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 » 诗词大全 » 正文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辛弃疾《西江月》原文翻译与赏析

发布时间:2017-08-03     来源:西江月(辛弃疾)  浏览次数:0

【原文】

  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译文】

  喝醉了酒后恣意欢笑,我哪里有那闲工夫发愁呢。最近才明白古书上的话,的的确确是没有半点可信的!

  昨儿晚上我在松边喝醉了,醉眼迷蒙,把松树看成了人,就问他:“我醉得怎么样啊?”  恍惚中看见松树活动起来,疑是要来扶我,于是我用手不耐烦的推推松树说:“走开走开!”。


【赏析一】

  乍看,此词下片全是一堆昏天黑地的醉话。这里,人松发生了对话和戏剧行为。词人“问松,‘我醉何如’?”,松见词人沉醉如此,竟然要来搀扶。

  词人佯装未醉,“以手推松”,对松呵斥:“去!”。这种描写,极具动感和戏剧性。其语言不仅是诗句,而是可以在舞台上进行直接念白的戏剧语言。这些语言,彻底摆脱了传统诗词华丽、典雅的惯常语言风格,全是通俗的不能再通俗的俗言口语。从而将词人的醉态语言、行为,表现的无比活泼、生动和逼真。而这,又是常人难以企及的诗词艺术表现手法了。

西江月


【赏析二】

  《西江月·遣兴》是南宋词人辛弃疾一首有名的小词,选自《稼轩长短句》。词人借醉酒而大发牢骚,表达自己对当时社会和自身处境的不满。抒发了词人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伤感和愤慨,呈现出词人的耿介、旷达的性格。

  辛弃疾出生时,中原已为金兵所占。21岁参加抗金义军,不久归南宋。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职。一生力主抗金。曾上《美芹十论》与《九议》,条陈战守之策,显示其卓越军事才能与爱国热忱。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作品集有《稼轩长短句》,今人辑有《辛稼轩诗文钞存》。


【赏析三】

  这首词题目是“遣兴”。从词的字面看,好象是抒写悠闲的心情。但骨子里却透露出他那不满现实的思想感情和倔强的生活态度。

  这首词上片前两句写饮酒,后两句写读书。酒可消愁,他生动地说是“要愁那得工夫”。书可识理,他说对于古人书“信著全无是处”。这是什么意思呢?“尽信书,不如无书。”这句话出自《孟子》。《孟子》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尚书·武成》一篇的纪事不可尽信。辛词中“近来始觉古人书,信著全无是处”两句,含意极其曲折。他不是菲薄古书,而是对当时现实不满的愤激之词。我们知道,辛弃疾二十三岁自山东沦陷区起义南来,一贯坚持恢复中原的正确主张。南宋统治集团不能任用辛弃疾,迫使他长期在上饶乡间过着退隐的生活。壮志难酬,这是他生平最痛心的一件事。这首词就是在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心境中写成的,它寄托了作者对国家大事和个人遭遇的感慨。“近来始觉古人书,信著全无是处”,就是曲折地说明了作者的感慨。古人书中有一些至理名言。比如《尚书》说:“任贤勿贰。”对比南宋统治集团的所作所为,那距离是有多远呵!由于辛弃疾洞察当时社会现实的不合理,所以发为“近来始觉古人书,信著全无是处”的浩叹。这两句话的真正意思是:不要相信古书中的一些话,现在是不可能实行的。

  这首词下片更具体写醉酒的神态。“松边醉倒”,这不是微醺,而是大醉。他醉眼迷蒙,把松树看成了人,问他:“我醉得怎样?”他恍惚还觉得松树活动起来,要来扶他,他推手拒绝了。这四句不仅写出维妙维肖的醉态,也写出了作者倔强的性格。仅仅二十五个字,构成了剧本的片段:这里有对话,有动作,有神情,又有性格的刻划。小令词写出这样丰富的内容,是从来少见的。

  “以手推松曰去”,这是散文的句法。《孟子》中有“‘燕可伐欤?’曰:‘可’”的句子;《汉书·二疏传》有疏广“以手推常曰:‘去’!”的句子。用散文句法入词,用经史典故入词,这都是辛弃疾豪放词风格的特色之一。从前持不同意见的人,认为以散文句法入词是“生硬”,认为用经史曲故是“掉书袋”。他们认为:词应该用婉约的笔调、习见的辞汇、易懂的语言,而忘粗豪、忌用典故、忌用经史辞汇,这是有其理由的。因为词在晚唐、北宋,是为配合歌曲而作的。当时唱歌的多是女性,所以歌词要婉约,配合歌女的声口;唱来要使人人容易听懂,所以忌用典故和经史辞汇。但是到辛弃疾生活的南宋时代,词已有了明显的发展,它的内容丰富复杂了,它的风格提高了,词不再专为应歌而作了。尤其是象辛弃疾那样的大作家,他的创造精神更不是一切陈规惯例所能束缚。这由于他的政治抱负、身世遭遇,不同于一般词人。若用陈规惯例和一般词人的风格来衡量这位大作家的作品,那是不从发展的观点看问题。

西江月


【赏析四】

  欣赏这首词,我们似乎可以这样说:品读辛弃疾的词,可从词中品出更有韵味的戏剧来,虽然在写词中,恰如其分地引入戏剧性场景并非辛弃疾发明,但是在他手上得到了发扬光大,在他的词中,这种情况十分常见。这是值得肯定的。

  “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通篇“醉”字出现了三次。难道词人真成了沉湎醉乡的“高阳酒徒”么?否。盖因其力主抗金而不为南宋统治者所用,只好借酒消愁,免得老是犯愁。说没工夫发愁,是反话,骨子里是说愁太多了,要愁也愁不完。

  “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才叙饮酒,又说读书,并非醉后说话无条理。这两句是“醉话”。“醉话”不等于胡言乱语。它是词人的愤激之言。《孟子·尽心下》:“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本意是说古书上的话难免有与事实不符的地方,未可全信。辛弃疾翻用此语,话中含有另一层意思:古书上尽管有许多“至理名言”,现在却行不通,因此信它不如不信。

  以上种种,如直说出来,则不过慨叹“世道日非”而已。但词人曲笔达意,正话反说,便有咀嚼不尽之味。

  下片写出了一个戏剧性的场面。词人“昨夜松边醉倒”,居然跟松树说起话来。他问松树:“我醉得怎样了?”看见松枝摇动,只当是松树要扶他起来,便用手推开松树,并厉声喝道:“去!”醉憨神态,活灵活现。词人性格之倔强,亦表露无遗。在当时的现实生活里,醉昏了头的不是词人,而是南宋小朝廷中那些纸醉金迷的昏君佞臣。哪怕词人真醉倒了,也仍然挣扎着自己站起来,相比之下,小朝廷的那些软骨头们是多么的渺小和卑劣。

  辛弃疾的这首小词,粗看,正如标题所示,是一时即兴之作。但如果再往里仔细一看,那么会发现作者是在借诙谐幽默之笔达发泄内心的不平。如再深入研究,我们还可洞察到作者是由于社会现实的黑暗而忧心忡忡,满腹牢骚和委屈,不便明说而又不能不说,所以,只好借用这种方式,来畅快淋漓地宣泄他的真情实感。


【赏析五】

  此词是66岁的辛弃疾写于镇江知府任上。这年是1205年(宋宁宗开禧元年)。在这之前的宁宗嘉泰2年(1202年),宁宗追封岳飞为鄂王,削去秦桧封爵,打击了投降派。辛弃疾写此词时,权倾朝野的韩侂胄正欲北伐。辛弃疾认为,北伐是万民仰望的大好事,但应当做好充分准备,战之必胜。但他的意见没有引起当权者的重视。1206年,韩侂胄冒然北进而大败。1208年,以杨皇后为首的主和派把持了朝政,与金订立屈辱的“嘉定和议”。

  英雄命途多舛。辛弃疾一生虽胸怀杀敌报国,统一祖国大业的壮志,但屡被当权者罢黜,前后竟在家闲居了20年!其悲愤、郁闷足可铸愁山,填恨海。

  醉酒是知识分子在无法面对理想和现实的巨大矛盾时,惯常的做法。白居易曾有“外客闲暇中心苦,消杀春愁对酒杯”之句,李白甚至喊出了“但愿长醉不愿醒”的绝望之言。对这种社会现象,前辈学者刘大杰先生有段很精彩的论述:“儒、道、佛三教自由的发展,一方面给知识分子带来某些思想上的局限,一方面也形成了他们追求旷达生活,轻狂放诞的气质”。但笔者理解,诗人醉酒,多是对现实的无奈和逃避,是一种不值得提倡的消极生活态度。而辛弃疾的“醉”与上面诗人的“醉,全不是一回事,甚至,他连白居易的”醉时心胜醒时心“都不是,他根本就没醉,只是用一种醉态,表现出他一种出奇的冷静而已。

  辛弃疾此词,一反”问君能有几多愁“(李后主)、”忧端齐终南“(杜甫)等传统写愁手法,将大忧巨愁隐藏在贪酒的欢笑中。因此读来别有一种戏剧韵味。”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其中这个”醉“在这首50字的小词中,竟联续出现了三次。而且词人醉的连发愁的功夫都没有了!如果谁以为词人真的是醉了,真的是连没发愁的功夫都没有了,那就是真的没有读懂此词。其实正好相反,此时词人是除了发愁,根本就没有醉的功夫,他此时的”欢笑“,比”痛哭“更要悲伤、痛彻!

  孟子说:”尽信书,则不如无书“。这话是说,书上的话,可以相信,但不能完全信。而词人却说,最近他领悟到,古人书中的话都是不可信的。如果相信了,便是自己完全错了。表面上,词人好像是否定了一切古书,骂遍了所有古人。其实他真正想要表达的,只是针对南宋王朝的昏庸无能,发泄自己对现实的一点不满。辛弃疾坚持的维护祖国统一,主张抗战,反对投降,正是古书中仁人志士和人民百姓所谓的正义事业和传统精神。只有南宋王朝把这些,说的一无是处。南宋王朝是在用实际行动完全否定了古书上镌刻的这些正义和真理!词人借酒后狂言,极为清醒地向世人指明,正是南宋王朝统治者自己,逆天理、反人道,完全违背了古圣贤教训。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