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伤感个性签名 » 正文

悲伤的个性签名 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他不觉轻轻地笑了起

发布时间:2017-12-23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0

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他不觉轻轻地笑了起来,遍地悲凉。

他不能再为我束发,然而,我却一直在等他。

习惯了隐忍和冷漠的时光。有生之年我遇见你,还以为是命运的牵引,却原来是花开后的废墟,是一盘未知的残局。

花的事一开始是我的店铺,但后来,它变成了很多人的店铺。

分明屋内的每一个角落都是透亮的,可是他却仿佛只看到了黑暗,无尽的黑暗,淹没了他的整个世界。

当童话被揭穿幼稚的真相,你还会不会重新爱我一场,回到最初的模样。

我即便做好了为你破釜沉舟的准备,你却没有和我共赴沙场的决心。

明媚知道,那个笑容,本来可以温暖她的整个冬天,可她还是一意孤行,将他赶出了她的整个四季。

没有一支舞能唤醒他记忆中的那片流光,没有一个人能温暖他的万寿无疆。

我希望,你永远,永远,不要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哭。

爱情不就是这样吗?他的温柔一笑,便是他攻城略地、杀人舔血、万般作恶的通行证;他的深情一吻,便是她丢盔弃甲、俯首为臣、一生忘我的墓志铭。

前尘后事,爱过的宿命,却留不住一次牵手的记忆。

亿亿万万的时间,卸不掉这枷锁。咫尺亦天涯。

曾经以为男儿胸怀的是天下,后来才明白,原来自己最想要的,也不过是手捧她的温柔,在她缱绻的目光里,一醉到白头。

就像梦醒,或者还愿,两个人曾经隐忍的决绝和忧伤,一瞬间便成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他想的那个人,在万仞宫墙下,走入琼楼深殿。

时间将恨意缓缓地冲刷着,一点一点带走,而冲不掉、带不走的,还是那些曾经最初和最真的温柔。

爱情只剩下最纯洁的爱与不爱,没有阴谋,没有强迫。虽然心疼心碎犹在,但真实的酸甜苦辣,却永远是生命里最宝贵的回味。

等下一个天亮我就会涅槃,离开这段往事,离开我执迷不悟留恋你的时光。

她以为她奋不顾身,就能换来他的一爱倾城。

他以为只要将她伤的体无完肤,就能忍痛将她从自己的感情里剥离出去。

忘记你辜负过我的眉眼,深如潭,皓如月;忘记你触碰过我的手指,暖如春,美如画;忘记你耳旁轻微的朱砂痣;忘记你用何种声调唤我的名字。

璀璨之后的寂灭,常常都是那些并不团圆的爱情殊途同归的结局。

我将鲜活的心捧在掌上,眼睁睁看它痛成一盘散沙,然后我就开始写字,写你的地老是我一个人的天荒。

我以为,只要你在我心里狠狠地一刀一刀割着,痛到了某个程度,我就能制止自己继续喜欢你,不会再对你抱任何希望。

听歌,想起一些美好或疼痛的往事。柠檬草的味道在心尖,轻轻一触,香消红黯,委地成泥。

关于爱情,过去了,谁都只能说,再见。

我看见他也在哭,我流泪了,他也跟着流泪。他后来还说过:“阿瑄,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我看见她哭,我也会忍不住想跟着她哭。因为这个人对我来讲实在太重要了。哪怕我花光一生的时间,我也要求得她的原谅。

不过,纵然被知道了又如何,他不怕对任何人承认,她是他心头的一片肉,一滴血,连着他的命脉生死,他不怕前路危难险阻,只要他想保护她,想与她一生一世,就算拦着千军万马,他也会披战甲,挥刀剑,为她战至一兵一卒。

有些人,是注定,班驳岁月里要同了他的呼吸,不离不弃如影随形。

原来是我不懂,不懂你的痴你的真,不懂你的涩你的苦。

我纵然笔可生花,一纸能写尽天下,却也写不出你我之间相欠的圆满,我那么溺爱悲剧,大概就是因为你从来不曾给我欢喜。

斑驳的城墙,被拆迁的旧楼房,尚未打朵的蔷薇花,一手抚过去露水沁凉。曾经喧闹的庭院如今荒芜不似从前。

若非命途荆棘满布,谁愿意走的遍体鳞伤还要独自逞强?

只可惜,编纂故事的人,纵然翻云覆雨,笔转乾坤,可他们想要的完美,却始终无人能给。

我没有拒绝。因为根本舍不得拒绝。

我还以为你跟别人不一样,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啊。

我以为南风尚在青梅尚好,我们就可以走到天荒地老。

涂完眼霜我就想了,我都辛辛苦苦地做了这么大一堆的保养工作了,那我为什么要把它哭花呀。

他不喜欢女生坐他附近,聒噪又麻烦,就连跟他关系一直不错的孟雪提出要坐他前排,他都恶声恶气地赶跑,但是苏韵锦是例外的,他甚至害怕自己一抬头的热切会把她吓跑。

我有个朋友,荣耀玩的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如果,那并不是一张摘不下来的面具,不是一层擦不掉的油彩,不如卸下吧。露出干净真实的脸,你才会看清楚,那些真正愿意朝你走过来的人是谁。

两笔才能写一个人字,你不在了,我就什么也不是了。

想笑而不能笑,与想哭而不能哭,究竟哪个更痛苦。

你就是你,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不要因为羡慕或者别的情绪,而让自己成为他人的复制品,这没有意义,生命之所以珍贵,正是因为它的不可复制。

孤独将会是人生中遇见的最大困难。

我怕世界那么大,未来那么长,我再也找不到我爱的人。

满怀希望却被一击毙命,失恋得彻头彻尾的滋味,我他妈太清楚了。

沉默了一会儿,我听见他慢慢走出去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

我等了那么久,等得那么累,扭着脖子等他发现我,却终究还是没等到。

因为回忆是最会哄人的东西,越是久远越是吃不到,就越觉得美味,手上的各色佳肴似乎都比不过。

他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不好。只是他的那些不好,我也都觉得喜欢。

大概世上的东西,来得容易的,往往去得也容易。

我错信了童话,熬尽了年华,却终究没能为你留下。

这是很长,很好的一生。

别人的痛苦只像个小水洼,他看见了,知道那是什么,但不知道那有多深。身在其中的人,所受的煎熬,他根本无法体会。

人在失而复得的时候,就会变得格外大方。

一切都回不去了。要把歪曲的东西扭正,有多么不容易。何况是人生。

伤害不到任何人。那我呢?啊,是的,我差一点都忘了。原来,我早已失去为他而受伤的资格和立场了。

你总是不肯相信我,说多少次喜欢你,只爱你一个人,你都只当我在撒谎。

他看我的那一眼并没有怨恨,甚至连一丝埋怨也没有,黑色的眼睛里满满的绝望和惊恐。

骗一个人就该骗上一辈子,让他犯一辈子傻就不可怜了,只是别半路打醒他。

他没有遇到过坏得彻底的人,的确没人想害死他。 可却一直过得辛苦。 他的一生,正都是被那些无休无止的细小的恶行折磨着,漫长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他在我心里是那么重的分量,重得我连腰都直不起来。

只是我们好象一直在不停地彼此擦肩而过,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生活安逸平静,没有什么缺失,但真的也没有什么意义。

当了一辈子配角,却突然被舞台灯打中的小演员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当惯了小角色,我不知道主角该是怎么样演的。

他总算明白,当一个人真正死了心不肯再见你的话,不管你怎么有钱有势,不管你花多大的力气,不管你怎么样把每个角落都翻过来,也找不到他。

你知道吗,有些人,因为他很好,你想和他在一起,那是喜欢。有些人,即使知道不好,甚至不对,你还是想和他在一起,那就是爱了。

多想借月色,勇敢片刻,吻去你所有委屈,想要保护你,要你永远都不放弃。爱身不由己,不可抗力,不为流言说分离,如果你也能愿意。

对于人类漫长得乏味的生命来说,和一个人的相遇到离别,只不过是个细小的瞬间。 到头来,回过去,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等不到,也没关系的。他一样,已经习惯了。

人的细胞是以七年为一个周期全部更换的,也就是说,过了七年,站在你面前的朋友其实彻头彻尾是个陌生人。我们的五年…………差不多也改变了百分七八十。

不畏寒冷,不畏艰辛,穿越所有悲伤,只愿与你牵手,逆风而行。

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全然不是这种感觉。人的第一眼判断,究竟差的是有多远呢?

一切都像做梦一样,假得不可思议。

与其觉得受不了,不如干脆不要知道。

这才是爱,当事人左右不得,局外人更是插手不了。

虽然知道他绝对绝对不是为我而来,他甚至不知道我也在这里,可是……我们已经……终于又在同一个城市里了。

他表情免不了因为痛苦而扭曲,但又像解脱了似的,异常平静。

有人爱的人和没人理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亏我在那一刻那么欣喜若狂,得意忘形,以为自己终于被接受了,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幸福了。

我看见他一个人在楼下静静站了很久,终究还是走了。深夜的长街上什么也没有,只余满地落叶,在这萧瑟的时节里都已经干而脆了。一步步踩上去,渐行渐远的尽是破裂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人的心碎了一样。

你最需要的,不就是一双强健有爱的臂膀,还有一个美满温暖的家庭吗,我会给你的。

面面俱到,八面玲珑,每个人都不拒,每颗心都不伤,那是自比情圣的伪君子。

他一直都执著地相信那是他一个人的舒念,不论怎么样都不会真的舍得不再见他,总有一天会谅解他,给他时间和机会,慢慢摸索着,找到做一个好恋人的方法。

我发誓这一辈子都不要再碰他。我没有他那么潇洒,身体的接触会让我想入非非会让我不自量力地幻想爱情。对我而言性和爱是不可分割的,除非他爱我,否则我绝对不能。

他是太笨拙,他还没学会怎么做一个好爱人,他任性强硬惯了,试著要柔软下来去爱惜一个人,却也还是做得一塌糊涂。

我没有背弃过你,不会舍得背弃你。

我希望家只有乌龟壳那么大,只够他和我两个人缩在里面,挨得紧紧的,别人进不来。

觉得我无可救药,是吧?我从来都是这样,看不起我,就乾脆不要来招惹我。

你不明白,我究竟失去的是什么,因为爱你我失去了我的全部,我生的卑微,我没有资本跟这个世界对抗,我是越了界,我爱上了你,这个爱就是原罪,他让我失去了一切。

当他们激烈地撞击在一起时,所有的感情之伤会有一种拯救的方式叫做哭泣。

他比谁都更明白这种年轻的骄傲的可贵,也愿意去纵容和保护,正如他以前做过,却没能做到最后的一样。

这世上的事无非爱恨,越庸俗越幸福。

他所不承认的,所回避的,所忍耐的,成了他再也无法掩饰的东西。

我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震得束手无策,但他终究还是比我坚强一些。

卖力地演到全剧落幕,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多余的丑角。

并不是因为“我喜欢你”这句话而高兴,而是因为,我们同样怀着同样的心情,所以在得到互相肯定的答复后,才会这么高兴的吧?

背着那些不实际的期待过日子,其实真的是负担。

有时候,不幸就像只巨大的鸟张来翅膀,尽管遥远,投下来的阴影却那么清晰那么真实。

我喜欢上的人啊,非常帅,年轻有才,清白,多金,无不良嗜好,有情趣,床上技术好,厨艺好,体贴,能干,又痴情。——可惜他痴情的对象不是我啊。

不抱希望就好了,不要有什么期待,就好了。这样就再也没有什么失望、受伤这种东西。

真正的痛苦,怎么可能哭的那么畅快。

经历了一些事情,明白了一些道理。人生十之八九,多是不如意。但是,如果能用那八九的不如意,换得一两分的幸福,人也该知足了。

你看过唱戏的没有,听戏的听的多了也想去串个场子,总想着唱了两嗓子还是身在戏外。其实想的一瞬间已经入了戏。

你若喜欢他,只为他好,他总有一天,会晓得。

我注定只能在佳话中唱这种搭戏的角儿。不是打鸳鸯的棍,就是过河用的桥。

风也静了,万条绿丝就那样垂着,他修长的手指在弯弯的车把上打着拍子,不急不徐,清脆婉转的口哨就从如烟的碧柳后一声声荡漾出来。

曾经的宠溺和眷恋,已经寄存在遥远的时光里,满是尘埃。

时光如水,潜藏的记忆是嶙峋的石,总能激起三五朵浪花。

我们终究在各自的生活中,将彼此遗忘。

璀璨的青春和幸福的笑靥,被冰霜覆盖,藏在岁月的荒原之下。

如果把所有的晦涩还给东夜,把所有的笑容还给春风,把所有的梦想还给无知且无虑的岁月,那下一刻,你是否能够回到我的身边,陪我看繁花落尽,直到春天过去……

上个周末在家,周一出门时忍不住想要右拐,直走,再右拐,然后就能看到你在街口。家里这边已经冷了,看着空中的南飞的雀鸟,觉得它们更幸福一些。

如果我再见不到你,便可假装若无其事在茫茫人海继续生活下去。

对于无法改变的人,拥有过便放手,梦醒了,便不再迷茫。

我是他的白开水,他是我的热咖啡。

并非她走出了回忆,而是习惯将它们放在心底。

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些负面情绪。所以我们要一点点克服,一点点成长,变得越来越强大。

真的是他,依稀又是梦里好时光。何洛一颗心像海绵,飞快地被幸福浸润,继而变得沉甸甸,坠得胸口都疼。

暗恋,其实是你和自己的幻想在交流情感。

所谓永恒,不过是回忆的尽头,梦的终点。

找到幸福那年,我们太傻看不见。

不要说拖泥带水的关心暧昧,和斩钉截铁的断然拒绝,哪一种对对方更好;不爱,已经是最大的伤害。

看着今晚老老的月光,微凉时就把心门带上。

我曾经爱过的男孩,有着世界上最英俊的侧脸。

从来都不曾拥有的东西,也就谈不上放弃。

看到林阴路上,穿着运动服微笑的少年们,就是章远,就是何洛。他们行走在左边,青春行走在右边。十年,十年前纯净得让人嫉妒的青春岁月,这样纯纯的青涩爱情,我们再也不可能拥有。

曾经以为自己会安心地追求新的生活,以为破镜重圆这样的想法极尽荒唐无聊,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然而,只一个词,轻易击中死穴。

爱情走到尽头,人生还很漫长。你放手了,我就了无牵挂的去飞翔。

昨天,是飞机托运限额64公斤之外,带不走的行李。

从此各自高飞,过去让它过去,来不及,从头喜欢你。

这样忽冷忽热,一颗心也会感冒的。

我知道,你很累。我也很累,我也想停下来喘口气。我一直以为我们是一起的,走累了,停下来歇息一下,谁也不会丢下谁,可是,你说你走吧,我们不是同路人。

这江湖太大了,我们已经走散了。

来不及遗忘,来不及细数。眉毛这么短,思念这么长。

原来梦里也会心痛,能痛到醒来。

你看这个人,嘴里说喜欢我,又让我这么难过...

越是不见,越是想见。越是想见,越是不敢。

我不无辜,可是我也没有罪。我只不过是喜欢着一个人。

我只是怕,所有的,抵不过这一个,因为不是他。

我向来是怯懦的人,没有做斗士的决心和勇气,所以隐藏在角落里,尽量不引人注意地活着。

从一九九九到二零零六,七年的时间,爱着这个人,像已经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理所当然的存在着,有时候甚至感觉不到,可要是真的到了割掉的时候,会舍不得,疼,想哭。

我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更加热切地盼望他幸福。只是,想起这份幸福没有我的份,还是会非常难过。

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谁也不怨,因为早就已经有所觉悟,早就抱着“多一天都算赚到”的想法,这几年的快乐和幸福,是偷来的,现在到了还回去的时候。我也不想指天划地的说这个社会不公平,又有什么用呢。我向来是怯懦的人,没有做斗士的决心和勇气,所以隐藏在角落里,尽量不引人注意地活着。

我想等你到三十五岁,可都等不来。那么,就让时光留在此刻吧,就让我以27岁的容颜,在黄泉,等你走过,一身后,星光满天,山河永寂。

我可以长大,可以像许多人一样,找个合适的人过下去,或许不是很喜欢,可是日子久了,彼此之间总能培养出一点真情,或者很轻易的说分手,重新再找。

那时多快活,天那么蓝,树那么绿,看什么都像在唱歌,嘴上说不敢奢想“天长地久”,不过是故作姿态。

两个人的事,即使是再好的朋友,能插手的程度也有限。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