想你。

你叫我滚,我滚了,你叫我走,我走了,如果哪天,你叫我回来,放心,我一定回来,因为,我爱你。

我知道熬夜不好,可我缺了你这颗安眠药。

你是一座孤傲的岛,有自己的城堡。我是上不了岸的潮,也只能将你围绕。

当你停下来思考自己是否爱着某个人的时候,那就表示你已经不再爱他了。

你这么认真的伤害我,我还在担心你辛苦不辛苦。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还要练习多久,才能学会在夜里,没你陪伴也能入睡。

我就像他划过的一根火柴,转眼就成了灰烬,然后他当着我的面划另一根火柴。

我会长成一棵大树,等你赞一声良木。

你做了我的逃兵,却成了她的盖世英雄。

我们没有说再见,只是很默契的不打扰对方。

你怎能如此大意将你的名字放在我心里忘了带走。

我一直婉拒别人的情意,只为一个不确定的你。

后来梦想缩了水,欲望也瘪得不像话,风尘仆仆的旅人啊,只想找到一个家。

你是我枯水年纪里的一场雨,你来的酣畅淋漓,我淋的一病不起。

以后的岁月里你和你的声色犬马,而我和我的一生成败各安天涯。

这白墙青瓦的江南小巷,我在青石板路上徘徊多年,见过人来人往,却再也不见你如诗如画的容颜。

我情愿化成一片落叶, 让风吹雨打到处飘零; 或流云一朵,在澄蓝天, 和大地再没有些牵连。

雪地青丝,一半铭记,一半遗忘。决然舍弃的那一刻,反而成就另一个开端。可以断去青丝,却断不去相思;可以握住双手,却握不住真心。红豆南国,愿君采撷,此物最相思。心本如镜,因爱生忧,因爱而生怖。刀锋、赌局,江山、楚玉谁轻谁重?七情沙场,爱恨情仇,孰是孰非,胜固欣然,败也从容。 生离死别,是束缚,还是解脱?时光缓缓流过,至少,我们依然活在这个时代。

我的生死,我的爱恨,皆是我自己抉择,我不后悔,也不痛苦。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我不需要怜悯,亦没必要动摇。生也是我,死也是我。胜固欣然,败也从容。

这就是我的角色:此之蜜糖,彼之砒霜,虎狼面前我是麋鹿,麋鹿面前我是猎枪。而生命不过是一场注定惨败的棋局,我们无路可退,跌撞前行,以死亡为最终使命,从来不问前路是一袭红毯,还是万丈深渊。

这就是我的人间。荆棘遍地,陷阱重重,笑时不知为何笑,哭时不知为何哭。几十年来我刨食其中,掀翻山河,掘地千尺,终于找到了我要的东西。有时我会为之快活,但更多时候,我宁愿自己从没来过。

那夜的雨水即是我的河流。13年来我曳尾其中,所见只有猩红的大嘴和森森的长牙。我曾经血流满身,皮开肉绽,终于生出了一身鳞甲。这河中别无营养,我以淤泥为食,以漩涡为家,久而久之,每一个鳞片都变成了刀。

他是你的生活背景,而你是他的甲乙丙丁。

爱情就是这样,先让人红了脸,再让人红了眼。

那年的春天,那年的三月。你给我一个承诺,我就哭了。你给我一段爱情,我就真的站在这里舍不得走了。

你像我暗淡青春里的一颗星星,明亮,璀璨却也遥不可及。

你说你喜欢雨,但是下雨的时候你却撑开了伞;你说你喜欢阳光,但当阳光播撒的时候,你却躲在阴凉之地; 你说你喜欢风,但清风扑面的时候,你却关上了窗户。 我害怕你对我也是如此之爱。

一个人的记忆就是座城市,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所以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可是只能往前走。

她捅了我一刀,然后对我笑,我会记住她的笑,忘记她的刀。

我过的很不好,你能不能快点回来。

那一句非卿莫属此生不换,是你最美的情话。为何后来温柔允她,让我的等待成了痴话。那一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你最美的情话。为何后来冷漠如斯,让我的允誓成了空话。那一句玲珑红豆入骨相思,是你最美的情话。为何后来离书一封,让我的此生成了笑话。

孟婆汤是否分六口,一口出世甜、二口叛逆辣、三口珍惜酸、四口情责苦、五口身心麻,最后一口却为白水,淡了口中味,忘了前尘事,泯了爱恩仇,舒了川字眉。

在遇见你的那一刻,我杀死了心里的另一个自己。这便是全世界最微小的杀人事件。

恋爱的人碰到床腿时会啊得一声歪倒在床哀嚎半天,演技连最好的演员也比不过;单身的人只会发出咝得一声,如同第一滴雨水落在被晒得炙热的下水道盖上,之后孤独像乌云倾城大雨如注,瞬间淹没了痛感。

当我垂垂老矣,静坐一藤椅,手捧一册诗集,蝉声伴随着流云流淌过心田,往事一一浮现于眼前,再逐渐烟消云散。当我阖上双眼,恍然明了,一切生死皆为浮尘,只是记忆不朽。这便是我的桑榆暮景了罢。

五岁的时候,你可以为捕捉一只蝴蝶,而跑到一公里外的田野;十岁的时候,你可以为一个冰淇凌,跑遍大街小巷的商店;十七岁的时候,你可以为喜欢的人,一个人去陌生的城市;二十七岁的时候,你可以只为了生活,而随便就找个人,过一辈子。你说,你越来越懒了,懒得去爱啦。

要是我真的删了你,一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经过许多小事的积累,很多次的独处,害怕因为喜欢你,所以自己把与你接触的所有女生全讨厌遍,成为一个偏激的神经质,可是我明明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我知道你在13月喜欢我,在32号喜欢我,在星期八喜欢我,在25点喜欢我,在61分喜欢我,在61秒喜欢我。我一直相信。晚安。

以后嫁给你的女生真的是太幸福了,我多想摸摸她的婚纱多想告诉她,这是我17岁开始的梦想。

现代人太着急了,看一眼照片,听一段语音,道两天晚安,就喜欢上了。不过讨厌得也很快,喜欢了两三年,最后因为一个眼神,一句话,不到一秒就决定放弃了,多情又冷酷也挺好的,速战速决总是好过暧昧不清。就只怕杀伐决断的遇上了藕断丝连的,情意绵绵的遇上了见异思迁。这世上,赢得多半是薄情人。”

没有好看的皮囊,也没有有趣的灵魂,可还是谢谢你的喜欢,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无是处,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和你一样爱而不得。

独处不会让我感觉孤单,反而那些来去很快的人际关系让我觉得害怕。

自由自在惯了,就很难被别人驾驭。就像你习惯晚睡了,也不是一句晚安就能够痊愈的。

我也好怕我想表达爱的程度远远大于我爱的程度,没感动他却把自己给骗了。

偶尔和朋友大吐苦水,笑两声突然掉眼泪,我过得不好我不想撒谎。

我以为我百毒不侵,却唯独对你上了瘾。

我没什么好委屈的,这世上又不止我一个人深爱而不得。

分叉的头发我们的合照我剪掉了,坏掉的食物你我的情书我丢掉了,出轨的你和爱你的我我也不要了。

我会记住生命中不期而遇的温暖,我也会记得大雨磅礴时无人送伞时的困顿。

原来,伤害,是一个人赋予另一个人的独特权力。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她,是他的情之独钟。

他这样孤独的漂流,只是想去未知的世界看一眼。有些人,一辈子都只会缩在一个角落里,连窗外都懒得看,更别说踏出门。

写东西的人都爱谈生死,觉得深刻,有人喜欢看透,有人喜欢解构,往往没怎么经历过的人会有感悟一堆,经历越多反而要说的越少,死去活来的那些也许早就生死疲劳了。所谓深刻就是深深刻在你身上,扎一刀,喊一句,再扎一刀,再喊几句,多扎几刀,拧一下,就安静了。

认识一个人,了解一个人,到最后告别一个人,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我总是希望自己尽量少地认识人,尽量少地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都建立在其他个体身上。无论对感情和朋友都是如此……

我有着我的目的地,她有着她的目的地,我们在一起,谁都到达不了谁的目的地。

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不痛苦,痛苦的是被别人给实现了,还在自己眼前。

同样遨游在苦海中,明知道最后就是个溺水幽魂的命,却也要跟别人一起扑腾,抱着一丝缥缈的希望,精疲力竭,靠岸的日子遥遥无期。

我曾认为医院是生死桥,却忘记了,在死亡这个结局之前,漫长的痛不欲生的过程,也是在这里发生的。它不光折磨病患,也折磨健康的人,在与死神的交锋中,病患付出生命,家人却付出了整个人生。

我本以为你只是不爱说话,可原来,你只是不爱和我说话。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