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 » 诗词大全 » 正文

“永日方戚戚,出行复悠悠。”韦应物《送杨氏女》原文翻译与赏析

发布时间:2017-08-04     来源:送杨氏女(韦应物)  浏览次数:0

【原文】

  永日方戚戚,出行复悠悠。

  女子今有行,大江溯轻舟。

  尔辈苦无恃,抚念益慈柔。

  幼为长所育,两别泣不休。

  对此结中肠,义往难复留。

  自小阙内训,事姑贻我忧。

  赖兹托令门,任恤庶无尤。

  贫俭诚所尚,资从岂待周。

  孝恭遵妇道,容止顺其猷。

  别离在今晨,见尔当何秋。

  居闲始自遣,临感忽难收。

  归来视幼女,零泪缘缨流。


【译文】

  我整日忧郁而悲悲戚戚,女儿就要出嫁遥远地方。

  今天她要远行去做新娘,乘坐轻舟沿江逆流而上。

  你姐妹自幼尝尽失母苦,念此我就加倍慈柔抚养。

  妹妹从小全靠姐姐养育,今日两人作别泪泣成行。

  面对此情景我内心郁结,女大当嫁你也难得再留。

  你自小缺少慈母的教训,侍奉婆婆的事令我担忧。

  幸好依仗你夫家好门第,信任怜恤不挑剔你过失。

  安贫乐俭是我一贯崇尚,嫁妆岂能做到周全丰厚。

  望你孝敬长辈遵守妇道,仪容举止都要符合潮流。

  今晨我们父女就要离别,再见到你不知什么时候。

  闲居时忧伤能自我排遣,临别感伤情绪一发难收。

  回到家中看到孤单小女,悲哀泪水沿着帽带滚流。


【赏析一】

  诗人的大女儿要出嫁,他的心情异常复杂,遂写了此诗。此诗是父女情的白描,是真性情的流露,令人读来感伤不已。

  女儿即将远行,父亲心有不舍,却情难敌义。开头点明女儿将出嫁之事:女儿要嫁往夫家路途很遥远。念及女儿幼年丧母,自己一身兼父母之慈爱,当此离别之际,心中甚为不忍。然而女大当嫁是天经地义的事。诗人忍痛告诫女儿到了夫家,要遵从礼仪孝道,要勤俭持家,这是对女儿的一片殷殷期望。

送杨氏女


【赏析二】

  这是一首送女出嫁的好诗。送女出行,万千叮咛;怜其无恃,反复诫训。诗人早年丧妻,因为对亡妻的思念,对幼女自然更加怜爱。在长女出嫁之时,自然临别而生感伤之情。诗中说幼女与长女“两别泣不休”,其实父女之间也是如此。作者没有多写自己的直观感受,而是把更多的笔墨用于谆谆教导和万般叮咛:“自小阙内训,事姑贻我忧。赖兹托令门,任恤庶无尤。贫俭诚所尚,资从岂待周。孝恭遵妇道,容止顺其猷。”强忍住泪水说完这些,送走女儿才发现自己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只能与幼女相对而泣。一个情感复杂、无可奈何的慈父形象由此跃然纸上。


【赏析三】

  全诗情真语挚,至性至诚。慈父之爱,骨肉深情,令人感动。“贫俭诚所尚,资从岂待周”两句,可作为嫁妆的千秋典范。

送杨氏女


【赏析四】

  起首四句叙女儿出嫁时父亲的忧愁与伤感。“戚戚”,语出《诗经·大雅》,“戚戚兄弟,莫远具尔”,喻指亲人离别之忧伤状。“悠悠”二字则蕴涵两层意思,一是指遥远,久远,一是表忧愁思虑的样子。为何诗人整日里忧愁伤感呢?三四句两句给出了答案。原来是我心爱的女儿要出嫁到远方了,身为父亲的诗人,该有多么的不舍与牵挂?“女子今有行”,典自《诗经·邶风》之“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此处用之,恰好契合了送别亲人远行的此情此景。

  “尔辈苦无恃,抚念益慈柔。”此二句可谓整诗之诗眼。女儿长大成人,出嫁远行,身为父母的应该高兴才是,为何诗人却如此伤悲?原来是女儿自幼丧母,在她成长的过程中缺乏母亲的呵护,诗人在难过之余,承担着慈父慈母的职责,尽心照顾着年幼的孩子。此二句,既写父女感情真挚之缘由,又生动传递出诗人对女儿的愧疚之情。

  “幼为长所育”四句,将笔墨聚焦于父女离别与姐妹互诉衷肠的情景。面对姐姐的远嫁,从小得到姐姐抚养照顾的妹妹依依不舍。然而诗人即便柔肠百结,也无法阻止长女必须出嫁的现实。在情感与理智的天平上,诗人左右摇摆,苦苦煎熬。

  “自小阙内训”八句,是诗人对女儿的悉心嘱托与教诲,拳拳之心,溢于言表。你从小缺少慈母的关于妇德的教诲,你将来能否侍奉好公婆令我心忧。幸运的是你的夫家拥有良好家风,信任怜恤你,不会随意挑剔你的过失。安贫节俭一向是我提倡的,你陪嫁的嫁妆很难做到周全丰厚。我希望你能孝敬长辈,恪守妇道,仪容举止都要遵循规矩。

  终于,叮嘱的话说完了,此时的诗人还想再跟女儿说点什么,但他已不知讲什么是好,只能感叹不知何时能再相见。今天早晨以后,我们父女便要天各一方,想到此刻伤感的情绪难以抑制。回到家中看到孤零零的幼女,悲伤的泪水沿着帽带滚滚而流。

  此诗写亲人离别,少用浓墨重彩,纯以白描,却能获得动人心肺的力量,也是慈父之情与骨肉情深的生动诠释。在情感的表达上,可谓层层推进,情感愈发浓郁,尤其是末二句“归来视幼女,零泪缘缨流”,将情感的倾向推向最高潮,不能自抑。难怪清人施补华高度称赞此二句为:“以淡笔写之,而悲痛更甚”(《岘佣说诗》)。


【赏析五】

  此诗是韦应物诗作中较少见的写亲情的送别诗。杨氏女,指的是韦应物的长女,她即将嫁入杨姓人家,身为父亲的诗人自是无限伤感,心情异常复杂,但为女儿人生幸福的考虑,诗人又千叮咛,万嘱托,期冀女儿在夫家恪守妇道,孝顺公婆,睦邻乡里,做一名识大体,有妇德的贤妻良母。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