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伤感个性签名 » 正文

悲伤的句子伤感签名 那满纸的想念怕惊扰一株草的睡眠,要如何遥遥为你送去

发布时间:2017-12-26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1

那满纸的想念怕惊扰一株草的睡眠,要如何遥遥为你送去。我吐不出一句离别,就像相遇说不出再见。

或许这世界有太多的美好不能预见,向往自由的那颗心,早已借燕子的翅膀,到达地平线的那边,如诗如画的青春,带着淡淡的愁,浅浅的蓝,如梦似幻。

生育总是有一次阵痛。结果无数次阵痛。相爱总是有一次分离。结果无数次分离。四季总是有一次凋零。结果无数次凋零。自转总是有一次日落。结果无数次日落。伤心欲笑,痛出望外,泪无葬身之地,哀莫过大于心不死。

万物之中,希望最美;最美之物,永不凋零。

她不在乎别人讨厌她,误解她,或者喜欢她,她是一种很独立,且有强硬的存在,你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我要的我要了,我不要的我拒绝,她就是这样的人。

如果给予的爱迟早都要收回,那还不如不给,干干净净来的利索。

再见,我曾经的爱,我伪装的爱人,也曾感谢你,给了我十年的美梦。如今梦醒了,我也该留下祝福离开了。

心里的创伤,就让时间来治愈,总有一天,会好的。那时候,她就抬头,面对阳光,然后展颜微笑。她会错失阳光一阵子,却不会失去拥有它的权利。

曾经的岁月,总是太美好,所以人们眷恋,追忆,皆是害怕现实的残酷,可再残酷,岁月的齿轮都已碾过,且不断向前。

等待是磨人的,特别是等待着一个未知的生死结局,更是磨人的。仿佛一把刀在你心口一直磨,一直磨,就是不肯痛快地给你一刀,这种感觉无比的凄凉和绝望,可等待的人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等待,还是等待。

你给我一句准信好不好,这对我很重要,我也不需要很多喜欢,只要一点点就好。

世间总是有种遗憾,直到我们失去,方懂得珍惜。世间也总是有种无奈,在正确的时间错过一个人,一辈子都擦肩而过。

在特定的日子,总会有那么一些伤口,在急剧地溃烂,总有些伤,更深入骨髓。

我早就对爱情死了心,我的年少轻狂给了一个人,我的偏执和狂热给了另一个人。

心灵的灯,在寂静中光明,在热闹中熄灭。

人们懒得付出和交流,只热衷于引领和表达,微博和微信上每天都可以刷出成堆的心灵鸡汤人生感悟,无数人在转发,却不知有几人能真正做到知行合一。

我穿过冰冷的马路,糖纸在我脚下飞舞,我想我的整个少年时光都被日娜占去了,也都被日娜的收集占据了。我那么爱她,那么爱收集。而她扔下了我去谈恋爱了,女人的友情往往败给爱情。我泪流满面,两手空空地泪流满面,我好恨,我太傻了!我一千次一万次地想,日娜为什么要离开我,难道她不会想到离开我会寂寞吗?

木鱼声声,如同一个委婉干净的手势,让我来即来,去即去,我不入尘缘,只行陌上,看一川风花。我不求来生,也不修来世,他是我的镜中之花,而我,是他的一骑绝尘。

我不害怕老之将至,也不畏惧死神降临,一个行将到达目的地的游人又何必发愁没有过多的旅费呢?我只害怕在老去的时候没有回忆可以怀想,在死神到来的时候没有美梦可以寄托。

原来过得很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

风月旧年,云霞翠轩,金钗银钿,红鸳衾尽卷。月桥花院,落红成霰,笔落素笺,旧楼深院锁寒烟。香绡翠减,玉笛声渐远。琼楼玉宇成旧年,咫尺青天,空余颓井残垣。雨丝风片,落花流水淡烟。如花美眷,怎敌似水流年。

我以为你的身后是我的三寸天堂,却发现那段流年微漾,抵不过时光。

你轻言无关风月的轻描淡写,一如旧欢搁浅惊艳的满地残雪。决绝。

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孑然弹铗,划天地开阖,邂逅过的梦醒之余,却忘了该如何洒脱。

黍粮起,可换来酒二两;云日换,我心自骋玄黄;沧桑去,凝剑胆落铿锵;岁淹及,人世俯仰,相却不过两苍莽。

原来诀别是因为深藏眷恋,你用轮回换我枕边月圆。我愿记忆停止在枯瘦指尖,随繁华褪色,尘埃散落,渐渐地渐渐搁浅。

你在尘世中辗转了千百年,却只让我看你最后一眼。火光描摹容颜燃尽了时间,别留我一人,孑然一身,凋零在梦境里面。

屐齿轻踩着烛焰摇晃,所有喧嚣沉默都描在画上。从惊蛰一路走到霜降,泪水凝成诗行。

在这一场青春的洗礼里,我经历了最痛彻心扉的爱情,它是如此的扑朔迷离,差点让我误以为它不能称作爱情。可当它枝繁叶茂开花结果,却被岁月连根拔起,我连呼吸都痛了。

冰封千年的心,只为等待那瞬间的融化。日夜凄美的呼唤。也换不回你微笑的回眸。

那千回百转的呢喃,诉说的都是此岸与彼岸相思。音符在一点点地凝聚,情思在一节节地缠绕,用千千纸鹤串起一座思念的桥,通向彼岸的你,想我时你就能倾听到我来自遥远的深情呼唤。泪洒九重天,相思缠绵无绝期,怎奈红尘万丈,那份留恋,那份不舍,终归只能化作无奈的一声长叹,你我始终只能隔岸相望。

他理解的爱是用尽全力,透出绝望的气息,只是孤独之人的相互呼唤而已。爱是阳光雨露,是滋润人心的良药,而他以为的爱是快要渴死的人在对天空呼唤雨水。

你的心出现了空隙,妖魔会被人心所吸引,弱小的心会呼唤妖魔,如果你不想被吃掉的话,就要让内心变得坚强。

年轻人就是拼,拼体力拼青春拼时间,必需得拼,不拼就不行,爱拼才会赢。人生当中一定要保持一种自我的不满足,保持着一种好奇心,保持着对未来的期许,坚持非常重要,听从内心的呼唤。

与你的邂逅,仿佛几个世纪前的梦境。刹那宛如永恒,你可曾听见,我的呼唤

我穿梭在江南的雨雾中,带着盈盈一水间的娇媚,脉脉不得语的等待,只为与你那场天青色的相逢,你定是听到了我声声的呼唤,阳光下你灿烂的笑魇,就是我隔世的温柔,只此一眼,便让我倾心倾城,在时光的长轴里为你画地为牢。

明明是很普通的诀别话,一瞬间却突然想要落泪,我连忙抬起头看天,却又突然想起,早就没了眼睛,泪水又从何而来呢?

像是一棵树,拼命把自己从土里拔出来,想去找另一棵树,可怎么也找不到,又不晓得怎么再将自己种回去,能够感觉树根已经开始枯萎,慢慢枯竭直到叶子,说不定就要死了

有些爱,藏在嘴边,挂在心尖,浮生若梦,情如流水,爱似桃花……

长不过十三月的爱情,似一场繁华凋零。

我觉得泪水是世间最不需要强忍的东西,有时候我也想忍住,让别人觉得我很坚强,但忍不住的时候我就不会忍,因为后来我明白坚强只是一种内心,爱哭不是不坚强,哭过之后还能站起来,能清醒地明白该走什么样的路,做什么样的事,我要做的是这样的人。

这虚浮人世,人人都在争,争虚名,争虚利,赢的人那么少,输的人那么多,知道为什么吗?

那个人,你再也见不到她。再也不能听她说话,再也无法触碰到她。她甚至决绝得放弃了轮回,无论有多少个来生,无论你变成谁,也再不能同她相遇了。

从前我不相信我们没有缘分,可能是因为失望得还不够彻底吧。

不用许我生生世世,我只要你此生此世。

爱恨若成信仰,便失去本身意义。信仰令人入魔,当心中开出黑色的花,那些纠结的花盏遮挡住一切光明,那便是末日,这样的人会毁掉自己。

我不知道他喜欢怎样的姑娘,我一直只想给他看最好的模样,却时时不能如愿,让他觉得任性,觉得我只是个小孩子。明明是个没有心的死人,还是会觉得悲伤,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回头看这一段风月,似场凋零繁花,容垣的一生太短,执着地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护她,便是他口中的君王之爱。在这样的乱世里,看够了庸臣昏主,东陆大地上有多少王宫,王宫里埋葬多少红颜女子的青春枯骨,却让我看到这样一段情,从黑暗的宫室里长出来,像茫茫夜色里开出唯一一朵花,纵然被命运的铁蹄狠狠践踏,也顽强地长出自己的根芽。

大恨和大爱在某种程度都一样,久而久之会变成信仰,若是那样,爱和恨其实都失去本身意义。

你看得见她青花悬想水袖翻转,却不知她念唱三声花容落寞。终是爱她失她。你看得见她明眸潋滟烟火纷然,却不知她一剑苍凉心起涟漪。纵是相隔天涯。

银的月,寂寥的夜,雪白的梨花,微微摇曳的烛火,冰冷的石浮屠透着禅意的幽冷。

一些事,若细想,就不是那么回事,若不细想,不就是那么回事。

世人所谓一句一伤,有时候我们伤心并不是因为那些话不好,而是不能承受。

她一饮而尽,这世间再没俊疾山上的素素,那不过是青丘之国白止帝君的幺女白浅上神做的一场梦,带着无尽苦楚和微微桃花色。梦中如何,梦醒之后,便忘干净。

有一个词是福薄,她福薄,所以遇到他,他福薄,所以错过她。

点一盏灯,听一夜孤笛声,等一个人,等得流年三四轮。

如果说当初她是天际明媚长虹,抬头便见,不容忽视,七色霓彩;如今她便是深海底的宝珠,需要冒险寻觅,无意偶得,蓦然回首,夺目幽光。

原来相思如针,戳得人遍体是洞,每个洞冒的,都是心头血。

人生里很多次,便是在最祥和的环境里,预见阴谋和杀机的冷,嚓一刀如电掠过,当时看不见伤痕,直到很久之后 ,静夜里依旧有血滴在唇边。

人生苦短而相思漫长,红尘不尽生死一刹。

人生亦如长空一剑,射得穿风刀霜剑,射得穿流言攻击,却射不穿横亘于道路前方的幸运的山石。

烟华消散,红颜零乱,英杰自云端跌落,垂死挣扎于泥淖。

人一生顶一张脸,心中却有千面。于他,千张面目,满满只写一个名字。

这一生最初坚执信任,最终被命运证实错投的情感啊。

这红尘你来我往,看来交集无数,然而其间又有多少人擦肩多少人错过多少人迷失多少人背离?时光漫长而又短暂,这一霎的微笑也许就是下一秒的永别,命运幸运而又苛刻,适才还携手共看烟霞的爱侣也许转瞬就天各一方,所以,拥有这一刻看似普通的信任与默契,体味某些不涉于私的情感刹那间开放,是足可在余生的风烟里,支枕静听光阴河流默默流过,而不惆怅的莫大奢侈

坐我西阁床,著我旧时裳。归来已相忘。一梦半生长。

容得下人间万物,容不下一腔热血,容得下山川河流,容不下一怀期待。天意的车轮一轮轮滚滚碾过,那些年华与美满,断裂顷刻,深雪长埋。

天地偌大,却皆陌颜相向。刀剑于暗处烁烁闪光,知己友朋散如飘萍,全然不知风将把命运吹向何方。能依靠的,似乎只有彼此,你的眷恋,我的方向。

你说过,没有永恒的日头,却有从不迟到的黑夜,可是,黑夜总有过去的时候。

谁含笑饮鸩,换了心口一点朱砂。

谁在皇权之上设了黄泉,拖了彼此一同颠覆天下?谁在九重宫阙两两凝望,听兵戟暗哑,绽相思如花。

来年此处有新山,山上生碧草,来来往往的人走过,当作一条新辟的道,谁知道那山石之下,黄土之中,曾有一人,倾尽风流,绝艳天下。

今日刻上心版之深深烙痕,到了明日,或许只是一缕枯黄的旧月光。

或许有一天,今日相聚的人都会天南海北,或许有一天,朝夕相伴的人突然忘记自己。

人生聚散无常,谁敢保证说一生不离不弃相伴到底?

黑暗的大殿里,她昂首高坐,面无表情,月光耀上她的脸,一片霜 冷雪白,隐隐蜿蜒两道闪亮水迹。 冷月凄凄,玉宫寂寂,整座大荒 在沉睡,无人知道,帝歌的新主 人,在这夜半宝座之上,流泪。 至高至尊皇位,至热至冷人生。 至喜至忧相爱,至悲至伤离别。

你留下这屏风给我,是要博我一声欢笑?可你知不知道,我愿将这绣像屏风,我愿将我所有,换你此刻一抹衣角。

你是我曾经想要放纵的自由,曾经想要遵从的心意,曾经想要放弃一切换来的拥有,然而最终,你的名字,只能写在长熙十六年宁安宫的雪下,被我的掌心焐化,在被那日的雪层层覆盖,永远无法拔雪去寻。

如果你还在为黑夜叹息流泪,就不会看见照见眼里的第一缕日光。

他将自己拆成齑粉,一点一滴彻底融入凤知微的天地,为此不惜涂抹凡尘颜色,不惜击破灵魂禁锢,做可能和她相融得凡人,所说宁弈为凤知微放弃的是江山天下,顾南衣放弃的就是整个自己。

你予她骨中骨,血中血,予她一生护佑忠诚。她予你一生低贱,予你临终陌路,至死相杀。

那个人……他在,他不在;他近,他遥远;他笑,他非笑;他看着每个人,他只看见一个人。

深山寂,花空落,暗香尽,长太息。

在你面前,我只想做个最简单的人,用最简单的方式去爱你,哪怕你给我,最简单的拒绝。

梦中江山,江山如梦……这一番乱哄哄你争我杀,到头来换了什么?不过是半樽薄酒,一身落拓,数曲残琴,满鬓风霜。

我曾以为那是对命运的放生,谁料最终却是为自己筑了相思的壁垒。如今我终于明白,我渡得过万里狂风,渡得过千条性命,渡得过诗酒年华,却渡不过,你不顾而去的目光。

那一年,霜白的芦苇和飞鸟的落羽,都化成破碎的飞雪,覆盖了帝京七日,长夜孤灯,新棺雪下,谁的名字被冰冷的掌心焐化。原来爱情,从来敌不过血脉对立,皇权生死。爱恨是非,从此,永在路中。

江山多娇,却不与人共老。

微风呢呐的午后,时间一直在停留,用蘸满相思的笔画踏一个你,借以囚禁心事纵横,游浮于字里行间的禅意,不是可以多选的迷恋,剥离和你走过的路,原衷早已不再纯粹,我在自己的文字国度中,为你静止。

黑夜拉上门的瞬间,街灯在垃圾萝里奄奄一息,天使露出黑暗的灵魂,翅膀内侧的黑色残毛,思绪狂飙在死亡的边缘,梦里的笑竟比哭还难听,泪深陷梦中流浪飘泊,心却在夜外挥手作别,我和我扭曲的笑脸。

夜幕下沙般流入眼眸,荒漠的天空下星星都懒得眨眼,故意丢失梦境的我在格格不入,只有月牙落成红豆,滴入我的眸子,晕开来的结局,在黑夜与黎明挥别的时空暗藏杀机,年轻的黄昏掀起了月亮的裙角,却见一朵向日葵在黑夜间欢颜。

夜未央人未遗,黄瘦的街灯老沉在夜季之外,心绪迷失在星海之中,暗自寻找月落成霜,只有梦遇的桂花树成像,拼凑被夜磨撕碎的夕阳,却留言物是人非,拿什么铺描漫漫夜空,月牙在寂寞中撒落成霜,夜深的梦定比花还瘦。

夜色古井不波,梦靥吹弹得破,睡意比花还瘦,思绪奄奄一息,幸福寥若晨星。渐在黑色中残白的梦景,一直没有体温可以动弹,只将星光放任自流,为无眠的眼帘掌灯,找个借口告诉时间,真相忘了带来结局。

书桌上,旧照片,微微泛黄出,闪烁着点点光华,曾几何时,它也年轻,调褪的年华,面靥爬满陌生,被丢路边,残梦落成尘,埋衬逝梦深寄,失意处,断魂的文字写满伤盟。

我只想告诉你,直到现在,彻底失去你的时候,我才明白,有多深的爱,就有多深的恨,我才明白,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没有你,我什么东西都做不了。

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我想要的,只是两情相悦那么简单,为什么老天都不肯给我。

是啊。那么多的东西,我都拥有了。可是,我到现在才知道,我最想要的东西,最要紧的东西,我一样也留不住。

我可是很了解真正的自己,相信我,不会有人爱那种人的。

我需要去冲个澡,这样我才不会看到自己哭出来。

是你的错,这一切全都是你的错。我像这样苟延残喘地挣扎着,执着于活下去也好,全都是你的错,是你让我对和你共同度过的时间产生了留恋。

苦恼着,歇斯底里着,痛苦着,不断挣扎的数月时间,这一切会在未来的某一瞬间得到回报。我们或许就是被那个瞬间迷住的,一种无可救药的生物吧。

我们千疮百孔,我们触目惊心,我们抬头向前,我们狂骄不屑。

我掩饰住伤悲,微笑着说没事,你没有看出什么不对。

我多怕我说出了口,你给却的不是我所期待的答案。我多怕我说出了口,我们便会变成没有羁绊的路人。

这些朋友,萍水相逢、聚散随心,即便友谊地久天长,人却还是来了又走,终究当不成勾着人神魂的那根牵挂,终究还是外人。

我并不是立意要错过,可是我一直都这样做,错过花满枝桠的昨日,还要错过今朝。

有多少错过是因为不说,有多少遗憾是因为错过,又有多少人在错过的遗憾里倔强的活着,最后选择得过且过。

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错过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过错。

没有一个人等我,他们都只是过客。没有一个人驻足,他们都只是流星。

说着暧昧的话,做着暧昧的事,可我们的关系却再正常不过。

那些曾经太过遥远,我们早已不复当初温润少年;那些情感太过决绝,我们只好各自远方再也不念。

那年之后我不食人间烟火,整天没心没肺的笑,你,可有心痛过。

四海八荒,看这一世悲凉;血绽乌江,零落浮生已亡。

能让你笑的人,未必能让你哭;但能让你哭的人,一定还能让你笑。哄你开心的人,未必能深入你的内心;惹你伤心的人,一定是占据你的心灵。

我已是满目疮痍,再来不及看你给的风光旖旎;我已是耄耋之际,再来不及爱你给的蒹葭故里。

其实诸般因果缘由皆可以尽加在我身,最后所有悲欢离合不过是赋予说书人。

对你容忍的人并不是傻的,只是他们选择了对自己残忍。

当我无数次借着玩笑表白的时候,我已经猜到,在你眼中,我只是个玩笑。

你是雨,只来了一阵,却潮湿了往后无数明媚的日子。你蒸发不见,却依然弥漫在我的世界,伴随我每一次呼吸。

你明明看见了,却还是假装视而不见,我明明知道了,却还是选择保持沉默。

得不到他的爱,得到憎恨也是好的。——憎恨所动用的感情更多!

我手中一把利剪,无意识地,一下一下,活活把那伞剪死。 收起来是密密的网,幽幽的塔,张开来却是血肉人生,心魂在它势力范围之内翻扑打滚,万劫不复。

什么叫多余?夏天的棉袄,冬天的蒲扇,还有等我已经心冷后你的殷勤。

只怕年华如逝水,一朝飘泊,影儿难再寻觅。他又朝镜子作了七分脸,眼角暗飞,真是美,美得杀死人!

原来你是那银河星星,照着我生命长河中点点涟漪。原来你是那迷惑我的红,炫耀着世间最绝色伤口。

帝王将相,才人佳子的故事,诸位听得不少。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根本不是人间颜色。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梦中如何,梦醒之后,便忘干净。

我知道最终你还是要走的,我一直这么提醒自己,好让自己在明天醒来的时候喜欢你少一点,在离开的时候可以轻松一点。

我在时光中穿梭,只为找回曾经美好的时光。

我愚蠢的以为,头上的金箍圈可以圈住我的爱,可惜我手中的金箍棒改变不了那个开始,也决定不了这个结局,根本没有齐天大圣,我只是一只猴子。

每一张牌,都是对你的思念。我赌赢了所有,却赢不回你的爱。

我很想陪伴在你身边,只是你不允许。没关系,在你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还是会出现在你身边。

面具的笑容,遮挡不了我的悲伤,谁能看到我面具下的眼泪?

就算我和你牵手走过多少路,为你做过多少疯狂的事,给过你多少感动,可是我明白,不管我以前为你多么努力,分开了以后你想起来的时候还是波澜不惊,而还没说话眼眶就湿润的人 是我不是你。

我很爱很爱你,因为我是在从孤独前往完满的路上遇见了你。之后我也许会遇到比你更好的人,可我再也无法像爱你那样深爱她们,因为那时的我已经百毒不侵。

我不是小说连载里的人物,被作者想起来了就写一写,没想起来就好多回都不出现没有戏份。我是活生生的人,我是你生活里的人,我不是只有你想起的时候,我才存在的。你遗忘了我的时候,我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若真是喜欢,何以不明说;若并无此意,又缘何如此关心。难道也如我这般,不过是,喜欢已至,真爱未满。

她爱她的扁舟甚于爱你,犹如你爱你的船甚于爱她。如果你为她而舍船,在她的眼中你不再尊贵,如果她为你而弃舟,她将以一生的悔恨折磨自己。

总以为早已忘了你,直到有个夜晚,我心痛醒来,脑海浮现了你,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还存在。

思念太猖狂,一个冷不防,一想起你,忙碌的生活变得空荡荡。

我不敢将眼中的你写下,只因我的灵魂太过细腻。敏感的心装的都是滚烫的熔岩,不只烫你,更烫自己。

你的名字曾飘扬在我的青春中,最后却葬在了我漫长的余生里,任岁月翻犁,我依旧记得清清晰晰。

爱是被你我下了毒的酒,我喝的肝肠寸断,你却带走了解药。

我説了所有的谎,你全都相信,简单的我爱你,你却老不信。

我不想我们的世界太过紧密交错,我怕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你,但你却无处不在。

我将句子写给你,打动的却是我自己。

我听说,一次原谅,会换来,两次背叛。

前世三生石上三生缘,今生孟婆庄里孟婆汤,来生轮回路上论轮回。情生一念,遗落了多少红尘荒芜?

知道我在由爱转向不爱你的路上,踽踽独行步履瞒珊,每走一步,因为忍住不要自己回头望,泪和血,都洒了满地。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