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 » 诗词大全 » 正文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柳永《忆帝京·薄衾小枕凉天气》原文翻译与赏析

发布时间:2017-08-07     来源:忆帝京(柳永)  浏览次数:13

【原文】

  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

  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奈、已成行计。万种思量,多方开解,只恁寂寞厌厌地。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译文】

  小睡之后,就因薄被而被冻醒,突然觉有种难以名状的离别滋味涌上心头。辗转反侧地细数着寒夜里那敲更声次,起来了又重新睡下,反复折腾终究不能入睡,一夜如同一年那样漫长。

  也曾打算勒马再返回,无奈,为了生计功名已动身上路,又怎么能就这样无功而回呢?千万次的思念,总是想尽多种方法加以开导解释,最后只能就这样寂寞无聊地不了了之。我将一生一世地把你系在我心上,却辜负了你那流不尽的伤心泪!


【赏析一】

  此词具体创作年份暂不可考。然柳永词的最大特点在于写实,此词词牌名为“忆帝京”,大概是因为回忆在汴京的妻子而命名的,词中又说“乍觉别离滋味”,这个“乍”字,说明柳永离开汴京不久,而“薄衾小枕凉天气”则说明作词时间是初秋。柳永因“觉别离滋味”,从而写下这首词。

忆帝京


【赏析二】

  起句写初秋天气逐渐凉了。「薄衾」,是由于天气虽凉却还没有冷;从「小枕」看,词中人此时还拥衾独卧,于是「乍觉别离滋味」。「乍觉」,是初觉,刚觉,由于被某种事物触动,一下引起了感情的波澜。接下来作者将「别离滋味」作了具体的描述:「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空床展转,夜不能寐;希望睡去,是由于梦中也许还可以解愁。默默地计算着更次,可是仍不能入睡,起床后,又躺下来。区区数笔把相思者床头展转腾挪,忽睡忽起,不知如何是好的情状,毫不掩饰地表达出来了。「毕竟不成眠」,是对前两句含意的补充。「毕竟」两字有终于、到底、无论如何等意思。接着「一夜长如岁」一句巧妙地化用了《诗径·王风·采葛》中「一日不见,如三岁兮」的句意,但语句更为凝炼,感情更为深沉。这几句把「别离滋味」如话家常一样摊现开来,在质朴无华的词句里,蕴含着炽烈的生活热情。

  词的下片转而写游子思归,表现了游子在理智与感情发生冲突复杂的内心体验。「也拟待、却回征辔」,至此可以知道,这位薄衾小枕不成眠的人,离开他所爱的人没有多久,可能是早晨才分手,便为「别离滋味」所苦了。此刻当他无论如何都难遣离情的时候,心里不由得涌起另一个念头:唉,不如掉转马头回去吧。「也拟待」,这是万般无奈后的心理活动。可是,「又争奈、已成行计」意思是说,已经踏上征程,又怎么能再返回原地呢?归又归不得,行又不愿行,结果仍只好「万种思量,多方开解」,但出路自然找不到,便只能「寂寞厌厌地」,百无聊赖地过下去了。最后两句「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包含着多么沉挚的感情:我对你一生一世也不会忘记,但看来事情只能如此,也只应如此,虽如此,却仍不能相见,那么必然是「负你千行泪」了。这一句恰到好处地总结了全词彼此相思的意脉,突出了以「我」为中心的怀人主旨。

  这首词「细密而妥溜」(刘熙载《艺概》),纯用口语,流畅自然,委婉曲折地表达抒情主人公之间的真挚情爱,思想和艺术都比较成熟。


【赏析三】

  《忆帝京·薄衾小枕凉天气》是北宋词人柳永抒写离别相思的词作。词的上片写词人因思念而辗转难眠,颇有五言古乐府之神韵;词的下片转而写游子思归,表现了游子理智与感情发生冲突复杂的内心体验。整首词纯用口语白描来表现词人的内心感受,艺术表现手法新颖别致。是柳永同类作品中较有特色的一首。

忆帝京


【赏析四】

  刘熙载《艺概》论柳词有云:“细密而妥溜,明白而家常”,这首《忆帝京》就是具有这种特色的一首词。

  词的上片写词人因思念而辗转难眠,颇得五言古乐府之神韵。起句写初秋天气逐渐凉了,“薄衾”是由于天气虽凉却还没有冷。“乍觉别离滋味”,“乍觉”二字使情感的伏线开始有了起势,“别离滋味”点明主题。接下来作者将“别离滋味”作了具体的描述:“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这时词人的情感已由“乍觉”发展到了“展转”,随着这相思之情的渐浓渐深,词人已经睡不着了,只好默默地计算着更次,可是仍不能入睡,起床后,又躺下来。区区数笔把相思者床头展转腾挪,忽睡忽起,不知如何是好的情状,毫不掩饰地表达出来了。“毕竟不成眠”,是对前两句含意的补充。接着“一夜长如岁”一句巧妙地化用了《国风·王风·采葛》中“一日不见,如三岁兮”的句意,但语句更为凝炼,感情更为深沉。这几句把“别离滋味”如话家常一样摊现开来,质朴无华的词句里,蕴含着炽烈的生活热情。

  词的下片转而写游子思归,表现了游子理智与感情发生冲突复杂的内心体验。“也拟待、却回征辔”,至此可以知道,这位薄衾小枕不成眠的人,离开他所爱的人没有多久,可能是早晨才分手,便为“别离滋味”所苦了。此刻当他无论如何都难遣离情的时候,心里不由得涌起另一个念头:唉,不如掉转马头回去吧。“也拟待”,这是万般无奈后的心理活动。可是,“又争奈、已成行计”意思是说,已经踏上征程,又怎么能再返回原地呢?“也”、“却”、“又”、“已”加上上片的“还、”毕竟“等语气副词和转折连词的运用,使得情感更加百转千回、婉曲动人,真切地把一个孤独痛苦的游子的心理表达得淋漓尽致。归又归不得,行又不愿行,结果仍只好”万种思量,多方开解“,但出路自然找不到,便只能”寂寞厌厌地“,百无聊赖地过下去了。”万“、”多“与”只“的对比更加深刻地表明了这种寂寞和悔恨的无奈。词至末韵已达到了情感的最高潮,面对不得已的天涯漂泊,两情别离,词人发出了有如誓言般的十个字:”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这两句语极白,而情极深。这一句恰到好处地总结了全词彼此相思的意脉,突出了以”我“为中心的怀人主旨。

  用传统的词学眼光来看,这个词的结尾并不算高明。沈义父《乐府指迷》云:”结句须要放开,含有余不尽之意,以景结情最好“,又云”或以情结尾,亦好,往往轻而露“。在他看来,以情结尾无疑属于下乘。后来清代学者沈谦的《填词杂说》也是这个意思:”填词结句,或以动荡见奇,或以迷离称隽,着一实语,败矣“。与全词的直陈其事,不假缘饰相统一,这首词恰恰是”以情结尾“,”着一实语“。但是并不一定显得”轻而露“。整首词大部分篇幅都是从自己单方面着笔,结尾两句却一转笔锋,因已及人,如此化实为虚,以虚衬实,词的意蕴更加深厚,章法亦加别致。词的语言虽极简朴,而词人的性情却极忠厚。由此可见,以情结尾也是一种写法,并且可以收到较好的。

  由”乍觉“到饱受煎熬,再到苦苦挣扎,最后发出真挚的誓言的心理历程的描写,层转层深,历历在目,这既是词人痛苦的相思之情的真实写照,同时也显示了词人卓越的艺术才能,不仅是一位绘景圣手,更是一位写情巨匠。


【赏析五】

   这首《忆帝京》是柳永抒写离别相思的系列词作之一。这首词纯用口语白描来表现男女双方的内心感受,艺术表现手法新颖别致。是柳永同类作品中较有特色的一首。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